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双玉蝉(37)

    封后一事在朝中并未有太大阻碍。

    如今寒门兴起, 世家凋落, 纵使世家心中不愿,可寒门也不是好惹的,就连谢之安开口阻拦了一下, 就被寒门以宸贵妃生育有功为由驳斥了, 寒门的话有理有据,让人信服, 毕竟宸贵妃不仅诞下陛下长子, 更生下祥瑞龙凤胎, 如今更是腹中有子。

    眼见着膝下将有陛下所有的孩子, 这样还不配成为皇后, 谁又有资格呢?

    很快,封后的圣旨就下来了。

    册封大典则是在司蛮生下腹中皇子后再举办,毕竟册封大典过程繁琐, 礼服也是真的重,若是将这娇弱的皇后压着了,别的人不说,只钦天监的人, 恐怕就要跟着陪葬。

    司蛮手里拿着皇后宝策与金印, 带着自己的宫女太监们入主福坤宫,而神选宫则发挥它本来的作用, 成为了钟煌的寝宫,钟煊还小,暂且先跟着司蛮住进福坤宫, 等过了五岁,也会住进神选宫陪伴钟煌。

    接下来的日子,钟晋真如同他所说的一般,每日从垂拱殿回来,也不回福宁宫了,而是直接到福坤宫报道,只可惜司蛮这一胎胎相不好,不能像以前一样,孕中还能亲近。

    钟晋乃是壮年男人,自然有需求。

    但想到自己对司蛮的保证,也不敢再在后宫中临幸诸妃,司蛮看在眼里,却装作了没看见,从封后到产子,一共需要六个月的时间,她将这六个月的时间作为钟晋最后的考验。

    若钟晋能熬的住,她便不会对钟晋出手,但若是钟晋熬不住,她对钟晋也不会心慈手软。

    反倒是范统听到司蛮的决定后忍不住的嘲笑道“天下哪有猫儿不偷腥的,除非诱惑不够大,况且这还是一只皇室血统的猫。”

    司蛮懒洋洋的用茶杯盖舔着茶水“你就当我虚伪吧。”

    范统抿嘴“确实挺虚伪的,明明心里想让他死的不得了,却还要装模作样的给他机会。”

    “这你可就说错了,我可没有要他死的意思。”

    司蛮笑了笑“我的任务只是单纯的嫁一个丈夫,然后生儿育女,说到底,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现在更着急的不是你和鹿融么?”

    她喝了口茶“钟晋一直跟我说,他那日之所以会犯错,是因为喝了碗汤。”

    “不错,汤里的药确实是我下的,不过那只是热性的药,顶多会让他口干舌燥,兴致高涨,其实只要冲个凉水澡就能解决了。”

    范统一摊手,满脸无辜“所以这事儿能怪我么?他要是自己没那个花花肠子,这事儿成不了。”

    这句话说的倒是没错。

    确实,但凡钟晋那夜能矜持一点,也不至于睡了那个世家女。

    “不过那钟晋还真是狠心啊,好歹伺候了一夜呢,竟然直接扔到了冷宫去了,还灌了药。”范统一边说一边‘啧啧啧’的摇摇头。

    “我年纪大了,自然想在死前将咱们煌儿送上皇位。”

    比起说起司蛮时的阴阳怪气,范统说起钟煌时倒是少见的满脸慈爱“煌儿聪慧,我布置的作业完成的都挺好。”

    “你对煌儿倒是挺疼爱的。”

    “没办法,单打独斗这么多年,我还是头一回见到任务者生孩子的,况且煌儿这孩子是真的可爱,别说我了,鹿融不也挺喜欢的。”

    说到这个范统的表情就有些不正经了“要不是我现在年纪大了,身份又够不上,我还真挺想认他做干儿子呢,等他死后也搞个系统,我亲自带他。”

    “咦?你们还能带新人?”

    司蛮摩挲着下巴“说起来,我在别的世界的儿子资质也很不错啊。”

    “我只喜欢钟煌。”范统面无表情。

    “其实煊儿和灵儿也不错的。”

    “他们没煌儿聪明。”

    说到这个司蛮就有点心虚了,当初是她自己没注意性别选择的问题,最后只好买‘心有灵犀’这个技能来选择性别,不过有了‘心有灵犀’后就没有办法再拥有福技能了,所以钟煊和钟灵也只是两个普通的孩子罢了。

    好吧……

    司蛮没想到钟煌居然得了范统和鹿融的青眼。

    “对了,这些日子,我收了个学生,他倒是与你有些渊源,似乎是你的远房亲戚。”

    司蛮顿时诧异的看向范统“我的亲戚?”

    “名叫曹玉霆,他的父亲乃是明德八年的举人,名为曹知韦,如今在家乡做里正。”

    司蛮闻言不由得有些恍惚,曹家庄的事情在她的记忆里已经变成了微不足道的一件小事,没想到,曹家庄如今居然真的有人能走到她的面前来。

    “与他一起来的,还有他的族弟曹玉清,不过我瞧着,曹玉清事事以曹玉霆为主。”

    曹玉清啊……

    司蛮不由得想起当初那个在曹知礼的课堂上啃冷馒头的小少年。

    “他们如今什么功名?”

    “举人功名,再读一年书,便能参加春闱了,他们基础挺扎实,尤其曹玉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