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3章 第 93 章

    陆乔薇再问宿永绮, 宿永绮就不肯说了,她起身离开了办公室,

    桌子上还放着那颗西瓜碧玺。

    陆乔薇之前还被这颗碧玺惊艳了, 现在仔细观察,发现它并没有那么好看,它表面在发黑,如果不打磨,展露不出来它最好看的样子。

    有时候, 原石的确比打磨后要好看, 陆乔薇也喜欢挑战这种难度的设计, 更多的时候,她会建议客户, 打磨宝石, 让它发光, 而不是逐渐死去。

    陆乔薇是个很现实的人。

    没有谁对谁的感情能一成不变, 只看遇到或者遇不到,疼或痛,一年半载,三年五年,时间漫长的流过,再回过头, 感觉淡了, 就会喜欢新的人。

    可是,她掐着手指往下算,宿永绮跟顾星辰的恋爱是高中, 十五六岁, 现在她们都快三十岁了。

    十五年了啊。

    十五年……

    真的会有人喜欢一个人十五年吗?

    闻谨言这么喜欢她, 这些年怎么过的。

    宿永绮一番话在她心中激起了涟漪,浪花冲击着海岸,怎么也平复不下来,她喝了好几杯凉茶。

    晚些时候,曲青竹过来送文件,问道“你怎么脸色这么差,出什么事了吗?”

    陆乔薇按了按眉心,把宿永绮那番话讲给她听,曲青竹道“她的话怎么听着这么刻意,她有什么事找你帮忙吗?”

    “嗯,她就是故意勾起我的好奇心。”陆乔薇听得出来,宿永绮把话题扯到这上面来就是为了让她疑惑,之后再憋着不说,是想让陆乔薇帮她联系顾星辰。

    只是,她自己把自己说惊讶了,约摸是没想到,闻谨言真的没提过以前的事,陆乔薇也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闻谨言为什么瞒得这么严实啊。

    陆乔薇道“之前她用的理由都合情合理,我没往深处想,而且我的确想不起来她,她想瞒我,真的太容易了。”

    “嗯,你太容易昏头了,她套路你,你就傻乎乎的上头。”曲青竹认真地评价她。

    陆乔薇反驳了一句,“也不能这么说,有些小套路我还是看得懂的,只是因为情侣间嘛,看破不说破,说破不看破,这样才能长久恩恩爱爱嘛。”

    曲青竹啧啧两声,道“你这恋爱都谈出哲学经验了,那你打算怎么办?去问闻谨言吗?”

    “不去问她。”陆乔薇想了一早上,总觉得闻谨言瞒着她是在顾及什么,道“她妈妈来找她,她就变得有点敏感,我在想想别的办法好了。”

    说着电话就响了,陆乔薇看了眼名字,闻谨言打过来的,问她有没有吃饭,中午要不要一块吃。

    时间不够,来回折腾怪麻烦的,现在又进入了夏季,天逐渐热起来,困意来得也快,陆乔薇叫她自己注意休息。

    到点吃饭,陆乔薇准备跟曲青竹一起,到门口就碰到了戚一欢,戚一欢坐在会客厅的沙发上玩手机,旁边放了个餐盒,听着她们的声音,跟她们挥挥手。

    陆乔薇笑道“你这是把我的工作室当餐厅了?时不时就要来一趟,不太好吧。”

    戚一欢说“不是当餐厅,我是把这儿当我自己家了。”她敲了敲盒子,看着曲青竹说“一块吃饭呗,我一个人吃饭有点孤独。”

    曲青竹紧着眉头,严肃地说“你以后没事别往这里跑,这边是上班的地方。”

    “谁说我没事的。”戚一欢道“我来给你们送单子的。”她打开锦盒的第一层,从里面取一个文件递给曲青竹,道“这是经常来我酒吧的富家千金和一些富太太们的联系方式,她们最近都想做首饰,你们给安排安排。”

    开业的时候,陆乔薇就收过一份,戚一欢说是贺礼,她认识的那些朋友们,各个大方,基本没什么架子,十多套设计下来,公司进账五六十万。

    陆乔薇说了谢谢,接过文件袋。

    戚一欢又道“我可以天天来了吧?要不你们看看给我安排个什么职位,我上你们这儿打工。”

    “你酒吧不开了吗?”曲青竹问道。

    “开呀,怎么不开。”戚一欢起身跟着她们去下面的餐厅吃饭,又认真思考,道“要不,我在你们这边再开个酒吧?”

    “我给你一个建议。”曲青竹说“你干脆把酒吧开到我们工作室来,让我们员工天天去你们那儿蹦迪,最好面打面,你觉得呢?”

