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0章 爱意

    chater 50

    在车里。

    在从未体验过的户外。

    阮烟闻言, 眼眸划过一道惊讶的怔愣, 整张脸霎时红到脖颈, “在、在这里……”

    “这周围没人。”

    何况下了那么大的雨。

    即使闹出很大的“动静”,谁也不会注意到大雨中停在堤岸上的这辆车。

    周孟言看着女孩, 落在她身上的指尖如罂|粟一般勾人上瘾,漆黑的眸里燃了火光,而后忍着情绪, 轻轻柔啄她下巴, 诱引她

    “想要吗?”

    阮烟视线里的雾气升腾, 一张网罗渐渐将她的心尖缠绕, 勒紧。

    男人星星点点的吻落在女孩的脖颈, 时轻时重,阮烟搭在他肩上的指尖纠紧, 带着衣服变得褶皱, 直到他温热的鼻息再次往上, 掠到耳边, 哑声再度开口“要不要?”

    全身的血液仿佛都兴奋起来。

    “嗯……”

    她彻底失去理智和保守,被他拉入迷乱的深渊。

    听到她同意。

    男人如同拿到攻破城门的利器。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

    衣物被仍在座位旁, 女孩身体在昏暗的车里仿佛白的发光。

    乌发红唇。

    极致勾人。

    周孟言看着阮烟,在她耳边低声说些什么,女孩就一点点软在他怀中。

    雨水冲刷的车窗上,阮烟的手指无处可落, 指尖泛粉, 轻撑在上方, 一点点滑落,留下几道朦胧的痕迹。

    她微微仰着天鹅颈,面色含羞,在密闭的空间里,所有的感官都被放到最大。

    他的呼吸。

    他的心跳。

    他的一举一动。

    周孟言忽而翻了个身,阮烟的背贴到真皮座椅上,感觉男人的气息笼罩在上方。

    她睁眼,就对上周孟言微湿的黑发下,那双如泼了墨的眸子,此刻染上了浓浓的情绪。

    车里,女孩软而婉转的轻吟和男人沉重低哑的声线,起起落落,盖过了外头的雨声。

    她的发顶被周孟言的手掌温柔护着,不让她磕到其他地方,可是其他的动作,早已丧失了温柔和耐心,如同剥开心底最真实的冲动。

    仿佛一遍遍地告诉她,她只属于他。

    江面翻滚,雷声滚滚。

    阮烟感觉整个人踩在云端,跌落又被托起,当羞涩褪下,她沉沦在他给予的无边的快乐中,极度疯狂,极度热烈。

    从外头看,车子像是水里的一只小船,摇摆晃动,只是下着大雨,谁也看不清。

    过了许久,雨渐渐停下。

    车里,两人如泡在汗里,紧紧相拥,周孟言轻轻吻去她眼角的泪花,“舒服吗?”

    阮烟红着脸,软绵绵靠在他肩头。

    “嗯……”

    阮烟被重新抱起时,看到窗外的雨停了,天色开始渐渐放晴,就响起开始前,男人伏在她耳边哑声笑“做到雨停。”

    阮烟真要感谢这是场雷阵雨,否则她今天就是……下不了车了。

    车里的味道渐渐散去。

    他抽着纸巾,开始清理着两人身上,阮烟看着真皮座椅上留下的痕迹,脸色发红,轻声嘟囔,“把车弄脏了怎么办……”

    周孟言笑着啄了下她的唇,“没关系。”

    两人穿好衣服,阮烟重新被他揽住,她轻揪着他衣领,想到什么,有点想笑“怎么感觉我们之间偷偷摸摸的?”

    “偷偷摸摸?”

    “一般结了婚的男人,在外面的车上,都是在偷情。”

    他弹了下她脑门,“小脑袋瓜在乱想什么?”

    阮烟脑袋羞赧地埋在他胸膛,就听他问“还能开得了车吗?”

