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3章 全家当神棍的日子完

    寂行死了, 这比较麻烦, 不过寂空的师兄弟们有不少和政府合作的经验, 第一时间上报了特殊部门。

    对方的死因主要在于邪器反噬, 属于自食恶果, 和花娘娘夫妇无关, 两人只是在特殊部门人员的监管下做了一份笔录,顺便在部门里留了份档案,以后有类似情况发生,政府可能会抽调征用他们, 处理邪祟事物。

    从头到尾,花娘娘和盛无坤都保持着高人风范,一点都看不出来就在前一刻,他们俩被一群厉鬼吓得抱头鼠窜。

    宝宝和淳明两人在这件事里几乎隐形, 又因为他们的年纪和外表太有迷惑性,再加上这件事里他们受到的惊吓最大, 调查人员都没有太过仔细询问他们,只是按惯例问了两个问题,就把人放了。

    寂行已死, 寂空老和尚也要带着他的尸骨回寺庙中,从此参生死关, 不再踏出寺庙半步了。

    淳明和宝宝将老和尚送到了火车站, 这一次, 老和尚没有再问淳明愿不愿意和他一块走, 只是微笑着冲他挥了挥手, 然后捧着寂行的骨灰盒,头也不回地走进了车厢。

    这一天,淳明的情绪很低沉,很失落。

    对他来说,老和尚是除父母外最亲近的长辈,可是从现在起,他要离开老和尚的庇护,独自生活了。

    “喂,那天我抱你的时候,你有没有碰到不该碰的东西?”

    宝宝想缓解一下气氛,她从车站的小卖部买来两瓶汽水,一瓶塞到淳明的手里,一瓶自己拿着,拧开后猛灌了一口。

    人家借酒壮胆,她这算是借碳酸壮胆吧。

    “没、没有……”

    淳明想到了那天被宝宝死死搂在怀里的场景,一股热气瞬间窜到了天灵盖,耳尖红的都快滴血了。

    他支支吾吾地回答道,此刻火车开始启动,发出呜呜呜的轰鸣声,这个声音恐怕就是淳明此刻心情的最好写照了。

    “没有!怎么可能没有呢!”

    宝宝气炸了,她低头看了一眼,明明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

    他说什么都没有感受到,这是在侮辱谁!

    小姑娘猛地将剩下的饮料全干了,然后准备帅气地将瓶子扔到垃圾桶里,不过现在的碳酸饮料大多都是玻璃瓶装,是需要返还给店家的,宝宝的预备动作刚做好,就被迫收回手,灰溜溜地走到小卖部将瓶子还了回去。

    这个和尚是注定开不了窍了,宝宝拿着退回来的瓶子钱,瞪了他一眼,大摇大摆地离开。

    “宝,我错了!”

    淳明还在犯糊涂呢,自己说错话了吗,怎么宝宝突然就开始生气了。

    他把手里那瓶饮料还给小卖部老板,也顾不上退钱了,一路小跑着追了上去。

    “你错哪儿了?”

    “我撒谎了,其、其实……其实碰到了……对不起宝宝,我不是故意的……”

    “哼!”

    女孩儿哼哼唧唧地卖娇,男孩在一旁小心翼翼地哄着。

    淳明试探着伸手握住她的手,宝宝矫情地甩开,淳明又试探着握了上去,这一次握紧了,宝宝甩了两下没摔掉,就不再甩了。

    路过的行人见状都会心一笑,这对嬉笑打闹的小情侣好像街上一道靓丽的风景线了。

    那天见到宝贝闺女主动抱着男人的画面对盛无坤的打击很大,傻爸爸开始认真思考在省城买房,举家搬到省城来的可能性。

    这些年他们的名气很大,不仅挣了很多人,还攒下了很深厚的人脉关系,其实即便他们不留在小阳岗,那些慕名而来的人,还是能够通过各种方式找到他们。

    在大学城旁边买一套房子,既能将这两年不断贬值的现金转化为不断增值的固定财产,还能解决他们夫妇和女儿分隔两地的相思之苦。

    当然,最要紧的还是能够将女儿留在自己眼皮子底下,防止她在过于小的年纪被心怀不轨的猪拱走。

    不过买房毕竟是大事,而且大学第一年所有学生都强制住校,倒也不急在一时。

    花盈婆和盛无坤又在省城留了几天,给闺女塞了一点零花钱后离开。

    夫妻俩准备先把老家那些老主顾安排好,再找个适合的机会来省城看房子。

    花妈坤爸走后,宝宝和淳明的生活恢复了以往的模样,要说有什么不同,可能就是捅破了那层窗户纸,在避开父母的时候,两人都黏糊的有些腻人吧。

    被拉下神坛,褪去佛性的小和尚,似乎有像肉食动物发展的趋势。

    “史论老师怎么换人了?”

    “是啊,顾老师呢?”

