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2章 第 52 章

    黎青崖与杜行舟从御凌恒房内出来时正好撞见谈完事情从楼下回来的裴雨延。

    两人行礼。

    “小师叔!”

    “师叔。”

    裴雨延停下脚步, 颔首答礼。

    “师尊!”

    一直等候在外的鹿昭白见他们出来, 哒哒哒跑过来, 抓住杜行舟的衣角。

    三个人不约而同地看向他。

    鹿昭白先对裴雨延怯生生叫了句“师叔祖。”

    然后他扭头看着在场唯一一个他不认识的人,不知如何称呼, 便未作言语。

    杜行舟为他介绍“昭白,这就是你三师叔。你师祖的三弟子,师尊与你二师叔的嫡亲师弟。”

    鹿昭白愣了愣, 盯着黎青崖看了几息, 才弱弱地唤了一声“三师叔。”

    黑白分明的眼投出的目光怯怯地落在黎青崖身上, 里面有陌生, 也有好奇。

    鹿昭白还是不敢相信这就是那个传说中的三师叔, 根据旁人的言语,他对自己三师叔留下的印象是吊儿郎当的小流氓, 平日好事不干, 尽让人为他操心。

    但这个人生得十分干净, 由内而外散发着一种通透的隽秀, 似生机勃勃的青竹,生于凡俗却不沾俗气, 让人一见便心生喜欢。

    面对这样的“第一次”的长辈,即使开朗如鹿昭白也忍不住拘谨起来,生怕在对方面前丢了丑。

    杜行舟觉察了他的紧张,安慰地摸了摸他的头“这是你嫡亲师叔, 怕什么?”

    黎青崖也不是第一次与他打交道了, 自然知道如何哄人。

    他蹲下身, 与鹿昭白平视,笑眯眯道“我们玩个游戏好不好?”

    小孩子玩心重,听到游戏二字便亮了眼,但依旧心存戒备,没有放开抓着亲近之人衣襟的手。

    黎青崖拿出一块灵石在他眼前晃了晃“看清楚了。”

    说完把灵石收入掌心,手背到背后,将灵石左右手交换几轮后重新拿到前方“左手还是右手?猜对了师叔有好东西送给你。”

    鹿昭白的注意力被完全吸引了,不再畏惧这个陌生的师叔,他盯着黎青崖光洁的手,像个小老头似的皱眉。

    “你真的把灵石放进去了?”他不是没被长辈们骗过,早就在吃亏中学精明了。

    黎青崖“当然!骗你是小狗。”

    想着这师叔再不靠谱也不至于在师尊面前骗他,鹿昭白姑且相信了黎青崖,开始思索那灵石会藏在哪只手。

    旁边的两个男人静静地看着一个大孩子逗另一个小孩子,并不打扰。

    鹿昭白犹豫道“左手。”

    但说完他又改口“不!是右手。”

    黎青崖追问“到底是左手还是右手?给个确定的答案啊。”

    鹿昭白抬头向自己师尊寻求帮助。但杜行舟噙着一抹浅笑,并不给他任何提示“你觉得在哪只手,就选哪只手。”

    鹿昭白犹犹豫豫地改回了最初的答案“是左手。”

    “确定了?”

    鹿昭白点头“嗯。”

    “不改了?”

    鹿昭白摇头“不改了。”师尊教他要敢作敢当,他自己选的,就算没有他也认了。

    黎青崖故意将摊开手的动作做得十分缓慢,鹿昭白一双眼紧紧黏在了他的左手上。终于,黎青崖的手完全摊开,一枚标准大小的绿色灵石静静躺在他的手心。

    “哎呀,被你猜对了。”

    输掉游戏的黎青崖面露懊恼,但还是“愿赌服输”地拿出一个木盒递给鹿昭白,并趁机揉了揉他毛茸茸的脑袋。

    小孩好奇心旺盛,拿到盒子的第一时间便忍不住打开来瞧。

    里面是一个缩小形态后机关小马车,是黎青崖在妖皇殿里搜罗到的法器。

    马车构造精巧,以灵石驱动,不但能代步,还能变换成飞舟等其他形态。

    能变形的机关玩具是每个男孩子小时候梦寐以求的“神器”,鹿昭白也不例外,见到小马车的第一眼他的双眼就放出了光,立即将马车拿出来摆弄,还不忘拿给杜行舟看“师尊你看!”

    在他摆弄新得的宝贝时,黎青崖悄悄将左右手的两个灵石一并收起,放进袖里乾坤。

    起身一回头,对上了裴雨延沉静的目光。

    黎青崖朝他挤了一下眼,请求他保密。他的小动作能骗过鹿昭白,但肯定骗不过小师叔与大师兄。把戏能成功,要多谢两个观众捧场。

    裴雨延没有做声,沉着眼眸,若有所思。

    鹿昭白对新玩具爱不释手,还要杜行舟出声提醒他“有没有谢过你三师叔?”

    他这才想起来忘了什么,忙扭头对黎青崖道谢“谢谢三师叔!”

    黎青崖笑问他“三师叔好不好?”

    “好。”

    黎青崖又问“是不是最好的?”

    鹿昭白回答得也果断“不是!师尊才是最好的。”说完像是怕他生气,急忙补充,“但三师叔可以是第二好的。”

    真是个小机灵鬼,人不得罪,好处要占。

    黎青崖越见他越觉得可爱,忍不住将人抓过来,在他肉呼呼地脸蛋上啄了一口。

    鹿昭白被他突如其来的行为弄懵了,捂着被亲过的地方,呆呆地盯着黎青崖。黎青崖弯起眼,笑得明媚。鹿昭白忽觉耳根发红,扭头跑回杜行舟身边,一头将脸埋进了自家师尊层层叠叠的衣袍中。

    面对弟子的撒娇,杜行舟无奈“这又是怎么了?”

    鹿昭白闷闷道“三师叔亲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