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68、杠精巡长(十六)

    陈小毛看着邵瑜打算离开, 目光已经如同在看一个即将牺牲的战士一般。

    “我……我跟你一起去吧。”陈小毛见邵瑜似是半点都不害怕, 让他心中也不禁升起了一抹豪气,想要和邵瑜一起同甘共苦。

    邵瑜看着他这样子,不禁笑了起来, 问道“你觉得我是去送死吗?”

    陈小毛支吾着没答话, 但神情中差不多已经认定了邵瑜是过去送死的。

    “放心吧,我命硬着呢。”邵瑜笑着说道。

    陈小毛还是有些不太相信的样子。

    邵瑜无奈,叹了口气, 说道“你似乎忘了, 我才是苦主?不要搞得我是杀人凶手一样。”

    陈小毛面上一僵,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地, 见到邵瑜去总捕房, 总感觉邵瑜就是去送死的, 邵爱法的厉害,在陈小毛心中根深蒂固,几乎是无所不能一般。

    “放心吧,说不定我还能将二狗带回来呢。”邵瑜笑着说道。

    陈小毛心中是半点不信的,但见邵瑜这样自信满满的样子,他也没有泼冷水, 只是目送着邵瑜骑着自行车背影十分利落的离开。

    邵瑜早就想到了这一遭, 心中也早早就有了准备, 因而也不是特别的慌张,就像是在面对一场他早就准备好要打的仗一样。

    邵瑜抵达总捕房的时候,在外面还遇到不少往日眼熟的同僚, 这些从前待他客气有礼的同僚们,今日见了他,却有些刻意想要避开的意思。

    邵瑜见他们这般,倒也识趣,没有刻意凑上去打招呼,而是直接去了总捕房人事科。

    人事科的科长袁远,也是一个华人,虽然他在总捕房的地位,并没有邵爱法那么高,但也算是一个排面上的人物。

    此时见到邵瑜进来,袁远脸上的笑意立马敛住,甚至也没有招呼邵瑜坐下,就十分不高兴的说道“你这是闹什么?一点家事也非要闹得这么厉害?”

    邵瑜挑了挑眉,他似是早就知道袁远会是这样的反应一般,因而也没有半点失望,而是直接说道“想必袁科长家中,也有一个时时想要杀你的亲戚。”

    袁远神色一僵,但很快又说道“邵总也跟我说了,这事是误会一场,他是冤枉的,他从来没

    有找过什么小混混,更是半点□□的想法也没有,你们是嫡亲的叔侄,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有什么事是不能当面讲清楚,非要闹到法国人面前?”

    他说着自己都不相信的鬼话,在邵瑜这里自然得不到多少实效。

    “有一句话您说错了。”邵瑜说道。

    袁远立马问道“什么话?”

    “我和邵总可不是嫡亲的叔侄,只是表亲而已,所以骨头可以打断,筋也可以切断。”邵瑜笑着解释道。

    袁远心下一阵烦闷,见自己先前没有镇住邵瑜,便知道接下来的劝说恐怕会有些艰难。

    他不觉得邵爱法做事阴狠,反倒觉得眼前这人就像是说不通道理一样,自己都这样苦口婆心了,但对方却依旧只认着自己的死理,就像是听不懂人话一样。

    袁远不禁想起邵爱法对邵瑜的评价,心中竟然满是赞同,觉得邵瑜果然是个讲不通的铁杠头。

    “你这事也就送在我这里,我帮你压下去了,要是真闹到法国人面前,只怕你们两个人都讨不到好,到时候你表叔倒下了,你的巡长估计也做不成,这样的结果你就高兴了吗?”袁远继续劝说道。

    他自以为推心置腹,但邵瑜却是岿然不动,甚至还直接回道“是,这样我就高兴了,我虽然丢了巡长的位子,可他丢的却是总华捕呀。”

    袁远一愣,他倒没想到邵瑜竟然这样鱼死网破。

    他本来都是快要到退休的年纪了,只想着安安稳稳的将这两年过完,跟在邵爱法身后吃一点烂钱,但没想到邵瑜这事突然闹出来,甚至还牵连到了总华捕,瞬间便让袁远觉得自己这日子似是安稳不住了。

    袁远人不算坏,几乎没有主动做过多少坏事,但他跟邵爱法走得很近,邵爱法脑子灵活会来钱,为了拉拢袁远,有什么好事,自然也会给袁远分一杯羹,因而两人的关系算是十分亲近。

    袁远只想要钱,若是邵爱法倒下了,新上任的总华捕能给他一样多的好处,只怕面对这事,他不会有办分阻拦,可怀就坏在,如今压根没人能顶替邵爱法的位置。

    “我和你父亲从前也是旧相识,你也算是我看着长大的,我知道这次邵总做事过分了点,但你也得顾着点大局

    ,好孩子,听叔叔一句劝,这事就这么算了吧。”袁远劝道。

    似是怕邵瑜咬住不放,袁远又说道“你如今在北门捕房,已经做到了巡长,像你这个年纪,就能做到巡长的能有几个人,这职位来之不易,你要多多珍惜,且你就算再北门捕房做的不开心了,等过两年,我退下来之前,一定想办法将你安排进总捕房。”

    袁远自觉已是仁至义尽,已经给出了自己能够给出的最优渥的条件。

    但邵瑜却觉得这一切就像隔着靴子挠痒痒一般,一点都没有落到他的心上。

    “袁叔叔,邵总要的是我的命,我已经得罪他了,这次是我运气好,没被他杀死,那下一次呢?如果我运气没那么好呢?”

