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5章 第九十五章

    如果要谈恋爱, 还要选择不比大哥二哥差,以南小南的社交圈完全找不到可以对号入座的对象,他家大哥二哥肯定都是天纵奇才百年难遇, 怎么可能随随便便就能够找到猫猫狗狗去替代。

    可是硬要他举个例子,他脑海中只能闪过一个熟悉的身影,但是立刻摇了摇头,他们已经没有什么联系了,就不要再多想了。

    “如果你说出来, 我只会觉得你是在排斥我。”苏茂彦张开双手, “我不明白, 我明明没有做让你讨厌的事情为什么你会讨厌我,只是因为我刚刚说了你的坏话吗?”

    “不是, 我没有, 你胡说。”南小南心虚的撇开双眼, 刚刚被那么说他的确是不太高兴的。

    “如果是因为刚才的事情, 我和你道歉,我因为喜欢你,在看到别人也喜欢你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嫉妒了。”苏茂彦的态度可以算得上是非常陈恳了,“如果真的没有那个人,你可不可以试试看接受我?”

    南小南这些日子和其他人一起玩,其实是真的很开心, 况且苏茂彦也的确没有做什么不好的事情。

    “我不想。”南小南依旧是拒绝。

    “为什么?”苏茂彦隐隐约约已经开始有些不耐烦了, 面前的少年他撒了这么久的网,却迟迟不肯入网,他的戒备心实在是太高, 并且虽然有收到他的暗示, 却始终是没有任何破口, 这让苏茂彦实在是心痒痒的很。

    “我心中有更好的人选。”南小南实在是不擅长和苏茂彦这样的人说话,好像好话坏话全部都被对方说了个干净。

    “是谁?”苏茂彦敢肯定这是南小南推脱自己的说辞。

    “封翼。”

    “……谁?”苏茂彦一时之间脑子里没反应过来,封翼?哪个封翼?

    “我不知道你听过没有,就是那个,很厉害很厉害的说是封家家主的封翼。”这是南小南认识的所有人中唯一一个可以和他的两个哥哥媲美的人了,无论是男人女人都不会封翼更优秀。

    “你在开玩笑吗?”苏茂彦简直是对南小南推脱的本领无话可说。

    封翼?

    开什么玩笑。

    那可是他连肖想都不敢肖想的人,高高在上的谁都无法触碰的高位之人。

    封翼在他们圈子中一直都是别人家的人,他们现在手中的丰功伟业在封翼的面前就如同小打小闹的玩具完全不堪入眼,苏茂彦知道以自己的身份肯定是不可能跟南家相提并论,于是才会有了现在的步步为营,可是南家和封家的跨度不必他和南家的跨度小多少。

    他一直以为南小南是单纯的,却怎么也想到这个他以为的单纯的孩子其实胃口如此之大,居然想要去吞掉封家的家主,一时之间苏茂彦都想要笑出声来,他的目光冷冷的看着面前的南小南“你是在嘲讽我吗?”

    “为什么我要嘲讽你?”南小南极其迷惑。

    “封翼那样的人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够接触的,就算南家现在势头正旺,可不代表你们有能力碰得上封家,你现在拿封翼给我举例子,你是在嘲笑我自不量力?只有封家才能够配得上你?”

    南小南猛然一愣“我没有这么说过。”

    “那这么说你是真的肖想封翼?你是认真的?”

    苏茂彦的目光可算得上是极尽嘲讽了,他显然认为南小南不过是在找借口,南小南隐隐约约察觉到气氛的焦灼,苏茂彦生气了,而且是非常的生气,他并没有要侮辱任何人的想法,只是他认识的人里面的确只有封翼能够当做例子。

    “我只是这么说,况且我也不认为我家完全不配封家。”南小南虽然不懂什么商业什么家族什么势力,但是他从来不认为自己的两个哥哥会比其他人要差,现在或许没办法和封翼相提并论,可是未来一定可以,他的哥哥们是最棒的!

    “是吗?”苏茂彦冷冷的笑了,“那么我倒是拭目以待,看看你是不是真的又能耐傍上封翼!”

    之后约好的其他人来了,苏茂彦始终是坐在角落里一言不发,是个人都能够看得出来苏茂彦心情不好,苏茂彦的表弟还专门过来问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南小南当然不知道为什么苏茂彦这么生气,是因为他拒绝了他所以生气了吗?

    一向喜欢开心的南小南因此犯了难,整个晚上都玩的不开心。

    于易恒在离开之前专门询问了南小南“怎么了?”

    “你和我在一起会不开心吗?”南小南还是很在意苏茂彦说的话的,如果不接受那就应该断干净,现在这样对于易恒来说是不是真的不好?