    “累……”

    周孟言揉揉她的头发,笑“好,我来开。”

    新的一周。

    周三早晨,阮烟去疗养院看完阮云山后,出来就接到一个陌生电话。

    “你好,你是阮烟吗?”那头是个中年男声。

    “对,你是?”

    “我是《人生浪潮》这部话剧的导演,我姓洪,你应该记得,上周你来试镜过。”

    洪导,全名叫洪开盛。

    “我知道的,洪导您好,请问是有什么事吗?”

    男人问阮烟今天下午是否有空,想找她聊聊角色的事,于是阮烟和导演约在了他所在的话剧工作室。

    下午阮烟见到他,还有剧组里的几个创作人员都在,坐下聊天时,阮烟才得知一个重大消息——

    导演组希望她出演女一号。

    “那天你来试镜过后,我们觉得你的性格和气质,更适合演女一号,幸语诗这个角色。”

    就是活泼,张扬,勇敢灵动的女生,对于未来,从迷茫到坚定,不断蜕变。

    阮烟闻言,一时间对自己没有足够的自信“洪导,我觉得我可能……”

    “阮烟,我了解到你前段时间双目失明过?”

    “对。”

    “我听张晋导演推荐过你,你之前出演过他导的《静湖》,虽然戏份不重,但是演技特别好,而且还是在你失明的情况下,还有你之前主演过的那些话剧,我们都看了一下,觉得你是有这个实力的。”

    洪开盛看着她,笑笑“怎么样,要不要试一试?在我的剧里演女一号啊。”

    阮烟知道这是多么可遇不可求的机会。

    她点了头。

    洪开盛最后让她先去熟悉剧本,下周开始排练。

    晚上阮烟把出演女一号的事告诉了周孟言。

    “孟言,这件事不会和你有关吧?”

    阮烟把疑虑道出。

    男人闻言,挑眉,“烟儿对自己这么没自信?”

    “我是觉得有点奇怪……”

    他笑,“感觉自己突然要演女一号,有点不适应?”

    “嗯。”

    他缓了缓,柔声道“我确实打算投资来着,但是这件事和我没关系,是你本身就很优秀。”

    “真的?”

    “我会骗你么?”

    阮烟终于笑开了花,倒在床上,周孟言无声笑着看她,“终于开心了,嗯?”

    阮烟点头如捣蒜“我一定要好好演,不会让他们对我失望的。”

    第二天,阮烟约着和祝星枝一起逛街,中途两人坐在奶茶店里休息时,阮烟喝着奶茶,就看到几个小男孩在门口跑来跑去,打闹嬉戏着。

    阮烟看着他们,莫名就想起了许鸿文的儿子,嘉嘉。

    阮烟心里牵挂不下,又私底下去看了嘉嘉一次,从许鸿文那里了解到,他们现在还在凑钱,但是如果这周钱凑不到,嘉嘉就错过了这次骨髓配对的机会,耽误嘉嘉病情的救治。

    许鸿文一家,这些年因为做生意只贪图自己的利益,自私小气,所以人缘很差,这次家里出事之后,没有几个人伸出援手,甚至也有冷嘲热讽的。

    这就和当初许鹏运做生意时,只想着自己赚钱,没在周家破产时拉周家一把一样,许鹏运一步步断了公司的后路。

    只是现在,一切都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今天嘉嘉醒着,阮烟坐在病床前边,陪着嘉嘉聊天。

    男孩看着她,突然说“我好希望我没有生病。”

    嘉嘉垂头,看着手里的玩具,“我如果没有生病,爸爸妈妈和姐姐就不会这么辛苦了。”

    阮烟闻言,心中苦涩。

    回去的途中,阮烟心中想了很多事。

    当晚上,她看到周孟言回到家,从楼下走上来的那一刻,她发现自己,还是没有办法无动于衷。

    周孟言走到她面前,笑着把她揽住“怎么了,在这等我?”

    阮烟勾唇,回抱住他

    “孟言,明天周六,你有空吗?”

