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3章 第 73 章

    被李煦打的那个人叫刘纪, 父母双亡, 今年才十五岁, 跟着爷爷被钟府雇来看药园子, 经常看到钟华甄, 知道她跟钟府世子有关, 不敢上前靠近。

    他没什么坏心,很容易害羞,每次只能在暗地里看两眼,遇到钟华甄要帮忙时, 也急急忙忙跑到她跟前。

    钟华甄性子是好的,在这种地方不需要算计,她需要掩饰自己身份,但用不着担心别人看出她, 毕竟钟世子在府中养病,一直都没怎么出门。

    她和在邓城常见到的人都说得上话, 刘纪不敢奢想,每次都红着脸腼腆。今天这时候钟华甄早该到了,他没见人影, 怕出意外,出来就看到李煦把她一个人堵在树边, 还趁机非礼她。

    任何一个良家女子也经不了这样的屈辱, 他便小心翼翼地拿着锄头走近, 没想到还没动手就被李煦发现了。

    钟华甄看他捂着肚子叫唤, 连忙蹲身帮他诊脉, 又挽起袖子,轻按他肚子,问他怎么样。

    刘纪没回答,脸都疼白了。

    那边的两个婢女也被惊动,匆匆赶过来。

    钟华甄揉揉额头,觉得他是伤到骨头了。李煦的力气很大,这她一直知道,被他踹一脚,铁定得在床上躺几天。

    周边就是药田,连风中都夹杂种淡淡的药香,治这种伤的药有。钟华甄让一个婢女小心扶他回去,又让另一人去采点药草,磨粉给他敷上。

    她站起身回头,一边放下袖子遮住细白手腕,一边对李煦道“你看你,闯祸了。”

    李煦的视线从她手腕上挪开,双手抱胸挑眉道“你倒是会把责任推到我头上,你要是不扭扭捏捏,我也不会等他快近身才发现。”

    他还是这幅德行,钟华甄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她手整理好帽帷,遮住精致脸庞,对他道“他受的是无妄之灾,你今天若是来找我的,那便先进城里,我要跟过去看看。”

    她身形纤细,说话声音也温温和和,身上的那股清香淡淡的,诱人靠近般。

    李煦没听她的,只是拉住她的手,顺着婢女走过的路往前走,道“我又不是不能和你一起过去,用不着催我,你也不看看你现在的身份……说来确实忘了问,你现在是什么谁?”

    她这幅模样,自然不可能还是钟府世子,大概率婢女之类,不过不知道是哪方面的婢女,竟能带两个出来。

    钟华甄脚步顿住一下,摇头说“没对外人说过,你也不用问,回城时离我远一些就行。”

    她确实没跟外人提起过,说她是自己妾室的传言也是别人在私底下传的,看起来有模有样,她也就没制止。

    李煦没在意,没觉得这有什么大不了。他和钟华甄十指相握,明明脚步稳重,却莫名给人一种走路都像在嘚瑟样。

    在他后边的钟华甄轻按额头,却也随了他,直接把心底的问题全咽了回去,没问出来。

    ——他来找她究竟是要做什么?他又是以什么样的心情说出那句他是她喜欢的人?

    他们之间的默契还是在的,你不说我不说也能猜到对方的心情,他并不讨厌她的喜欢。

    李煦比她要自我,不会在意别人的想法,但钟华甄知道他们间的隔阂到底有多大,皇帝对钟家做的事,大家心知肚明。

    他不会在这种地方待太久,以李煦的身份也不允许。

    而长公主若是知道他来邓城找她,不会给他好脸色,说不定连她都要迁怒。

    ……

    钟华甄这一年多不用担心朝中变化,也不用提防有心人算计,安心待在府中,闲暇时学医术,算是学得小有所成。

    长公主是康健的,但小七因为早产,偶尔会莫名其妙发个烧咳下嗽,她作为母亲,总觉心惊胆战。

    幸而她从小就开始养身体,整个身子都是药补出来,并不难学。

    邓城地方算起来并不大,比京城和青州主城都要小,钟华甄给刘纪上好药后,先一步回城,而李煦过了许久才慢慢牵着马到。

    他的侍卫已经安置下去,这边的人虽没几个认得他,但大家都听过钟世子与太子自幼一起长大,情同手足,当管家说起太子殿下要过来时,底下人纷纷一惊,连走路都小心翼翼起来,生怕惊扰贵人。

    李煦该做什么就做什么。

    他先是回钟家给他安排的屋子睡了一觉,醒来时天已经黑了,又同这里的下人问了问城里情况,之后隔着扇门同传说中病弱的钟华甄说了两句话后,管家就过来请他出去用膳食。

    钟华甄作为世子,在这里是不怎么露面的,一直借病待在屋中吃饭。

    她今天比往常要多吃了半碗饭,伺候的人虽是惊讶,却也知道她大概是因为太子过来高兴。

    钟华甄在这待了许久,见到有熟悉的人过来,自然是有些欣喜的。在主城时有长公主和小七,平日不会觉得孤单,但在邓城,能与她说上话的人实在少,除了请教医馆的大夫外,她也没什么人好说话。

    皇帝以前让她举荐去邺城,为了给钟家一个帮扶。但钟华甄举荐的是陆郴和魏函青,不说陆郴从前是李肇的人,她和陆郴不熟,就算是和同为东宫一派的魏函青认识已久,他们两个话也说不到哪去,没两句就能把对方往陷阱里带。

    与其见他皮笑肉不笑地牙痒痒一顿,倒不如自己待在府中多看两本医书,为小七的身子研习技艺。

    小七讨人喜欢,但他是个男孩,不可能一直这样由长公主宠下去。

    钟华甄上头有个长公主和父亲忠将卢将军护着,有心人不敢说些什么。日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