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6章 擂台

    慈寿宫

    皇后带着妃嫔给太后请安, 夏季正当时, 却该做秋冬的衣裳了。

    后宫的女人没什么特别的期待, 这衣裳首饰就是头等大事,下面有了好东西进贡, 自然得先可着太后来。

    皇后自从上次被夺了权,差点废后,行事就更加沉稳了。

    而周贵妃的光芒被妹妹敏妃掩盖, 也是一副与世无争的模样。

    如今这后宫中论得宠程度, 敏妃当仁不让, 从婕妤升入四妃不过两个月的时间, 伴驾也是多是她陪着的, 可谓盛宠。

    倒是被皇后寄予期望的施愉,却显得过于平淡。

    刚承宠的时候, 后宫的妃嫔还提着心仔细瞧着, 就怕皇上顾念旧情, 没想到是她们多虑了。

    总共不过三次侍寝, 还是皇后替她争取过来的,事后却依旧没出什么水花, 不过是按着惯例封了一个美人。

    毕竟年纪不轻了,拿着那点旧情跟水灵的娇俏妃子去争,哪儿能争得过。

    年轻的妃子们看着施愉跟沈美人一起亦步亦趋地跟在皇后身边,那安安静静的模样, 不禁撇了撇嘴, 不屑之意尽露在脸上, 却转头对着敏妃笑意嫣嫣的说话。

    太后看着,却也没有任何的表示。

    后宫之中踩低捧高是常事,施愉既然选择留在宫里,那就是她该受着。

    太后漫不经心地瞧着料子首饰,却见一个小太监小步跑进来道“太后娘娘,怡亲王来了。”

    话音刚落,便听到一个清脆戏谑地声音传来“啊呀,儿子来的好像不是时候。”

    只见李璃摇着扇子,光风霁月地踩着神仙步子走进来,在他的身后,东来和南往各捧着一个匣子,随着李璃给太后和皇后请安。

    太后一瞧见李璃,那便是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目光一瞪,哼出不满“还知道慈寿宫的门儿朝哪儿开的吗?”

    “您这话酸的很,啥意思呀。”李璃笑嘻嘻地说。

    “什么意思你不知道?哀家哪儿是生了两个儿子,这小的不是个女儿吗,总算是知道回娘家来看看老母亲哟。”

    此言一出,周围端坐的宫妃们不禁拿起帕子捂了捂嘴,彼此看着笑。

    太后这是对怡亲王不住王府,反而眼巴巴地跑到将军府倒贴的严重不满。

    李璃摸了摸鼻子,却没敢反驳,只能做痴卖乖地撒娇,又是求饶又是说俏皮话,这才哄得太后憋不住气,拿着手指头直戳他脑门“长点心吧你。”

    论心眼这天底下还有比这位王爷更多的吗?

    沈皇后与周贵妃对视了一眼,然后默默地瞥开了视线。

    想想曾经嫂嫂长,嫂嫂短,一副天真烂漫,不谙世事的单纯模样,到昨日那眼睛不眨地送回刺客尸体,逼着赔偿立威。

    这等装疯卖傻的本事,当真城府极深,相比起来,燕帝都是傻白甜。

    如今家族里的头号大敌,便是这位怡亲王了,却不知道他今日所为何来。

    太后也问出了她们的疑惑“你无事不登三宝殿,说吧,除了顺便请安,还有什么事儿?”

    李璃讪笑了一声,恭维道“要不怎么说您是我娘呢,果然懂儿子。”

    他的眼珠滴溜溜地一转,看着满屋子的花团锦簇,笑意浓郁地让人不自在。

    皇后心里不安,于是站起来道“既然阿璃有事,那臣妾就先回去了。”

    周贵妃也跟着起来,不过李璃却叫住了她们“别别别,这事也得请嫂嫂和娘娘们帮帮忙。”

    她们?

    沈皇后和周贵妃从对方眼里看到了疑惑。

    “阿璃,你究竟要做什么?”太后皱眉。

    李璃说“听说今日宫里的娘娘制作秋冬衣裳?”

    “你消息倒灵通。”

    “啊呀,恰好知道,恰好知道嘛。”李璃一边说,一边将手里的折扇打开,遮住半边脸,笑道,“我八卦小报的百姓心声栏目第一个报道刚结束,三日后苏月布庄开张,还请母后赏脸买上两匹布,做件衣裳。”

    太后立刻意会此事“你是要让哀家给苏月撑腰?”

    “母后英明。”接着李璃又撒娇道,“苏月可是这栏目头一个,跟个风向标一样,她若得到您的青睐,前途光明。母后,我这个栏目就不缺下一个人了。”

    他说着看向皇后和周贵妃,笑意盈盈地问“嫂嫂和小嫂嫂既然都在,不知道可否愿意帮阿璃这个忙呢?”

    皇后和周贵妃简直愣住了。

    前脚两家人还合起来派人暗杀,后脚李璃就进宫明着要求她们给苏月造势,这岂不是让她们给自己的外家打脸吗?

    “这有何难?”太后似乎没看见这两位难看的脸色,直接道,“等开业那日,哀家派人下一道懿旨便是。说来这样坚强的女子,世间少有,哀家还真想见一见。”

    太后此言一出,皇后和周贵妃顿时说不出反对的话来。

    正在此时,从殿外传来一声太监的长唱“皇上驾到——”

    不知不觉,下朝了。

    一声明黄的燕帝大步走进来,他脸上带着微笑,显然最近几日心情不错,常常拧起的眉也舒展开来,见到李璃,不禁笑道“阿璃也在,怪道慈寿宫如此热闹。”

    “臣弟给皇兄请安。”李璃行了一礼,然后对燕帝眨眨眼睛,“既然皇兄赶到了,那感情好,也算您一个。”

    “怎么……”燕帝还不知道是什么事,周敏妃见了,便快速地解释了几句。

    燕帝闻言瞪了李璃一眼“这做衣裳的事,有母后在,有皇后在,满屋子的女眷还不够给那苏月涨势的,朕参和什么,简直乱来。”

    话虽然有怪罪之意,可是却将皇后和贵妃的后路给封了。

    两人只能勉强地笑着。

    燕帝来了没多久,便带着李璃去了明正殿,临走之前,她回头看了一眼皇后,余光穿过她的背后,施愉正垂眸着,安安静静的,没有对上他的视线。

    皇后端起笑容道“皇上放心,本宫必定将此事办好。”

    燕帝也跟着笑了笑“辛苦皇后了。”

    李璃随着燕帝走进明正殿,眼睛稍稍一斜,不禁咦了一声。

    今日的两名起居郎中有一个陌生的面孔。

    燕帝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然后笑道“启文乃是今科状元,朕爱极了他的文采,便留在身边,进了中书。”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