    “我带你去个地方吧。”

    早晨,劳斯莱斯停在市第三人民医院门口。

    下了车,男人微愣“为什么来这?”

    阮烟走到他面前,牵住他的手,“对不起孟言,之前一直瞒着你一件事,其实……我私底下去见过你表哥一家。”

    周孟言眼眸一沉。

    “你表哥的儿子,嘉嘉,他今年九岁,前段时间查出白血病,现在在这家医院里。”

    周孟言敛睫,眼底情绪涌现,“是他叫你带我过来的?”

    “不是的,是我自己。”

    阮烟看向他,轻声道“我觉得,你可以来看看这个孩子。”

    周孟言眉峰微蹙,看向前面的街道,陷入沉默。

    阮烟感受到他起伏的情绪,安抚道“如果你不愿意,我们就回去。”

    她不会勉强他。

    良久后,他淡声开口“走吧。”

    “嗯?”

    “……不是要进去么。”

    阮烟莞尔,“好。”

    阮烟给许鸿文发了信息,说带了周孟言来,他们说现在嘉嘉在医院后面的花园里散步,阮烟就说过去找他们。

    两人走到公园,沿着长廊往前走,忽而阮烟停下,指向不远处“喏,那个就是嘉嘉。”

    周孟言的目光落了过去。

    一个圆石桌前,穿着病号服的男孩独自坐着,他身材瘦弱,阳光照在他身上,显得皮肤很更加苍白,他手上拿着画笔,似乎在专心画些什么。

    周孟言看着他,脑中忽而席卷而来自己童年时的模样。

    过了会儿,许鸿文和妻子走到嘉嘉面前,许鸿文半蹲在他面前,一边喂给他苹果,嘉嘉似乎在给父亲分享着画,唇角带着笑。

    这是周孟言第一次见到许鸿文的孩子。

    他无声看着。

    直到身旁,阮烟轻柔的声音响起,“孟言,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

    “梁国有一位叫宋就的大夫,曾经是一个边境县的县令,这个县和楚国相邻界。两边的边境兵营都种瓜,梁国的人勤劳努力,经常浇灌他们的瓜田,所以瓜长得很好;而楚国士兵因为懒惰很少去浇灌他们的瓜,所以瓜长得不好。楚国士兵心里嫉恨梁国士兵,于是夜晚偷偷去破坏他们的瓜。

    梁国士兵发现了这件事,请求县尉,也想前去报复破坏楚营的瓜田。宋就得知这件事后,没有选择抱怨,而是选择偷偷也给梁国的瓜田浇水。楚国士兵发现瓜越长越好,后来才知道是梁国士兵干的。楚王得知此事后,羞愧至极,拿出丰厚的礼物,与梁国建交。”

    周孟言闻言,低头对上阮烟温柔的眼眸,而后前头就响起一道声音“孟言——”

    许鸿文和妻子牵着嘉嘉走了过来。

    嘉嘉看到阮烟,眼睛一亮“表婶。”

    嘉嘉小跑了过去,阮烟蹲下身笑着握住他的手,“嘉嘉早上好呀。”

    “表婶早上好。”

    嘉嘉抬头看向周孟言,眼里满了疑惑,阮烟介绍“这个就是你的表叔。”

    嘉嘉乖巧道“表叔好。”

    周孟言看着他闪亮亮的眸子,几秒后淡淡开口“嗯。”

    他抬头就与许鸿文的眸子对上。

    后者敛睫,满眼羞愧,慢慢走上前,“孟言,谢谢你能来……”

    “只是刚好而已。”

    许鸿文的妻子也和周家夫妇问好,简单聊了几句,许鸿文问嘉嘉“想不想喝绿豆汤?”

    “想。”

    “那爸爸妈妈去给你买。”他看向阮烟,“那你们陪着嘉嘉待一会儿,可以吗?”

    “没问题。”

    许鸿文和妻子离开,三人最后找了张石桌前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