    于易恒沉默了片刻,才说道“如果按照正常人的思维来说,肯定是不要这样继续下去会更好吧。”

    南小南心中咯噔一声。

    “但是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感情这种事情从来就没有所谓的一概而论,现在我想在你的身边,是因为我想,或许会因此而感到更痛苦,但是也是因为我想,只要是我想的事情,就算是难过也是心甘情愿,别人没有资格也说不得什么。”于易恒抬眼看向南小南,“我或许没有办法再你的生命中变成最重要的那一个,但是我依旧可以在你的生活中变成无可替代的那一个,这个世界上并不是只有爱情才是独一无二的,我也可以变成你的独一无二。”

    南小南看着面前发小,不经意的叹了口气,他或许迷惘,可是身边的人总是会比他要有更清晰的想法。

    南小南已经很久都没有和夏薇单独联系过了,夏薇似乎也发现了什么,虽然见面还和以前一样,但是两人之间没有了之前那一层淡淡的朦胧的暧昧隔阂,他们两人之间就仿佛就这样直接被拉开了距离。

    马上就要过年了,心情却意外的不太好,南小南趴在桌面上写着寒假作业,实际上心思已经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作业也是写的一塌糊涂。

    “小南。”南和鸣回到了家里第一件事情就是要找南小南,这已经是他的习惯,将脑袋埋入了南小南的脖颈之中深吸了一口气,“二哥好想你。”

    “早上不是才见过吗?”

    “早上是早上,现在是现在,二哥一天看不到就已经很不高兴了!”南和鸣靠在南小南的旁边,看着他的寒假作业,“为什么要写作业,放假的时间不就是用来放假的吗?不写,不写不写!”

    然后南和鸣当着南小南的面撕掉了南小南所有的作业。

    南小南都惊呆了。

    “二哥你在干嘛?!”

    “玩的时间就要好好玩,为什么要写作业?”南和鸣可以说是一脸的坦然,“反正又不会被说什么,区区老师而已何足挂齿?”

    “啊!”南小南简直是绝望了,他今天真的是大意了,平时只要被南和鸣看到他在假期的时候做作业就一定会被撕掉,今天因为在想别的事情,结果他辛辛苦苦做的作业就全部变成了泡影!虽然他其实也就只写了一点点。

    “哈哈哈哈。”南和鸣本身就是个问题学生,虽然成绩还可以但是实际上根本就不写作业,他每次只有在和小南在一起的时候才会乖乖做作业,大学之后没有了作业就天天看南小南的作业不爽,恨不得天天撕个干净。

    “你这样我会考不到一个好大学的!”

    “那就不考了,文凭这种东西,可有可无。”南和鸣十分坦然的张开双手耸肩。

    “你自己上了大学肯定就说无所谓了啊,可是这个对我来说很重要啊!”南小南真的是要被自家二哥气死了,这个人怎么可以这么随心所欲。

    “我们家本来就不需要这样的东西来锦上添花,本身就只是给别人看的东西,将来小南肯定要在我们身边,小南要在我们的眼皮底下工作,你不会的我都会教你,就算做错了也没关系,有大哥二哥在,肯定不会出问题。”

    “可是我也不可能一直都被你们养着啊?” 南小南立刻说道。

    “怎么不可能了?你二哥我可是要活到七八十岁的,只要我还活着,就一定护着小南,我是小南的哥哥,又不是小南的爸爸妈妈,我们年岁差的不大,肯定不会相隔太久离去。”南和鸣捏了捏南小南的鼻尖,“所以相信二哥,没问题的,小南的人生肯定都是简单模式!”

    南小南怀疑自家二哥今天是喝酒了,不然怎么会这么疯疯癫癫的,虽然以前就一直都很疯疯癫癫的吧。

    “所以为什么不开心?”南和鸣伸手揽住了南小南的肩膀,在他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你怎么知道我不开心。”

    “小南的表情都是写在脸上的。”南和鸣的眼神柔和,“今天管家给我打电话说你的情绪不好,所以我提前下班回来陪小南,还特地带了小南最喜欢吃的那家烤鸡。”

    南小南这才注意到空气中因隐隐约约飘荡着烤鸡的香味,发现南和鸣不知道什么时候在他的书桌旁边放上了一直香喷喷的烤鸡。

    “二哥!不是说不能在卧室里吃东西的吗?”

    “我可没有下过这种规矩,为什么不可以在卧室吃?吃饭是放松的事情,卧室也是放松的地方,那在放松的地方做放松的事情难道不是理所当然的吗?”南和鸣一如既往的诡辩。

    “啊!”

    看到南小南对着他一脸无言以对的表情就忍不住捂着嘴笑,看看?这不是立刻就有精神了吗?他家小南果然是无论如何都离不开他的!

    南琴瑟晚上回来了就看到南和鸣一如既往的挂在南小南身上,已经见怪不怪。

    “大哥快来管管二哥,他今天好烦 !真的好烦!”南小南都有点绝望了,他只要稍微露出一点开小差的表情二哥依旧一定会打断他,让他做什么都没办法集中精神。

    “想吃什么?今晚叫外卖吧。”南琴瑟对南和鸣视而不见,“现在天气冷了,出去吃要穿的很厚,不会舒服的。”

    “这么冷的天气当然吃火锅了啊?”南和鸣提议道 。

    “好。”南琴瑟拨通了电话让秘书给他定火锅外卖。

    “大哥,这么晚了就不要奴役木哥了吧?”

