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番外二(9)他的身价怎么可能就五百?

    门外和门内, 全然是两个世界。

    时昏后背靠着门,望着屋内的环境长长地叹了口气,开始动手收拾着地上的东西。

    心里空落落的, 脑里满是愁绪。

    没过几秒,脑海里忽然想到了什么,视线往紧闭的门看去, 眸里多了几分不为人知的情绪。

    他走了吗?

    刚刚脑子有些短路,看着他的脸越发不满, 这才气呼呼将他推了出去, 打算眼不见为净,但现在冷静下来, 好像他刚刚那副模样,就那样出现在大众的面前, 确实有些不妥。

    先把手里的东西放下,内心带着一股莫名的好奇, 从猫眼往外看去,眼睛滴溜溜的转了一圈, 没有找到他的身影。

    将电视打开, 快速调到了监控的页面。

    他们这幢公寓都有一个监控的频道, 里面可以看到电梯、停车场还有各个出入口的监控。

    这一看, 某个电梯里的人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无他的, 他实在是太黑了。

    长长的黑色羽绒服将他膝上所有地方遮得密密实实, 光着的小腿下是一双好看的皮鞋,站在电梯的角落, 看起来有些像鬼片里藏在电梯里吓人的鬼, 看起来阴森又恐怖。

    时昏忽然侧头,视线穿过窗棂往天边看去, 金黄色的太阳悬在天边,散发着迷人的热气。

    现在好像……才刚刚踏入秋天啊。

    再往自己身上看了眼,她才穿着短袖而已……

    看着屏幕里的那只黑乌鸦,她没有忍住笑出了声。

    大热天穿着这么一件长羽绒,在别人眼里看来,肯定是有病吧。

    不过,或者他他走得这么快,难不成他觉得自己这副打扮没什么问题,所以可以坦荡走出去?是她多心了。

    这样想也是,有得穿总是没得穿的要好,反正衣服一挡,也不知道谁是谁,没人理的。

    半晌,电梯似乎在某层开了,里面走进了一对母女,监控显示妈妈在一条脚踏进电梯后,忽然发现面前这个“怪胎”,脚步一顿,一脸尴尬又不失礼貌的神情,默默看着面前这“乌鸦”。

    所有的举动在这刻停止,只有右上角的时间在一点点增加。

    杜可温发现有人时下意识更加贴近角落,从时昏的眼里看到,他的脚还无措地磨蹭几下,恨不得整个人陷在角落里。

    看到这一幕的时昏不由得又笑了几声,天啊,这人也太搞笑了吧。

    看来,他也不是完全不在乎自己形象的嘛。

    ****

    电梯在缓缓往下,镜子的边上映着一抹巨大的黑色身影,小女孩和妈妈站在一角,“乌鸦”也站在一角。

    “妈妈,他为什么穿成这样啊?”小女孩眨着眼睛,看着电梯角落的男人,又看了眼自家妈妈。

    妈妈连忙捂住她的嘴巴,用眼神示意她闭嘴,接着朝杜可温微笑道:“不好意思,她就爱乱说话,你别介意啊。”@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杜可温维持着职业的笑容,淡定道:“没事儿,我什么都没介意。”

    到了他现在这个处境,他还有什么好介意的吗?或者说,他还有资本介意吗?他也不喜欢这羽绒服,但是比起脱掉,他还是更想穿着,毕竟他里面还穿着小猪佩琪的睡裙呢!

    这睡裙还短!!!啥都没盖住似的。

    这羽绒服他就算是热死,也得穿着,谁敢拉开他的链子,他立马翻脸都行。

    小女孩见妈妈的手挪开,沉默了一下下,又一脸天真地问:“哥哥,你不热吗?”@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杜可温抿唇一笑:“不热,哥哥怕冷。”

    “可是现在二十多度呢。”

    杜可温再次坚定了他的笑容,“没事儿,哥哥这不光着腿吗?散热足够了。”

    小女孩点点头,上下看了他一圈,点头道:“原来这样就不热了。”语音刚落,她扭头兴奋地和她的妈妈说:“妈妈,回头我也要试试,我喜欢穿冬天的衣服,但现在热,我学哥哥这样穿的话,就可以穿漂亮的长袖衣服了。”

    闻言,她妈妈的语气立马变得激动起来:“学你个大头鬼,你这样穿在这个天不长热痱才怪,我告诉你,你——”说着说着,她妈妈这才想起边上还有一个人,连忙笑了笑:“小女孩不懂事,你别介意。”

    杜可温微微颌首:“没有,我知道我这身体怪了点,没什么的。”

    她能别说“你别介意”这四个字了吗?这样好像说得她很在意的样子。

    还有!他明明就是个健康的好男孩,现在居然得装得一副患有隐疾的模样!还很有可能是心理方面的那种,他仿佛能从妈妈的眼里,看到赤I裸裸的歧视和嫌弃!

    想起这一切的源头,呵,那个女人!

    啪完就跑就算了!一个小时前他们还在同一张床上坦诚相对,一块愉快地睡着觉,现在这一下子就将他扫地出门,没有一点点防备的他,就这样出现了大众的面前。

    都不考虑一下他一个大男人,这样出现会不会太奇怪的吗?他还光着腿呢!

    还有,她家怎么这么高,三十多层,这电梯又慢,下楼的时间这么长,悲伤怎么一直在围绕着他啊?

    半分钟后到了地面那层,杜可温无意识地舒了口气。

    好不容易才结束这个独处的时刻,杜可温还没来得及动腿,就看着那位妈妈一把抱着女孩像是百米赛跑般从他的身边跑走,身侧刮起了一阵风,无奈地摸摸鼻子,他选择默默把所有苦涩都往肚子里咽。

    好吧,这是把他当成怪胎了吧。

    缓慢地往外走去,走到大街之上,温暖的阳光倾洒之下,他的头上印着两个大字“迷惘”。

    不过转眼,他发现了一个更加可怕的问题。

    他现在这副模样出现在大众面前,是不是,稍微有那么一点微妙?

    摸摸兜里的五百块,再看了眼就在对面马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