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2章 科学如何打仗9

    在通往开封的路上, 九皇子命令大军安营扎寨, 等待管城的战报。

    “暮云果然料事如神!羯族人已然开始攻打管城, 还好我们走得快。”九皇子从信鸽腿上解下一张纸条, 略看几眼, 然后扔进火堆里烧成灰。

    “羯族人阴险狡诈, 不可不防。”庄旭笑着说道“我们只需再等半日,待管城被攻破,便可杀一个回马枪。届时,乐正冥的残部必然已经死绝, 羯族人连着两战,也是精疲力尽。我们以逸待劳,定能轻松取胜,之后乘胜追击, 把管城、官渡、邱庄等地全部收复……”

    不等庄旭说完,九皇子已经仰头大笑起来“好好好, 暮云的计策果然高妙!这么一来,我们不但除掉了乐正冥,还灭了羯族人的主力军, 自此以后,镇守边疆的大军就全是我的嫡系, 而我收回这么大一片失地, 父皇定然会更加看重于我。好, 果然是一箭三雕!”

    他分明是魏国皇子, 却根本没把魏国百姓的生死存亡放在心上。等到羯族人攻破管城, 数十万百姓必将遭受灭顶之灾,而这深重的灾难却只是他摄取权力的工具。

    惨死的人越多,九皇子的功劳也就越大。他心里没有天下,没有家国,只有私欲。这样的人怎么够格当皇帝?

    但庄然却并不觉得这个灭绝人性的计划有什么不妥之处,此时正捋动胡须,对儿子露出赞赏的笑容。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男子汉大丈夫,就该心狠手辣。

    这就是他与嫣然的儿子,才十六岁就已如此优秀,不像庄理,只知道吃喝玩乐、惹是生非。他死了倒也好,不用像他娘一样白白受罪。

    这样想着,庄然不由提醒“旭儿,待会儿记得给你娘写封信报平安。另外,打回官渡之后,你记着把庄理的尸体收一收。”

    “庄理?”九皇子斜眼看来,冷哼道“给那孽种收什么尸,没得弄脏暮云的手。庄公,你说庄理和暮云都是你的儿子,为何差距这般大?一个智计百出、惊才绝艳,一个却蠢得像猪?”

    庄然摇头苦笑,避而不答。

    庄旭摆手道,“他毕竟也是爹的儿子——”

    这句虚伪至极的话没能说完就被一名匆匆跑进帐篷的士兵打断“报~管城大捷,官渡大捷!羯族十八万大军被我军全歼!”

    九皇子愣了好一会儿才拍案而起“你说什么?”

    庄然满脸都是震惊。

    庄旭刚捧起一杯热茶便哐当一声摔在地上,膝盖被滚水烫脱一层皮,却毫无感觉。

    “九殿下,方才探子来报,管城大捷,官渡大捷,羯族十八万大军被乐正将军杀得只剩下三四千人,如今已逃往关外。”士兵重复一遍。

    九皇子懵了。

    庄然沉声追问“具体是什么情况?”

    庄旭这才回过神来,直勾勾地看向士兵,脑子里却一片杂乱的嗡鸣。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在那样的天罗地网中,乐正冥还能顺利逃脱,而且反过来把猛兽一般的羯族人杀得只剩三四千,他就那么厉害?

    士兵把探子传来的情报详细复述一遍。

    以少胜多的官渡之战叫九皇子听得目瞪口呆,又惊又怒地问“他打哪儿找来的军师?天下间有这么厉害的军师,本王怎么不知道!”

    士兵又道“庄理便是他的军师。”

    向来稳坐钓鱼台的庄然身子微微一晃,竟有些天旋地转。

    庄旭猛然站起来,极为失态地高喊“庄理是乐正冥的军师?不可能!他什么都不懂!”

    士兵侧头看他,语气笃定“真是庄理。管城大捷之后,乐正冥把庄理扛在肩头绕营三圈,说所有的胜利都是庄理带来的。当时也有人不相信,质问庄理如何排兵布阵,庄理便用两堆豆子把所有奇阵都推演一遍。我们的探子离得远,没怎么听清,但零星几句也相当骇人。庄理确实是乐正冥的军师,否则他镇不住乐正冥麾下的几十员猛将。”

    庄旭连连做了好几个深呼吸才快速说道“你把地图拿过来,再对着地图好好说说官渡那场战斗乐正冥是怎么打的。”

    士兵找来地图指指划划地讲解。

    庄旭凝神细听,不敢漏掉半个字。

    士兵说完之后,他依旧皱着眉头,仿佛没想明白,过了片刻又让士兵拿来两罐豆子,模仿庄理的举动,把官渡之战推演一番。

    他遵照探子的情报,用绿豆围住红豆,然后盯着这堆层次分明的豆子陷入沉思。

    九皇子不敢打扰他,只是兀自吸气呼气,勉强压抑着心中的恼怒和挫败。

    庄然走到儿子身边,低声询问“你看不懂庄理的布置?”

    庄旭先是懊丧地点头,愣怔片刻又急急摇头,把内圈的红豆全部挑拣出来,用骇然的目光盯着只剩下薄薄一圈的红豆,拊掌说道“我明白了!原来是这样!”

    九皇子急切地询问“怎样?”

    庄旭把其中奥妙详细解释一番,然后整个人便陷入了颓然的状态。他失魂落魄地坐回原位,双手摆放在膝盖上,想支撑自己忽然变得无比沉重的肩膀,却发出痛不可遏的低喊。

    直到此时他才发现,自己的膝头竟被茶水烫脱一层皮。

    庄然心疼地拉开他的手,又急忙传唤军医。

    对庄旭素来关怀备至的九皇子却根本不在乎对方的伤痛,只是目光闪烁地看着那堆豆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