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6章 犯下错误

    药王谷掀起了学习热潮。

    宋清时让人定做了三个横幅挂在学堂里, 左边写着好好学习, 天天向上。右边写着成功来自坚持, 执著创造奇迹。中间写着仁心仁术,救死扶伤。

    青鸾快被学习资料砸疯了, 每天十二个时辰里有十个时辰在看书做题,饶是她赤胆忠心,也有点撑不住了, 可是看一眼越无欢似笑非笑的可怕表情, 她又觉得还能行, 读书怎么也比去刑堂干活强……

    她累得没空管人了, 只能让其他的孩子自习。

    荣烨总算找到了发挥的机会, 每次尊主来学堂检查功课的时候,他都会尝试上前搭讪, 逗尊主开心。荣烨天生讨喜的容貌, 打扮风流, 有些自来熟, 特别擅长说笑话,有荤有素, 每次都能让大家捧腹大笑,让气氛变得很热闹。

    宋清时听不太懂笑点,他看着大家都笑了,怕不合群, 便跟着微笑。

    他不讨厌这样开心的学习氛围, 也不讨厌这样性格开朗的学生, 就是不太喜欢他身上的香囊,里面的鹿草香味道浓郁,有点熏人,虽说对身体没什么害处,但容易引起情绪波动,学堂里都是血气方刚的少年少女,闻这种香味容易早恋,长期以往,对学习不利。

    说起,越无欢身上好像也有些奇怪的药香味……

    蛊虫造成的伤势已经好了,他有应该没受伤了,为什么还要用药呢?

    宋清时陷入了沉思。

    荣烨见他发呆,大着胆子拉了拉他的袖子,背着旁人,悄声问“尊主,我有些题目不明白,你能不能给我讲解一下?就像你在寝宫里,对无欢仙长那样讲解……”

    “不行,”宋清时想了想越无欢和荣烨的智商差距,婉转劝道,“他懂的东西,你不懂。”

    荣烨甜甜地笑道“虽说没有经验,但他懂的东西,我都可以学。”

    他小时候听过很多荤话,知道很多伺候男人的把戏,就差没实践罢了。他的身子软得很,做事豁得出去,不信无欢仙长伺候尊主的招数,他学不会,左右不过是床上那点儿事情,有什么难?

    宋清时想了想,觉得应该给积极学习的孩子一个机会,便拿了套高数题交给他“你先把这个做了,看看哪里不懂,我让无欢给你讲。”

    荣烨拿着题集,整个人都懵了。

    明鸿在旁边看了眼,感叹“无欢仙长每天晚上都做那么难的题目?”

    宋清时炫耀“这是好久以前的了,他现在做的题目比这难多了。”

    明鸿表示理解“那么多题目哪里做得完?怪不得他每天晚上都要歇在茯苓宫做功课。”

    宋清时鼓励“无欢很用功的,你们也要好好努力!总会做出来的!”

    荣烨听得晕头转向,他开始怀疑自己的思路了,莫非爬上尊主的床是需要先做题集?做得满意了……才可以伺候尊主?还是一边努力做题一边努力伺候?太辛苦了吧?他的脑海里出现了些奇怪的画面,感觉很难描述,赶紧摇摇头,抛开了。

    尊主看起来温柔脾气好,床笫间太难伺候了……

    无欢仙长真辛苦啊。

    荣烨想了想,捧起题集,刻苦研读!决不放弃!无欢仙长能做到的事情,他也要做到!

    宋清时看着努力学习的氛围,颇为满意。

    ……

    黑死蝶的研究还在继续,失败也在继续。

    越无欢从资料堆里抬起头,皱了皱眉,他闻到了宋清时身上被沾染的鹿草香味道,这种香料唯一的用处就是慢慢挑起男人的欲望,在床笫间助兴,金凤山庄处处都有这样的味道,只是香方的配料更加珍贵,调配手法更加高明。

    谁在清净的药王谷使用这种不堪的东西?

    越无欢屏住了呼吸,他感到心里的净土正在被污秽入侵,无法忍受,他想了想,立刻猜出了香料的来源,几乎无法克制脑海里的杀意。

    青鸾曾苦苦哀求,说荣烨年纪小,性格单纯,请他手下留情。

    他按捺了几天,没想到那家伙比想象中更大胆放肆。

    年纪小?

    金凤山庄里这个年龄的少年,已经学会在男人身下承欢,忍受黑暗地狱的折磨了。

    性格单纯?

    哪个单纯的人会知道这种下三滥的香料?并懂得放在身上,若有若无地挑逗?

    越无欢越是明白,越怒不可遏。

    宋清时发现他的气息有点不对劲“无欢,你怎么了?”

    越无欢努力恢复了正常呼吸,笑道“尊主,你身上有奇怪的味道,让我难受。”

    宋清时闻了闻,怀疑是碰到了味道不好的药材,他知道越无欢对气味敏感,赶紧往自己身上丢了几个清洁咒,跑去洗澡了。

    越无欢伸出几根血王藤,收拾实验器材,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温柔。

    青鸾管不住的人,便让他来管吧。

    ……

    荣烨在房间里刷完题,开始研究打扮,无欢仙长的金红色锦袍太漂亮了,修身窄袖,走到哪里都鹤立鸡群。他却只能穿药王谷给的青色袍子,朴实无华,宽宽松松,泯于众人,最好找个绣娘帮他把腰身提高,腰带加宽束紧,领口稍微开大点,微微露出锁骨,方能凸显他比别人更好的身段。

    香囊里的鹿草香还要加重点,花楼的姐姐们教过,这种香气能让男人动情。他自己放床头试验过,做了两天的春梦,可惜没梦到尊主,梦到了何庆云那个傻子,把他活活吓醒。他晚点再做个送给明鸿,逗逗那胆小鬼,让他别在青鸾姐面前那么怂。

    荣烨拿着袍子在镜子前比划,忽然发现镜子里出现了金色的羽翼面具。

    他吓得转过身,看见是越无欢倚在门口,抱臂看着他。

    荣烨微微松了口气,乖巧地低头请安。

    越无欢微笑“青鸾说你的手很巧,喜欢机关术?”

    荣烨不明其意,点头道“是。”

    “天工阁最近在收学徒,只要手巧,不在乎出身,”越无欢体贴地说,“药王谷和天工阁有生意上的交情,我和阁主打了招呼,将你送去学习,免得辜负了这一身好本领。”

    荣烨的脸都白了,他喜欢琢磨制作小玩意,不代表他愿意做工匠。他以前在花楼见过工匠,都是些贫穷粗鄙的家伙,邋邋遢遢,双手又糙又难看,皮肤黑黝黝的,还有很多意外弄出的伤疤,哥哥姐姐们都很嫌弃,不愿意接待他们。

    修仙界的工匠也是工匠,要干粗活的。

    他若是落在那里,美貌用不了两年就毁了。

    荣烨看了看越无欢嘴角的笑意,转瞬间便明白了,定是对方看明白了他争宠的心意,想提早处理掉。这种阴私的事情他见过很多,然而对方受宠,他还没得到尊主青睐,毫无还手之力,只能任凭摆布。

    他想尝试撒娇卖痴,可是刚出茅庐的小狐狸怎么糊弄得了千年道行的狐狸精?

    荣烨气得快哭了“你凭什么这般霸道?这般欺负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