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那个女人肯定会把他打的连他亲妈都不认识

    “你说什么?”

    夏聂臣瞪圆了眼睛,恼羞成怒的就要向她走去,气势冲冲的模样吓得小雅连连向晓月身后躲去。

    看着眼前面色平静的蝶晓月,夏聂臣气诿的舔了舔自己干涸的嘴唇。

    “你……别以为躲在主人后面,我就不敢对你怎么样。识相的,赶紧过来!”

    小雅偷偷露出自己的半张脸,俏皮的吐了吐舌头。

    “哼!鬼才信你的话呢!”

    “…………”

    嗯……鬼吗?如若不是她提醒,他都快忘了,他的确是个“鬼”,但却是个父母不疼,被同族之人嘲笑的“鬼”。

    夏聂臣神情难看的敛了敛眸,冷静的目光中悄然浮现一丝痛楚,便转瞬即逝消失不见,不善的神情也变的异常冷淡。

    “算了,我才不跟你一般见识。”

    眼见他化身到剑中,不在言语。小雅一头雾水的歪着脑袋掀眸看着蝶晓月,喃喃开口。

    “主人……你是不是拿了盗版的鬼剑啊?”

    “…………”

    晓月没好气的敲了一下小雅的小脑袋瓜,正色以待。

    “别瞎说,或许是人家想到了什么事,触景伤情了吧。”

    触景伤情?小雅更是不解的挠了挠自己的脑袋。想不通,平时那么嘴里不饶人的夏聂臣竟然也有伤心过往?

    不知他难过的是什么事?是亲情?还是友情?还是说……男女之情呢?

    男女之情……虽然她不明白何为男女之情,但她一想到夏聂臣会为这样的事情难过,为了一个女人会难过,她的心中就涌起一股说不清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