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1章 温泉行

    “当初奴婢是看你迟疑不决, 怕你将来后悔, 才撒了这个小小的谎言。”云郦的声音越来越小。

    裴钰安握紧椅子扶手, 看着她,定定地问“那你现在后悔了吗?”

    云郦瞪圆双眸, 立刻摇头“我没后悔。”

    裴钰安眼神落在她身上,妄图看清她每一个细微举动。云郦似是有些被他看的受不住,她小声道“而且, 我遇到了世子, 我怎么可能后悔呢。”

    裴钰安心弦微动, 云郦神色坚定, 可他一时拿不准云郦是故意哄他还是说的心底话。

    她会察言观色, 且现在这种情况,难不成她还会当着现任夫君的面说她另有所爱。

    于是, 裴钰安淡漠地嗯了声。

    云郦似有些着急“世子, 你是不相信我说的吗?”

    “我没有。”裴钰安起身, 走到门口推开门, 不等云郦答话,他吩咐翠屏道“打水来。”

    云郦只好伺候裴钰安洗漱, 期间数次嘴唇翕动,始终没发出声音。

    路家睡的不是床,而是大土炕,一早路家嫂子就将云郦房间里的炕烧的热气腾腾, 夜间躺在上头, 不需要厚棉褥, 一床薄被便足以。

    云郦和裴钰安同床共枕时,一般都是裴钰安睡在外头,其实按规矩讲,应该云郦睡在外头,这样好伺候夜间有需要的裴钰安,但第一夜是这样睡后,两人的位置便如此定下。

    路家的炕大到可以容纳五六个成年人,比云郦卧房里的架子床还要大,她瞅了眼裴钰安,裴钰安仰头朝上,双手交叠于腹部。云郦一点一点地挪过去,在她房间里时两人都是盖一床被子,可今日,裴钰安见路家炕头有两床被子,便独自盖了一床。

    云郦掀开自己的被子,钻进他的被窝里。

    裴钰安睫毛颤了颤,但并未睁眼。

    云郦侧身看他,等两人肌肤相贴,她小小声地叫了句“世子。”

    裴钰安没动,云郦似乎以为他睡着了,她头埋在他的脖颈,逐渐入睡,等云郦的呼吸平缓下来,裴钰安睁开眼,往常在国公府歇息,云郦卧室里总会留下两盏烛灯。

    路家卧房不曾点灯,只有月透进来的一点光,瞧不真切人。

    裴钰安伸手,沉默半晌,将自己身上的被子往云郦身上挪了挪,再给她的后背捏好被角。

    做好这些,裴钰安重新闭上眼。

    翌日天明,云郦挺早就起床了,还特意派扁余去附近镇子上买了好些食材。

    买回来的食材分了一半给路家人,然后云郦特意做了几个裴钰安爱吃的菜。

    裴钰安似乎没有生气,但脸上笑模样也不多,云郦觑着他脸色,略有些拿不准他心里的想法,毕竟再冷淡持重的人对上心上人时总有几分难以揣摩。

    而且,裴钰安本就不是个好揣摩的。

    用过早膳,云郦殷勤小意地给裴钰安按摩脖颈,一边又道“世子,我们等会儿出去走走吧,我带你看看我长大的地方,好不好?”

    裴钰安眉眼间的冷淡略少几分,不等他淡漠应好,扁余突然在门口道“公子,属下有事要禀。”

    裴钰安示意云郦停下,起身出去,走到屋檐下,扁余在裴钰安耳边说了两句话。

    裴钰安抬眸,朝路家前方望了几眼,之后重新回到房间,云郦看着他,裴钰安嗓音冷淡“我有件事要吩咐,先出去一趟,等会儿回来。”

    云郦赶紧点头“世子去忙吧。”

    裴钰安看了她一眼,这才转身离开。

    出了卧房,他便跟着扁余走,约莫一盏茶后,路家消失在裴钰安视野里,出现在裴钰安跟前的是一片小树林,裴钰安看着那个被护卫绑住的中年男人,中年男人的嘴被侍卫用抹布捂住,只能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裴钰安扫了护卫一眼。

    护卫会意,解开绑着赵全的绳索和嘴里含的抹布。

    “你是秀秀的……父亲?”裴钰安表情淡漠。

    赵全昨日得知林燕子母女被送进官署,连夜跑去周县,发现原因在云郦身上后,天没亮赶回来,本来想去路家找云郦的,还没靠近路家,这个穿黑衣的男子问了句他是不是要去路家后,直接将他绑了起来。

    现在重获自由,赵全本想叫人,来为他处理公道,听到眼前这个衣着华贵的男子如是问,再想起赵翠翠和林燕子说的秀秀夫君。

    赵全顿时小心翼翼地问“你可是秀秀夫君?”

