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0章 大结局

    “天黑请闭眼。乐 文小说 。”

    邰笛一睁眼, 出现在一个全然陌生的房间里,周围没有任何人的存在。也许是关了灯的原因, 周围一片漆黑, 伸手不见五指。

    他感到隐隐的害怕, 不时地呼叫系统, 询问他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

    邰笛呼喊了三四遍,回应他的只有永久的沉寂。

    系统不在。

    系统不在……

    妈的这是哪儿啊。

    邰笛愈发感到恐惧。他不怕黑,但害怕未知。

    此时, 刚才回响在耳边的机械音再次出现。

    “玩家负心汉。”

    “再次提醒您, 请闭眼。”

    傅辛翰?

    谁的名字这么逗。

    邰笛一边笑一边又觉得背后似乎有阴风吹来,他抱着胳膊瑟瑟发抖, 心惊胆颤地揣摩着这是在哪个世界。他还记得上个世界是个末世,他最后死于割腕自杀。

    那现在是个什么世界?

    游戏恐怖世界?

    “玩家负心汉。”

    “如果您再不闭眼,您将受到电流的袭击。”

    邰笛惊恐地睁大双眼,想要在这黑漆漆的房间里找到除了他之外的另一个“活物”,也就是机械音喊的这个“傅辛翰”。

    可惜周围充满着压抑的黑。

    别说另一个活物了,他连自己都看不清。想到这里, 他又想,既然看不清为什么他下意识会觉得这是个房间,而不是什么荒郊野外呢?

    奇怪。

    这就仿佛是个设定,他刚来到这里, 就有意识地存在于他的脑海之中。

    “启动电击。”

    机械音话音才落,邰笛就感受到一阵轻微的电流袭击了他的大脑,他全身情不自禁地发生起了震颤。

    这电流很小, 与其说是袭击,倒更像是一种警告。

    邰笛完全没回过神来,下意识就闭上了双眼。

    “玩家全部闭眼。游戏开始。”

    机械音的声音透着些许满意。

    邰笛劫后逢生般用右手摸了摸左手的手心。因为过度紧张,他的左手心被汗浸湿,摸起来有些潮湿和黏腻。

    原来他就是那个“负心汉”……

    邰笛的反射弧终于找回来了。

    找回来的同时,他又猛地吸了口气。

    因为那个机械音再次出现了。不过这次的声音却是出现在他的脑海里,如同系统一般地存在于他的意识之中。

    ——“玩家负心汉,你的身份是杀手。”

    ——“请你选择这次杀死的玩家。”

    邰笛皱了皱眉,穿越到这个世界,过度震惊和恐惧之后,他慢慢冷静下来。他联系着机械音前后的话语,模模糊糊地觉得自己是穿越到了一个类似于“天黑请闭眼”的游戏副本里,而他则被分配到了“杀手”的角色。

    意思是这里除了他,还有其他玩家,并且充当平民的角色?

    所有人都被分配到了角色。

    继而,大厅里回响起“杀手请睁眼。”

    来了。

    邰笛紧张地抖了抖眼皮,最终睁开双眸。

    “!!!”

    这次出现在他眼前的不再是一片漆黑,而是漆黑中的一个个光圈。

    光圈神圣又罪恶般地撒落在其他玩家,也就是平民的头顶,好让杀手更加清晰地看清楚这些人的脸。

    在他脑海里回响的机械音看他一脸懵逼,好心地讲起了规则:“这是第一天,我们会玩五天,只要他们没抓到你是杀手,你就可以继续杀人。现在选择你一个想要杀掉的平民。”

    机械音说了什么……

    他都没办法集中精力了。

    因为眼前的五个人,正是他前五个世界的攻略对象。

    他们坐在一个圆桌周围。

    正对面的是他最熟悉的上个世界攻略对象。徐悭穿着白大褂,面色苍白,手腕处鲜血淋漓,依稀可见二十多道刀痕。

    坐在徐悭右边的是鱼涩。鱼涩穿着邰笛熟悉的黑斗篷,头蓬厚重的帽子遮掩住他英俊的脸庞。很久不见鱼涩了。这时候邰笛竟然想伸手摸一摸他身后的鸦羽色翅膀,或者触碰一下他冰冷的皮肤,然后像没事人一样问他最近这些年过得可好。

