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2章 正文完....2

    白笑蕾是第一次在非灯光的情况下看到许临的身体。

    阳光照在他身上,他肌肤的纹理和每个毛孔都清晰可见。

    许临的身材可以称得上是完美了,肌肉线条流畅,浑身上下没有一丝赘肉,来牧区三个多月,原来白皙的皮肤,变成了小麦色,更添野性力量。

    白笑蕾看得心神俱醉,嗯,今晚这具身体就是她的了……

    许临洗澡快,洗完后,又拿了吹风筒给白笑蕾吹干头发,然后把白笑蕾换下来的外衣拿到楼下洗衣机洗了,内衣裤都是他自己手洗,在屋里晾干。

    草原上天黑得早,四点多钟太阳西下,有人在门外叫:“许临,篝火晚会要开始了。”

    “这么早。”白笑蕾问。

    “这里早晚温差大,室外不能玩太晚。”许临给白笑蕾穿了一件厚的冲锋衣,拉着她出了门。

    “诶,许临,看,那里新搭了一个帐篷!”

    白笑蕾指了离医疗站不远处的一个红色帐篷,帐子一看就是新的,帐布上装饰着吉祥八宝、五福捧寿、白云点狮、六道轮回等类图案,篷顶坠着一圈金色的风铃,微风吹过,发出清悦的铃声。

    在绿茵的草原上,看上去别具情趣,很有牧区文化的美感。

    “真好看!”白笑蕾夸了一句。

    “你喜欢就好!”许临没头没脑的来了一句。

    在篝火晚会上,白笑蕾见识到了牧民们的豪爽与热情,烤全羊,青稞酒,酥油茶,载歌载舞,白笑蕾玩得很痛快。

    不过七点多钟,许临就拉着白笑蕾回医疗站。

    “不玩了吗?”白笑蕾有些意犹未尽。

    许临一边搂着她疾走,一边在她耳边吹了口气:“咱俩还有正经事呢,等会儿我陪你好好玩。”

    看着猴急的许临,白笑蕾忍不住笑了,头在他胸前蹭了蹭。

    回到房间,洗漱完,想了已久的事情就要来了,白笑蕾的心还是控制不住的砰砰的跳了起来。

    可是许临竟然还拉着她要出去,白笑蕾疑惑的看着许临,许临笑:“今晚我们不在这住!”

    哦,他还预备了惊喜!

    不过她也准备了惊喜!

    白笑蕾从行李箱夹层中拿出一个小布袋,这可是她特意藏起来的。

    白笑蕾和许临下了楼,许临便一把把她抱了起来。

    白笑蕾笑嘻嘻的搂着许临脖子,被许临“公主抱”抱着,来到了之前她看到的那个漂亮的红帐篷前面。

    “啊!”竟然是这里,白笑蕾高兴的叫起来,忙伸手掀开帐帘。

    许临抱着她进到帐篷里,把她放到帐中的矮床上。

    白笑蕾坐在床上,看着地上铺着大红色的地毯,床头放着一束红色的格桑花,床上是大红色喜被和鸳鸯枕头。

    “哪里弄的?”白笑蕾摩挲着带着清新阳光味道的被褥。

    “今天早上让同事开车去临近县城买的,被罩床单都用洗衣机洗过了。”

    白笑蕾笑了,她和许临也算心有灵犀了:“你出去一下,我叫你,你再进来。”

    许临不知白笑蕾要搞什么,但还乖乖的出去了。

    五分钟后,就听白笑蕾叫他。

    许临一进帐篷就愣住了。

    帐篷里没有电灯,四个角落里点着四盏酥油灯,散发着淡淡的光和天然的奶油香味儿。

    白笑蕾坐在床上,穿了一件吊带的红色短丝裙,裙子堪堪只到她的腿根,柔软贴身的丝绸包裹着她玲珑的身段,尽显她的好身材。

    在朦朦胧胧的灯光映照下,她露出的雪白肌肤闪着玉一般的柔光,在许临的眼中是那样纯美,还有说不出的性感妖娆。

    许临的目光落在白笑蕾的腰上,裙子在那里设计了一个大大的蝴蝶结。

    就像一件精美礼物的包装,等着他去打开。

    …………

    ……意乱情迷中,不堪容纳的钝痛来临!

    “笑笑,放松!”

    许临拿出最大的耐心来照顾白笑蕾的感受,虽然这对他说也是一种考验和折磨。

    在许临温柔的亲吻下,白笑蕾觉得自己仿佛是雪山上的一片雪,在温暖的阳光下,慢慢融化了,变成了水,变成了淙淙的溪流,沿着雪山而下,融入了大海。

    大海波涛汹涌,一浪高过一浪!

    她听见许临在一声声缠绵的叫她:“笑笑、笑笑~”

    帐篷的篷顶开了一道缝隙,有星星洒落,在她眼前如镜头般摇晃着,忽远忽近,让她晕眩沉醉……

    第二天中午,白笑蕾才在如车碾压过的酸痛中醒来,她看着精神抖擞,仿佛吃了兴奋剂一般的许临,心里又气又委屈,这人真是一头红了眼的恶狼……

    许临知道自己昨晚后面情绪失控,彻底疯了,把白笑蕾累坏了,她生气也是应该了。

    许临抱着哄她:“昨晚你不是也说喜欢嘛,宝贝,你不知道你多美,我怎么能控制住。”

    白笑蕾瞪他,控诉:“你没用冈本!我怀孕了怎么办?”

    许临笑:“你还有三天就要来例假了,生理期的前三后三天,都算安全期,我们就省点冈本,你也能更舒服点。”

    这个时候,白笑蕾是拗不过许临的,就这样在喜帐中颠鸾倒凤了三天。

    白笑蕾从来没有这么盼望着大姨妈早点来,可就算大姨妈来了,某禽兽也没有放过她。

    两个人回了宿舍住,白笑蕾还是有些痛经,床上,许临搂着她,给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