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7章 第七十七章

    王氏心疼得不得了, 红着眼眶问“考得怎么样, 在里面累不累?”

    白令望面容憔悴, 但精神却十分饱满“娘, 您就放心吧, 夫子押的那些题中了好几道, 孩儿全都写满了,这次一定可以金榜题名的。”

    白裳裳问旁边的崔思止“表哥,你考得怎么样?”

    崔思止唇角带着温润的笑容,眸光却有些灰暗“时间太紧, 许多句子都来不及润色。”

    白裳裳顿悟,看来崔思止没有考好,而白令望考得极好。

    这也没有办法,凡事都有意外。

    白裳裳安慰了崔思止几句, 便沉浸在白令望将会高中的喜悦里。

    结果杏榜放榜那日,白裳裳在榜单上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白令望的名字。

    “哥哥, 你在哪里呀?”

    白令望容光焕发地站在杏榜前。

    从上望到下,又从左望到右。

    他找到了许多同窗的名字。

    却始终没有找到他自己的名字。

    白令望原本容光焕发的俊脸,渐渐变得黯淡无光了起来。

    直到看完杏榜上所有的名字。

    白令望这才不得不相信。

    自己真的落选了。

    白令望垂下了纤长的眼睫, 声音有些低落。

    “妹妹,别找了, 上面没有我的名字。”

    白裳裳转过头, 愣愣地看向身边的白令望。

    白令望的身上带着显而易见的消沉, 这是希望落空时, 而对自己感到失望的样子。

    看来爱情并没有创造奇迹。

    不学无术的纨绔, 始终没有办法一夜成才。

    白裳裳立刻安慰白令望道“哥哥,没事的,我们三年后再来考。”

    春闱会试每三年就会举行一次。

    白令望的脑袋低得更低了“若是下次又不中怎么办?”

    白裳裳道“那就下下次再中,下下次不行,就下下下次再中,哥哥你总会成功的。”

    少女的声音明媚而温柔,带着一丝能够抚慰人心的力量。

    极其富有感染力。

    听到妹妹这么相信自己。

    白令望也重新振作了一些。

    “总有一天我会考中的。”

    崔思止站在杏榜前,很快就找到了自己的名字。

    位列第七。

    崔思止抬头,目光灼灼地看向杏榜第一的名字,在袖中捏紧了手指。

    ——总有一天,我会超越这个名字。

    曲游弦位列第二十三名,而陈喻琛位列第三十七名。

    今日休沐,宣德侯没有上朝,他陪同王氏一同坐在马车上。

    马车停在贡院门口,他们正在马车里等待家仆们将杏榜的名次回禀过来,得知白令望落榜,而崔思止第七名时,王氏满脸都是失望之色。

    宣德侯立刻沉下脸道“你不是说令望这次考得极好吗?那怎么会落榜呢?”

    王氏道“我哪里会知道为什么呢?”

    宣德侯面色不豫道“早知道他会落选,今日我就不该来贡院看榜,真是丢人现眼!”

    王氏听到这话,脸色也有些难看,但她没有说话。

    她与宣德侯夫妻这么多年,知道他在气头上,她说什么话都是错的。

    不如保持沉默,让他把怒气发完。

    反正这么多年都是这么过来的。

    宣德侯见王氏不说话,心中更加的来气“这辆马车停在这里这么久,谁都知道这是我宣德侯府的马车,明日大朝会,还不知道我会被人多少人耻笑呢!”

    宣德侯黑着脸对车帘外面的马夫说道“起驾,回侯府!”

    马夫应允道“是,侯爷。”

    王氏连忙制止道“慢着——”

    王氏对宣德侯说道“令望和裳儿还没有上马车呢,我们离开的话,他们该如何回府?”

    宣德侯怒声道“他们没有长腿不会走路吗?这两个没用的东西,只会给我添乱惹麻烦,他们还会些什么?你若是不想走,现在就立刻下马车陪着那两个孽障一同走回府去。”

    王氏被宣德侯如此训斥,眼泪立刻蓄满了眼眶。

    但她到底没有下马车,去等待她那一双儿女。

    因为她知道,若是她此时下马车,那么宣德侯只会更加生气,连累她那一双儿女受累。

    不如让宣德侯将怒气都撒到自己身上。

    那辆华贵精致的马车在贡院门口停了一会儿,便离开了这里。

    而彼时的白裳裳和白令望什么都不知道。

    人群后面突然爆发出一声欢呼。

    “会元来了,会元来了……”

    会元指的是春闱会试第一名。

    白裳裳转过头去。

    她看到拥挤的人群突然如同潮水一般退开,让出了一条小道。

    顾无虞一身白衣胜雪,竹簪束发,从人群的尽头缓缓向她们这边走了过来。

    两旁的百姓们不停向顾无虞拱手道贺。

    顾无虞眉目如画,唇畔带笑,彬彬有礼地向众人回礼。

    白裳裳看到顾无虞清隽如玉的模样,心中也忍不住替他开心起来。

    《皓雪满庭纷》里,顾无虞也是连中两元,会试中了会元,殿试中了状元。

    他的一生都顺风顺水,游刃有余。

    这个世界上,似乎没有任何事情会难倒他。

    百姓们看到今年的会元如此年轻,面容如此俊俏,便忍不住向其打听起来。

    “敢问会元郎今年贵庚?可曾娶亲了吗?”

    “不知会元郎家中可有婚配?父母安在?对娘子可有什么要求?”

    “小女年方二八,待字闺中,肤白貌美,精通琴棋书画,不知会元郎可有兴趣来寒舍一叙?”

    比起会元郎,百姓们其实更加想要将女儿嫁给未来的状元郎,但他们担心,到时候殿试的黄榜下来时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