    袁远想也不想的说道“这次到底是不是他的主意,尚且还没有一个定论,但是他已经跟我保证了,这样的事情绝对不会再发生。”

    邵瑜轻笑一声,说道“白纸黑字,那六个人都签字画押的东西,在您这里,就成了没有定论?”

    袁远被这么一说,面上也有些发红,但还是继续替邵爱法辩解,说道“他也不是有心的,你又何必追着不放。”

    “袁叔叔,劝人大度,是要遭天打雷劈的,原本我只觉得邵总一个人想不开,如今看来,您这个人事科的科长,想必也是当的不开心了。”邵瑜十分直截了当的说道。

    袁远一听,顿时愣住了,他听出了邵瑜话语中的意思,有些不敢置信的问道“你要连着我一起对付?”

    邵瑜没有回答,只是神色却差不多说明了一切。

    袁远倒吸一口凉气,也完全没了之前的冷静,只说道“东西在我手里,你现在就算是想要回去,我也不会给你了。”

    邵瑜闻言,没有半点升起,反而用一种十分奇怪的眼神看着袁远。

    “那张认罪书确实在您手里,可那六个人还在我手里呢。”

    袁远心下一哽,算是明白自己刚刚说了一句蠢话,眼见这事私了不成,袁远的大脑便如告诉运转的cu一样,想要找一个能稳住邵瑜的办法。

    但邵瑜却没给他太多思考时间,而是直接站起来,说道“您难道以为,我一次就让他们签一份认罪书吗?”

    袁远心下大振

    ,原本他还想着自己和邵爱法还有时间可以继续周旋,但没想到邵瑜却早就做了第二手准备。

    “年轻人,你先冷静。”袁远说道,他对着邵瑜这样说,但心底也在同时让自己冷静下来。

    邵瑜摸了摸自己的耳朵,有些腼腆的说道“生死大事,好像冷静不了呢。”

    袁远心下一堵,他算是体会到邵爱法说起邵瑜时,为何是那样源源不断的辱骂了,这人实在是太会气人了。

    此时邵瑜身后的门被打开,屋内两人一同望去,只见到邵爱法阴沉的老脸出现在门边。

    袁远顿时松了一口气,他只觉得自己再继续面对邵瑜,只怕要不了多久,心肌梗塞都要气出来了。

    “跑到总捕房来状告总华捕,你真是好大的胆子。”邵爱法一进门就沉声说道。

    邵瑜没有理会他,而是走了两步,将邵爱法刚刚关上的门又打开了。

    “两位大佬有什么话,不妨当着外面的人一起说。”邵瑜笑眯眯的说道。

    [杠精值+20]

    袁远的办公室所在的位置,本就是一个人员往来比较密集的地方,他们又是说这样私密的话题,本就是急切的想要掩人耳目,如今邵瑜这样做,两人能高兴才怪。

    袁远眼神中带着些许求救的意味,看向一旁的邵爱法。

    邵爱法上前低声训斥道“你是不是还嫌闹得不够大?非要所有人都听着你才开心?”

    “对啊。”邵瑜笑着回答道。

    [杠精值+30]

    邵爱法一双眼睛如同毒蛇一般,死死的盯着邵瑜,说道“忘恩负义的狗东西,忘了是因为谁你才有今日,没有我,你能进捕房?”

    邵瑜回望着他,顿时笑了起来,用同样的句式,回答了他的问题“忘恩负义的狗东西,忘了是因为谁你才有今日,没有我家老爷子,你早就变成了一滩烂肉。”

    [杠精值+50]

    邵爱法最厌烦的,就是邵家人动不动将恩情挂在嘴边的样子,就好像他无论怎么努力往上爬,却还是那个仰仗邵家人鼻息的少年人一样。

    一旁的袁远听着邵瑜这样说话,心下暗自叫了一声糟糕,他本想着让邵爱法过来好好劝一劝邵瑜,再用权势利益相诱惑,说不定这事就能压下去了。

    但邵爱法一来,不

    但没能将人哄住,甚至还三言两语,两人就已经是针尖对麦芒的场景,显然是不得善终。

    袁远心中暗暗叫苦,只得爱一旁努力提醒道“小瑜,有话好好说,先将你手里另外一份认罪书收起来,我们总得先弄清楚实际情况,才好像上头告状,万一要是一切是你误会了,岂不是不好收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