    裴钰安并没有否认。

    赵全在衣裳上擦了擦手,殷勤地道“女婿,我是秀秀的爹。”

    他微微弯着腰“我知道秀秀心里有些怨恨我,可我是她亲爹,她的命都是我给她的,没有我就没有她,我也知道我以前有些个忽视她。”

    裴钰安盯着他的脸,并没有接话。

    见裴钰安不言,赵全看着他的衣着打扮,全身气度,赵全继续道“我现在知道错了,我会改,我以后会好好疼她的,女婿,你看是不是让我们见上一面,把这些话说清楚。”

    他带着点小心翼翼地看着裴钰安。

    “还有吗?”裴钰安问。

    赵全瞥了他眼,小声道“还有,她娘和她妹妹就是脾暴,在监狱里关了一夜,肯定能知道自己错了……,你看,要不要把她们放出来,我肯定会让她们向秀秀道歉的。”

    裴钰安觉得让常生提前守在这,不准赵家人再去见云郦是很明智的决定,就算她再次心软,给他个机会,也不过是再伤一次她的心。

    裴钰安转过头,冷声对常生吩咐道“送回去,我不想夫人还能在再村里瞧见他们。”

    “属下遵命。”常生领命,然后看着赵全道,“你是要自己走回去还是我绑你回去?”

    赵全后退两步“你这是什么意思?”

    敬酒不吃吃罚酒,常生懒得和他解释,直接捡起地上的绳索,赵全见状想跑,哪里跑得过行动迅速的护卫,常余反手抓住他的人,利落地绑牢他的双手,捂住他的嘴。

    正准备带人离开,这时背后再度传来一道刺耳的声音“你们想对我爹做什么?”

    裴钰安扭过头,这次说话的是个十六岁左右的少年,眉目和昨日见过赵翠翠很是相似,但同样,眉眼间也有一股戾气。

    裴钰安看着他,赵庆也盯着他。赵全被捂着嘴,不由得呜呜两声,赵庆瞪着裴钰安道 “你就是赵秀秀的男人?你以为她是什么好姑娘吗?从小就心思歹毒,还想放蛇咬死我娘……”

    话没说完,扁余已经利落地捂住他的嘴,“属下这就将他带下去。”

    裴钰安唔了一声,他目送常生扁余离开,这时候,才转过头,待看见十来步之外的陈宣,裴钰安愣了愣,淡淡地叫他一声“陈公子。”

    陈宣施了一礼“徐公子。”顿了顿,他望着被拖走的赵家父子道“徐公子,赵庆的性子早就被他娘带偏了,对秀秀颇多偏见,秀秀不是他说的那种人。”

    裴钰安指腹相互摩挲,他看着陈宣,笑意加深“我自己的夫人,我当然知道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陈宣愣了下,不由一笑“如此甚好。”

    说着,他迟疑了下,又道“还有几句话,也不知当讲否,可既然遇见了徐公子,我就一道说了。”

    裴钰安做出个请的姿势。

    陈宣道“秀秀小时候过得很不容易,她身体差,很多次都险些没熬过去,等她是身体好得差不多,她们三姐妹又长大了,本以为能靠自己过上好日子,结果她大姐……”

    他望着裴钰安“不过那日我看秀秀现在能生活得这么好,徐公子定然是费了心的。”

    “我自己的的夫人,我当然得上心。”裴钰安笑着道。

    话音一落,裴钰安便盯着陈宣的表情,果不其然,在上次他提到夫人两个字后,他眉眼间闪过一丝丝怔愣后,这下又失神了。

    裴钰安攥紧拳头,还欲再彻底绝了陈宣的心,这时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哥哥,你们在说什么?”

    裴钰安抬眸望去,发现说话的是一个十岁出头的小姑娘,扎两个小揪揪,模样生的和陈宣有几分相似,瞧见陈宣,立刻跑向他去,而小姑娘身边,则是着蓝衣的女郎。

    见是云郦,裴钰安走上前去,皱眉道“你怎么来了?”

    云郦笑了声“我想在外头等你,结果碰见阿玉找陈宣哥哥,我们俩就一起过来了。”说着,云郦好奇地看着裴钰安“你们怎么在一起?”

    裴钰安解释道“刚刚恰好碰到了。”

    他瞥了陈宣兄妹一眼,对云郦道“你不是说要出门走走吗?既然出来了,现在日头也好,我们往前走走。”

    云郦自然点头应好。

    裴钰安便扫了眼站在十余步开外的陈宣,陈宣见他看去,赶紧挪开眼,电光火石间,裴钰安心里生出了一个新主意,他笑着对陈宣道“陈公子,你要不也和我们一起散散步?”

    云郦闻言惊讶地看着裴钰安,陈宣也有些失神,刚刚裴钰安可明显在防备他。

    “我……”

    没等他想好如何回答,他的妹妹阿玉拍手道“好啊,我也想和秀秀姐,秀秀姐的夫君一起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