    相比较起鱼涩和徐悭,宁枝之的画风就显得现代许多。他仍然穿着粉丝送他的那件一字领性感线衫,手上抱着一只正在睡觉的泰迪犬。那双骨骼分明的修长手指,曾经温柔又冷淡地揉过他的发丝,如今却停留在那只泰迪犬身上。邰笛的心中涌过奇怪的醋意,他想要像个无理取闹的孩子,扒开宁枝之的眼皮,深深地凝望着他绿松石般的瞳色,告诉他:你手里这只是个赝品,真正属于你是我。我就在这里,就在你的眼前。

    卢巍和沈清溪紧挨着坐在一起,显然那个机械音把他们俩当做是同一个人。实质上,两人的确是同一个人,虽然看上去没有丝毫相似的地方。在这群充满闪光点的人生赢家之中,卢巍坐在这里显得毫不起眼。他穿着蓝白相间的校服,明明是个很亮眼的颜色,却像个“阴影”似的,隐藏在这群人中。但他紧抿的唇角和忧郁的气质,也让邰笛心中产生了突如其来的愧疚感。而沈清溪的气质就柔和许多,他像一涓溪流,潺潺地流动在邰笛心里最柔软的地方。

    叶轻坐在最角落。

    他是个巨星,即使坐在角落里也显得光芒四射。叶轻是这五人中,他的第一个攻略对象,也是他第一个不知所措,不知道该怎么去忘记的人。

    ……

    他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杀手,再次提醒您,请您选择第一个要杀的玩家。决定好了就请指向对方。”

    所以……

    这游戏是要他在这五人当中选择一个下手?

    不不不。

    不是游戏。这是他新穿越过来的世界,这是现实。

    他指了谁,谁就会真的失去生命。

    意识到这一点后,邰笛的喉咙仿佛哽住了,被一个囫囵的玩意儿卡得喘不过气来。心脏一抽一抽的,就要跳出来。

    他紧张得要死,耳边再次传来令人厌恶的机械声。

    那个机械音开始倒计时。

    “一……二……三……”

    “等等!”

    邰笛摸了摸潮湿的手心,额间流淌下紧张而生的寒野,他猛地咽了下口水,像是以前和系统对话一般,对脑海里的机械音进行反驳。

    “他们不是一个人吗?”邰笛虚虚地笑着,“你不用骗我了,系统。”

    机械音置若未闻,机械音重复道:“三秒钟的犹豫时间已过,请杀手快点选择,否则会有更大的惩罚到来。”

    更大的惩罚?

    还是电流吗?

    邰笛冷笑了一声,正想说什么,突然一个被忽略的直觉重新闪现。

    他当时为了缓解紧张,的确擦干了手汗。

    手心的确有汗液,但他却不能感知到手心的温度。

    不是说手冷。

    而是,

    根本没有温度。

    邰笛猛地睁大双眸,喊道:“我懂了!”

    下雪天,弄堂口。

    洁白无瑕的雪花落在古香古色的屋檐下,也落在邰笛温热的脸颊上。

    邰笛背后是他老家。

    他站在老家长满青苔的台阶之上,台阶之下是他的青梅竹马。

    青梅竹马剃了寸头,穿着藏青色的皮夹克和深蓝色的牛仔裤,痞子气质特别明显。他手插着裤袋,眼瞅着邰笛,笑得格外傻呵呵。

    “小笛。”

    邰笛眼皮一动。

    恍惚之间,他听见青梅竹马这么叫他。

    他摸了摸落在脸颊上的雪花,睁开眼,视线平静地望向青年,莞尔一笑,道:“好久不见了。”

    经历了那么多的世界。

    邰笛以为自己再也见不到这根笔直的电线杆了,结果世事无常,命运总是这么折腾人。

    那个有关“天黑请闭眼”的梦醒之后,邰笛记起了全部。

    自末世之后,他穿越到了最后的世界,现代——也就是他真实的世界。系统说,由于他表现突出,可以提前回到现实世界,并且满足他最开始在游戏前许下的心愿。

    而他当时许下的心愿是……

    让他所爱之人……

    也深深地爱着他。

    于是系统便自作聪明地用一些黑科技,给青梅竹马灌了些汤,能让青梅竹马也爱上他。

    只不过系统说,这汤其实是以前一些不出色的宿主为了让攻略对象爱上他利用的道具,并非一劳永逸,也不能长久有效,需要邰笛发挥他的魅力,用一用在这些世界学到的撩汉技术,使劲地撩拨青梅竹马,用自己的真心打动对方。

    但系统承诺会尽自己可能地帮助邰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