    “为什么不?就算是跑腿也算是加班,只要是能赚钱事情木子轩一直都很乐意。”

    可怜的木子轩大哥。

    “既然来了就干脆让他一起在这里吃火锅吧 ,奶奶呢?今天又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是去训练了。”此时在一旁的管家哥哥说道,“最近快过年了,社区老年团在过年期间有表演节目,所以这段时间老夫人一直在加紧练习。”

    大概是因为在城里的生活太过舒坦,再加上琴瑟和鸣有意对老人身体的调养,现在老人和以前明显有了很大的区别,一天天容光焕发仿佛有使不完的力气,甚至在家里陪老伴的时间都少了,当初奶奶过来的时候还专门把灵堂拜托的大师请了过来,之后奶奶在住了一段时间后笑眯眯的和南小南说爷爷没有迷路,也跟过来了,这才开始了老顽童的变化。

    南小南真的很喜欢现在的家,就算是以后真的没有结婚,没有爱人,其实他也觉得并不是那么可怕,也没有人说一定要找一个爱人一起生活不是吗?

    过了两天没想到苏茂彦居然接到了苏茂彦的电话,南小南对苏茂彦有点过敏,他不理解这个男人到底想要做什么,如果按照苏茂彦的逻辑,他和自己告白了可是被拒绝了,那现在应该不是老死不相往来了吗?现在为什么还要一直纠缠不清?

    “年会?”

    “对,公司的年会,你来吗?”

    “你们公司的年会我去干嘛啊?”这不是商业性质的活动吗?南家也要办,但是南小南没有想过出席,他一直都不出席这些需要露脸的活动。

    他知道作为南家的最小的儿子虽然现在还在上高中,但是也已经是未来需要进入企业的人,他的每一句话其实也代表着南家,如果说自己在不经意间被套话或者承诺了什么会给大哥二哥带来麻烦,所以南小南就尽可能的避免了。

    大概是因为南家已经有了两个十分得力的儿子,南韵这个本身对成绩非常看好的男人对南小南也是格外的放任,他也并不太重视南小南的成绩,所以到现在为止其实南小南那张惨不忍睹的成绩单还放在书包里一直都没有拿出来过。

    “见见世面不好吗?”苏茂彦在一旁说道,“你们家里应该也会办年会的吧,你已经高中了,难道不打算开始接触一下这方面的工作吗?总不能一直躲在哥哥的身后吧。”

    苏茂彦这个人一直都很擅长戳人的痛处,南小南自然是有所察觉,但是苏茂彦这一点的确说的没有错,他不能一直躲在的哥哥的身后当做寄生虫。

    “如果是自家的话肯定还会注意点什么,所以不如来我们家的宴会先熟悉熟悉周围的环境,我都会把你安排在不那么重要的位置上先熟悉熟悉场面。”

    南家其实苏茂彦并没有太大的牵连,或者说苏茂彦其实只是在公司里一个比较重要的位置,而且在电话里还说是希望能够至少邀请到南家的人,希望能够搭上线也算得上是给个面子,如果他来了则是算欠他了一人情。

    虽然不知道苏茂彦到底是安的什么心,但是又的确没有拒绝的理由,南小南决定和大哥商量之后再决定。

    “年会?”南琴瑟听到南小南的话放下了手中的工作,“小南要去参加什么年会?”

    “是朋友公司的年会,说是想让我用南家的代表过去。”南小南问道。

    “我们和他似乎并没有什么交集。”南琴瑟皱着眉头,仔细的思索,在记忆中前世也并没有和这个公司有什么交集,而且听起来名字印象并不深刻,仅仅只是耳熟而已,应该不是什么非常重要的公司,毕竟在未来发展很好的公司他和南和鸣都已经关照过了 。

    “是啊,因为不是很重要的地方,所以我想去看看。”南小南看向了别处,“以后总是要参加的嘛,我都这么大了,到时候也是要帮着大哥和二哥的。”

    南琴瑟听到南小南的话瞬间心情就柔软了下来,伸手将孩子带过来放在腿上,伸手揉了揉南小南的发丝“好。”

    “我都这么大了,不能再坐在大哥的腿上了!”

    “有什么不行的?就算长的这么大了,小南的个子还是不高啊?”

    “啊啊啊!你说了绝对不能说的话!”身高一直都是南小南的硬伤,他就不明白了,为什么两个哥哥都能长得那么高,他现在就已经是极限了。

    “因为小南是可爱的象征。”南琴瑟制服了最小的弟弟的手脚,带着几分开心的笑意,“小南也不用太过逼着自己了,以后如果小南要帮我,也可以做我的助理啊?”

    “助理?”

    “对,照顾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