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章 第十九章

    两天时间一眨眼便过去了。

    这日, 烛方起了个大早,嘴里还哼着小调儿。

    他在霜雪居没看见观溟,去修剑院也没找着, 随便拉了个师弟来问,都说不知道,就好像观溟人间蒸发了一样。

    “大师兄?”镜玄从走廊下经过,拿着个礼盒与他搭话“你在找二师兄?”

    “嗯,你看见他了吗?”烛方瞥了眼头顶的骄阳“这都快晌午了, 难不成他今天下山了?”

    镜玄摇摇头“不知道。”

    “怎么你们都不知道。”烛方瞬间没了和他继续聊下去的欲望“行吧, 那就只有我一个人去碧潮峰了。”

    听见‘碧潮峰’三个字, 镜玄眼睛微亮“大师兄要去碧潮峰找师尊?”

    “嗯,怎么了?”

    “这是我送请帖时雪离宗宗主的回礼。”镜玄将礼盒递过去, 冲他挤了挤眼“大师兄既然要去找师尊, 就顺道送过去呗, 晚上我请你去山下吃猪脚饭。”

    一说到吃的, 烛方立马接过了礼盒“那我晚上在山下的食肆等你。”

    “没问题。”

    烛方揣着礼盒到了碧潮峰,问了书斋的童子才知,掌门师尊正和两位师叔在太微殿。

    太微殿是商议要事的地方?难道又有大事发生了?

    他把礼盒留给童子代为转交,溜达着朝太微殿走去。

    透过殿门的缝隙往里瞧,正好瞧见居于上座的掌门师尊,另外二人则是天隐子师叔和无语子师叔。

    无语子师叔在灵山宗嗓门最大, 说话的声音隔了几扇门都能听个一清二楚。

    “你们说, 那个白怜是鲛族公主?”无语子一脸震惊“他不是白老家主的孙子吗?怎么又变成鲛族公主了?还和观溟有过婚约?”

    “小声点。”天隐子嫌他聒噪,忍不住皱了皱眉,对丹衡道“我都说了别告诉他, 保不准转头就让烛方给听到了。”

    乍听此话, 无语子更震惊了“烛方还不知道这事儿?”

    天隐子道“他知道了又如何, 这是龙族和鲛族的联姻,他又改变不了。”

    “这孩子我最喜欢了,不行,我得跟他说去。”无语子哼了一声“你们肯定是怕我告诉他,所以过了这么久才让我知道。”

    听到里面的对话,烛方呆呆地愣在原地。

    白怜的真实身份是鲛族公主?龙族和鲛族联姻?观溟真的同白怜有了婚约?

    白怜在小秘境说的话都是真的……

    烛方好一会儿才缓过神,为免被师尊师叔撞见,神情恍惚地离开了太微殿。

    他前脚刚走,后脚殿门便被打开了半扇。

    天隐子拉住心情激动的无语子“观溟早就把婚约退了!”

    “啊?”无语子收住脚,指了指外面“怎么不早说,刚刚烛方好像来过了,他肯定听见了我们说的话。”

    “烛方来过?你莫不是看错了?”

    “不管有没有看错,都得先把这事儿给烛方说个清楚。”无语子说着又要往殿门外走“要不就去找观溟。”

    “观溟不在宗内,今日一早我便派他去了抱玉宗送剑会请帖。”丹衡道“这件事让他们自己解决,我找你们来,是想知道那日小秘境为何会自动关闭。”

    离开了太微殿,烛方一个人晃悠着回了飘雪峰。

    明明早就知道了婚约之事,可不知为何,又一次听见心里却莫名发堵……

    白怜和观溟的婚约是真。

    他和观溟的结契是假。

    他们根本不是真正的道侣,他们只是一对普通的师兄弟罢了。

    该解契的人是他,该退出的人也是他。

    抬眼发现走到了一片荷塘前,烛方不自觉止住脚步。凝望着浮在水面的荷花,他忽然间想起了很多。

    想起他们一起在寒潭修炼;想起洞房之夜观溟喝醉了酒;想起在白鱼镇的时候他给观溟捉萤火虫;想起凤族夜宴上观溟为他取栖梧珠;想起客栈那晚观溟偷偷出去帮他杀掉那些暗卫;想起观溟在小秘境的山洞里吻他……

    然后,某天出现了一个人,说他是观溟的未婚夫。

    越想越是难受。

    为什么会觉得难受呢?

    烛方摸了下心口的地方,好像有什么东西倏然不见了。

    “大师兄!原来你在这儿!”小师妹欢快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你怎么一个人啊?”

    是啊,他怎么一个人……

    由始至终,他都是一个人。

    烛方转过身看着小师妹,扯了下嘴角,勉强牵着笑问“小师妹找我有事吗?”

    “嗯……有事。”小师妹并没有注意到他的异常,目光很快又被盛开的荷花吸引了过去,她顺势坐在了荷塘边的台阶上“大师兄,我可以和你聊聊天吗?”

    烛方也坐下来,点点头“可以。”

    小师妹望着平静的水面,酝酿了一会儿才道“大师兄有每天都想见面的人吗?”

    烛方随她的话重复念着“每天都想见面的人……”

    “嗯嗯。”小师妹道“没见着就会想着他,见着了又不敢靠近。不仅这样,脸还会发热,心跳得也会比平时要快。当碰到他和别人在一起的时候,表面会假装没看见,却又总是忍不住偷偷地去看他。”

    烛方喃喃自语“表面假装没看见,却又总是忍不住偷偷地去看他……”

    “对。”小师妹双手捧着脸“不知道镜玄师兄会不会这样。”

    烛方慢慢回过神,适才意识到小师妹说的人是镜玄。

    “大师兄。”小师妹偏过头看他“我知道你和镜玄师兄关系最好了,你可以帮我悄悄问他吗?”

    “当然可以。”烛方默默地把苦涩压在心底,换上一张笑脸“你想问他什么?”

    “就问他……”小师妹羞赧一笑“就问他有没有每天都想见面的人,如果有的话再问问那个人长什么样,如果没有的话那就更好啦。”

    “好。”烛方抿唇答应下来“我今晚就帮你去问。”

    “真的吗!”小师妹高兴地抱着他的手臂摇了摇“大师兄真好!”

    连烛方自己也没想到,到头来,他反而成了一个牵红线的人。

    他刚牵完观溟和白怜的红线,让白怜在小秘境里跟着观溟,接着又要去牵镜玄和小师妹的红线……

    把他们的红线打成结,他的任务也算完成了。

    而他呢?

    他只是书里的大反派,是观溟飞升之路的垫脚石。石头总是最平凡的,被人踩在脚底,默默无闻。

    答应完小师妹后,烛方回霜雪居闷头睡了一个下午。等到傍晚夕阳退去,才应镜玄的约去了山下的食肆。

    镜玄见他要了那么多酒,整个人都怔住了“大师兄你怎么了?你能喝完吗?”

    烛方擦了下嘴角“大师兄今天高兴,当然能喝完。”

    “高兴?”镜玄这下更懵了“你今天碰上什么好事儿了?捡钱了?”

    烛方喝了口酒,摇头“不是。”

    镜玄想了想道“那是师尊给你钱了?”

    “也不是。”烛方杯酒下肚,索性直接告诉了他“我要和你二师兄解契了。”

    邻桌正巧有几名同门弟子,听见这话,下意识朝他们看了看。

    镜玄眉头一皱“所以你今天找二师兄,就是为了解契?”

    烛方点了下头,又开始往碗里倒酒“嗯,我们早就商量好了。就算今天解不成,明天也会解。”

    镜玄见状,赶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