    戚一欢很想说一句“妙极了”,再看看曲青竹那严肃的表情,她只好叹气,道“虽然现在还不能实现,但是梦想还是可以有的,万一哪天就实现了,指不定之后我不用把店开过来,你就成了我的同事。”

    她在后面加了一句,轻轻的,声音拂过曲青竹的耳朵,“是吧,老板娘,你意下如何。”

    “我不喜欢别人叫我老板娘,而且你要是想来我们这边当老板娘,先问问闻总的意思。”

    “那你当我姐姐?姐姐……妹妹想你。”

    “咳——”陆乔薇找个位置坐下,道“能不能注意一点形象,一大把年纪了,怎么还跟小孩一样叫姐姐,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欠奶吃呢。”

    这话说的歧义,戚一欢乐了。

    正要说话,突然被人踹了一脚,她肥着胆子,夹住了攻击她的那条腿,道“你跟闻谨言有做过很形象的事吗?不要太双标了啊!”

    陆乔薇有点感叹,原来狗粮是这个味儿的啊,早知道把闻谨言喊过来了。

    正琢磨着,感觉被谁踹了一脚,她以为是不小心碰的,侧着身体去拍裤腿,刚往桌子底下看了一眼,惊呆了。

    妈的。

    真的,有些人桌子上一本正经的,好像是仇人,私底下腿夹腿,呵呵。

    这两人也太会骚了,戚一欢的大长腿夹着曲青竹西装裤,跟美人蛇一样,缠住了紧紧不放。

    偏偏这两人还很若无其事,曲青竹低着头吃饭,安静、优雅,还禁欲。陆乔薇撑着额头,再看向对面的戚一欢,戚一欢噙着笑,不停的抛媚眼。

    陆乔薇觉得自己再也不能正视她们俩了,太能骚了,这桌底关系,肯定不是一两天能练成的。

    一顿饭快吃完了,陆乔薇主动问“戚一欢问你个事,你知道闻谨言以前参加过什么比赛吗?”

    戚一欢点头,“她参加过一些设计性的比赛,不过中途她就没去了,她经常这样,做事靠心情,心情好就多玩儿一会,不喜欢就中途弃赛了。”

    “是star of the century这个比赛吗?国内赛差不多就是六七月举行,出国只有三个名额。”

    “那我就不清楚了,好像是夏天的比赛,天贼热,我就受不住这种艺术玩意,我记得她冬天就回来了。”戚一欢说,“再后来她没学设计了,改学珠宝鉴定了,因为学这个出国留学了。”

    陆乔薇记得一开始是省内比赛,脱颖而出的再晋级到各省份继续比赛,冬季赛,正好就是出省比赛,如果这个时候闻谨言弃赛,她们的确没见过。

    难怪她印象里没有闻谨言。

    “噢,对了。”

    戚一欢又说“我记得她经常请假,那会宿永绮在参加同期的服装比赛,宿永绮有个女朋友,是她们那个赛区的第一名,宿永绮经常拉着她一块去看比赛。听说宿永绮最近疯狂的再找这个女的。”

    陆乔薇也查过,宿永绮那个服装设计比赛,是高奢之间组织的比赛,意在挖一些有才华的设计师。

    虽然都在首都比赛,但是两个地方相隔很远,难道宿永绮是在骗她?也不应该……宿永绮惊讶的表情很真,也疑惑闻谨言为什么不把暗恋的事告诉她。这不可能是装的。

    “你觉得,闻谨言以前跟我认识吗?”

    戚一欢托着下巴看她,“说实话,很有可能,不然她怎么一回国就被你吸引了,而且,就你勾搭人的那些手段,都不够看的,太没质量太拙劣……”感觉到陆乔薇的表情略有些恐怖,她又低声吐槽了两句,跟闻谨言在一块这么久,套路没学多少,倒是把她吓人的本事学了个十成十。

    她很违心地夸赞“你这个人还是蛮可爱的,她喜欢你也很正常,指不定曾经的某一天你可爱到了她,多年你们又重逢了,她的心就烧起来了。”

    陆乔薇认真地说“戚一欢,你其实你好不到哪里去,你就看着比较会,实际也是个小菜鸟。”

    “我是小菜鸟?呵呵?”戚一欢笑了。

    你一句,我一句,要吵起来了。

    曲青竹拍桌子,认真地问“你们菜鸟互啄有意思吗?”

    “有!”

    两人异口同声,又觉得是在变相承认自己菜,都尬尬的,陆乔薇嘀咕“谁菜啊,我可是行家。”

    戚一欢撩着头发,魅惑而风情,笑问“菜市场里的行家吗?”

    戚一欢这张嘴,真的太烦人了。陆乔薇好气,她扒着米饭,道“你给我等着,我会报复你的。”

    “哦呵呵~你报复我,你还能怎么报复我啊,叫你女朋友打我呀?”戚一欢挑衅地说着。

    曲青竹打断她,道“她会让你社死。”

    “……”

    戚一欢微愣,感到来自灵魂深处的战栗。

    她忙道“我刚刚开玩笑的,你千万不要跟我一般计较。”说了半天也没见陆乔薇有要放过她的意思,她想到了另一招,道“我带你吃瓜,你想知道宿永绮为什么跟她女朋友分开吗。”

    陆乔薇抬了下眉头,来了兴趣。

    戚一欢道“是这么个事,宿永绮不是出国吗,单单是出国也没什么,她女朋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