    今天的史论课是之前顾远请假时代班的那位讲师上的,对方在课上说了,这学期他们的史论老师都换成了他。

    不少学生都挺喜欢儒雅英俊的顾老师,再加上之前对方深陷错综复杂的三角恋情,更为他添上了神秘色彩,因此在得知这个学习的史论老师换人后,不少同学都有些遗憾。

    “你们知道史论老师为什么换人吗?”

    包打听方晓不知从哪里过来,挤进宝宝她们寝室四人之间。

    “啧啧,顾远出事了。”

    方晓啧啧两声,这会儿连顾老师都不叫了,直接喊上了他的名字,眼神嫌弃极了。

    “大三有个学姐,她爸是青山精神病院的医生,听说顾远疯了,一直嚷嚷刘兆男缠着他,原来蒋英之所以会冲动杀人,是因为这个人渣给了她太多希望,他早就知道刘兆男不是失踪,而是被害,只是因为舍不得蒋英背后家庭能够给他的帮助,隐瞒不说。”

    这些都是顾远的疯言疯语,他好像得了癔症,一直说自己看到了刘兆男的鬼魂,这些疯话,也是他对着“刘兆男”说的,他让刘兆男放过她,说自己并没有想过害死她。

    其实顾远完全称得上间接杀人了,如果不是他挑起蒋英对刘兆男的仇恨,或许刘兆□□本就不会死,当初他在引诱蒋英的时候,难道就没有想过,蒋英可能会有极端的想法吗。

    他那么聪明,那么善于隐忍的人,怎么可能想不到呢。

    可惜,这些话并不能被作为罪证采纳,因为人不是他杀的,他也从来没有直接和蒋英说过让她动手杀了刘兆男,至于刘兆男可能已经被蒋英杀害,也是他根据蒋英不经意间透露出来的神态中察觉到的,作为一个旁观的猜测,他完全可以不将这个猜测告诉警方,这一点,也不会被算作包庇犯罪。

    从法律层面,顾远是无罪的,他聪明的游走在法律准绳的边缘,小心翼翼地将蒋英变化成自己的钢刀,借她的手达成自己的目的。

    “幸好他现在疯了,恐怕得在精神病院关一辈子吧。”

    方晓庆幸地说道,恐怕过不了多久,整个省大的师生都会知道顾远的真面目了。

    方芯心等人知道这个真相后,无不唏嘘。

    唯独宝宝想着那个放在枕头底下的木偶,眼神中深藏功与名。

    “盛宝宝,你过来一下。”

    五人结伴往食堂走去,江润珠忽然走了过来,拦住了宝宝,似乎想要找她说话。

    宝宝示意林兰她们先过去占位子,自己等会儿就过去。

    开学已经快两个月了,盛宝宝还是第一次见到江润珠,要不是对方出现在她面前,她都快把这个人忘了。

    “是你对吧,是你装神弄鬼,破坏了我的幸福!”

    江润珠将她拉到没人的小树林里,眼神中满是愤恨。

    她现在已经认定了,盛宝宝有和她类似的经历,不过原本的盛宝宝死在八岁那年,她不可能知道未来会发生的事,现在在盛宝宝体内的,应该是一个孤魂野鬼。

    江润珠这段时间过的很糟糕,所有的一切都没有按照她的计划发展。

    开学报到的时候,因为老乡的缘故,她和林华军一块从家乡出发到省城报道,或许是小说中男女主角必定的吸引力,在同行的路上,林华军对江润珠生出了不少好感,这些日子,两人私底下一直有联络,偶尔军校放假,林华军还会来省大找她。

    两人距离确定关系,只差一步了。

    江润珠觉得,自己已经让林华军喜欢上她了,于是旁敲侧击地对林华军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她希望林华军能够退伍,下海经商。

    在后世生活过的江润珠觉得当兵是没有钱途的,而对经济发达的二十一世纪来说,钱是最重要的东西,上辈子,林华军是名声赫赫的大老板,这辈子怎么能被一个小小的军衔给束缚住呢。

    江润珠认为,她提醒林华军退伍,完全是为他着想。

    再说了,如果林华军不退伍,作为进修生,他早晚还是会回到所属军区,到那个时候,自己和他必须面临聚少离多的生活,这对他们的感情也是很不利的。

    谁知道林华军根本就没有听她细细分析,当下就回了她三个字,不可能!

    那天不欢而散后,林华军再也没有找过她,这让她觉得有些委屈。

    直到昨天,一直没有关注校园八卦的江润珠得知找到女宿藏尸的学生名叫盛宝宝的时候,她爆发了。

    在江润珠的记忆里,省大藏尸在八年后才会被人发现,举报人是省大史论讲师顾远,对方听到了妻子的梦话,知道当年失踪的女友原来已经被现在的妻子害死,并且藏尸于女生厕所。

    这个案件曾轰动一时,不仅仅因为那具尸体在女生宿舍藏尸一十年的骇人消息,还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