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2章 chapter.32

    圣诞节前后, 威克姆往朗博恩跑的勤。凯瑟琳一看到他就心怀警惕, 总觉得他这样无事献殷勤, 必然意图不轨。

    凯瑟琳便与伊丽莎白告诫家人好友, 不要被这样一位花言巧语的男子所欺骗。班纳特一家的人倒还好, 简尚在伤心中, 玛丽和他说不上话,莉迪亚一心扑在设计图上, 班纳特先生听信二女儿的忠言,班纳特太太则对这位没什么财产的年轻人兴致缺缺。

    这样的提醒在私底下传来传去,自然有人对她们的话不置可否, 反而从中恶意揣测她们中是不是哪一位被威克姆先生拒绝伤了心才这样针对他。伊丽莎白觉得说出这种话的人简直是不可理喻, 她气恼了一阵,开慰自己和凯瑟琳:“既然她们不愿意相信,将来会蒙受损失的也不会咱们。”

    凯瑟琳一边写这次要带去伦敦给夏洛特公主的前五章初稿的最后部分, 一边随口和伊丽莎白交谈:“莉齐, 她们中大部分人都不会得到除了伤心之外的损失,毕竟威克姆一次也只能挑一个人下手, 当这位可怜的小姐出现之后, 其他人自然会认清楚他的真面目。……我希望在那之前他的品性就能被人知晓, 以免一些无辜的小姐受到牵连。”

    “如果咱们对外大肆公布他的坏消息,他一定会记恨上我们。”伊丽莎白轻轻蹙眉, 想到那个局面叹了一口气。

    “以他逢人就大肆说达西先生坏话的行为, 我对你的话毫不怀疑。莉齐。”凯瑟琳抬头说。

    对于威克姆, 凯瑟琳一方面不愿意招惹这种记仇且品性卑劣的人物, 另一方面又觉得如果放任下去,恐怕将来有无辜的人受到伤害,按这年头的婚姻法,一旦一个无辜的女孩子嫁给了威克姆,那她的嫁妆和她本人都完全从属威克姆,对他没有任何反抗余地。

    凯瑟琳第一次碰到这样的事情,不知道该如何办,纠结之下她拿出信纸给笔友写信,希望从他那里得到一点建议。他毕竟社会经历比她一个生活在象牙塔的小姑娘丰富,对此或许有一些独到的见解之处。

    “亲爱的先生:

    我很高兴收到的的回信。我知道您的善良慷慨,因此您完全不必要在上一封信里对我说抱歉。

    对于您最关心的新作进度,我可能需要稍微延缓它的进度。近来我在尝试写一个新的故事,它与我以往的故事截然不同,素材来自一位身份特别的女士——特别到我无法对您讲明她的身份……

    您在上一封信中还提到您今年在赫德福特郡度过了半个冬天,上帝总是在创造奇妙的缘分,您一定不知道,我也住在赫德福特郡。也许在这个冬天我们曾经偶然见过一面或者说上过两句话——尽管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至于您说的那位小姐,既然您对她评价这样高,那我相信她一定是个不错的人。可惜我和她要见上面恐怕比国王亲自召见我的可能还低。如果上帝眷顾,我希望有一天能与这位小姐见上一面。

    ……

    最后,我不得不阐明我着急写这封信的真实意图。最近我遇到了一桩让我颇为困恼的事情。

    我近来结识了一位先生,通过种种推定我认为他人品不佳我并非冒昧揣测,他已经做过一些卑劣的事情,他善于花言巧语哄骗人心,但是他的种种行为没有伤害到我的利益……即使我能认清他的真面目,可我暂时无法让所有人相信他并非一位绅士,这就导致将来极有可能会有无辜的人因他受到伤害……我冒昧揣测,他也许会利用一些手段骗取一桩婚事。婚姻一旦缔结,对女性来说就再无转圜余地……

    先生,您应当理解我复杂的心情,在我给您写这封信时,我尚未下定决心要如何去做。我恳请从您这里得到一些成熟的建议。

    ……”

    这是一封长信,凯瑟琳写完之后马上安排投递,恨不得马上就能得到回信。

    但英格兰的邮政系统远没有凯瑟琳梦中的快。在她写完一个新的短篇故事后,这封信才慢悠悠被送往目的地。

    凯瑟琳这一次写了一个皮囊英俊的青年,他少年时家中富裕,父母溺爱,吃喝嫖赌无一不精,家中产业很快被他挥霍光,为了继续维持花天酒地的生活,他决心利用自己的皮囊去勾引一位嫁妆丰厚的小姐。

    他成功了。小姐的父母也被他迷惑,让小姐带着大笔嫁妆嫁给他。青年如愿以偿继续挥霍,但是他好赌,小姐地嫁妆很快被挥霍一空,甚至他欠下了几千镑的赌债。1

    小姐已经没有钱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