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太深了已经到底了H文哥哥我不行了

    婠婠弯曲一只手,把手背放在额头上,掩饰自己荡的表情,另一只手举起在肩头上,从全身的样子看来显得很随便,杨立名用很长的时间爱抚婠婠的全身,她闭上眼睛,脸色因兴奋而红润,但表情是比较平稳,偶尔用力闭上嘴,发出小小的呻吟声,轻轻扭动下半身。anhen

    杨立名的视线移向婠婠的下腹部,撩起的裙子在腰上形成带状,已经充份具备女人味的腰向左右挺出,肚脐下比较丰满,可是特别显著的是大唇,好像那里特别感,杨立名瞇起眼睛看婠婠富有魅力的秘,将手掌很小心的盖在微微隆起的突出上,刹那间婠婠的头向后挺,露出更多的雪白喉咙。

    杨立名镇静的观察婠婠的态度,并没有露出很紧张的样子,更没有表示厌恶,抚房的手上加一些力量,让婠婠的心情集中在房上,另一只手开始向婠婠浑圆雪白的屁股,再轻柔的抚花瓣的中心,用手掌的最厚部份全面的压下去,五手指在耻毛掩盖的丘上抚。

    很明显的婠婠有了快感,难以形容的感觉,从女人最圣洁神秘的地方涌出,杨立名的手指活动时,这样的感觉会更强烈,扩散到全身的每一个部位,不仅如此,从腔口的深处有温热的体不停的向下流出来,那种粘粘滑滑的感觉变成骚痒,在秘洞口刺激着嫩,不由得发出声音道:「啊啊好舒服啊今天给了你又如何」

    那样的快感不停的涌出,婠婠不知不觉之间嘴角松弛,发出连自己也惊讶的甜美浪声,就和视频里的师傅的叫声差不多,沉浸在秘被攻击的欢愉之中,婠婠在刚开始时还感到有点小小很难为情,但随着快感的增加,早已忘记羞耻感,陶醉在快感的漩涡中。

    婠婠在心里想:下面的洞里,完全湿漉漉了。这个坏蛋怎么还不动手。想到这里虽然觉得很难为情,但杨立名的手在股间的隆起部温柔的抚时,无法用言语形容的美妙感觉包围全身,使她没有办法抗拒,觉得身体飘浮在空中,全身只好任由杨立名摆弄了。

    杨立名一面揉耻丘,偶尔用中指尖压一下可能有突起部隐藏的部位,令他惊奇的是蒂早已在草丛中膨胀,在蒂上连续压五、六秒钟,婠婠就在压的时间内不停的发出甜美的娇声,揉动身体把腰挺起,开始主动积极的把那里挺向杨立名的手,杨立名清楚知道婠婠完全陶醉在快感里,脱下她的外衫和肚兜,以及围绕在腰上的裙子,婠婠的身体完全赤裸的暴露在面前了。

    杨立名在内心发出惊叹声,仔细看到妖女婠婠的全无遮掩的白嫩胴体,几乎看得癡了,暗道:这就是妖女的身体果然牛逼。凝视毫无瑕疵的美丽裸体,想起她师傅长得的那迷人的胯下草丛,婠婠却也不输给她师傅,杨立名轻轻抚婠婠的薄薄耻毛,这种感触不知该比做什么,毛缠绕在手指上。

    张开婠婠玉琢般白里透红的大腿,杨立名仔细地欣赏她的最秘密私处,突然婠婠发出小小的惊呼声,那是因为杨立名用手指捏住已经变大的蒂,婠婠弯曲一条大腿做出企图掩饰股间的动作,可是杨立名的手指在的裂缝上抚时,又无力的放下腿,杨立名在从上而下、从下而上的抚弄时,也没有忘记用手指厚的部份轻轻爱抚蒂。

    杨立名的声音好像从很远的地方传来,问道:嘿嘿。小妖女,舒服吧。本大侠要开始诛妖了。你要诛杀本妖女,。。。啊。。。。恩。。。就诛吧。。。本妖女。。。不怕你。。婠婠的腰开始轻微的震动,这是自然的结果,一股电流似痛似痒的快感,从脚尖贯穿到发梢,而且花蜜不停的流出,使得花唇的瓣也湿润了。

    杨立名的中指压到最湿润的腔口上,稍微用力的压,花瓣滑溜溜的向左右分开,手指尖进入里面约一公分,就紧的不能前进,如勉强的想深入,婠婠就扭动腰肢拒绝,而且好像很痛的皱起眉头,处女可爱的缝确实很有魅力,杨立名想到自己有征服那里的光荣,感到无比的高兴。

    杨立名长时间的使劲揉捏婠婠早熟的双峰,逗弄粉红色的晕,雪白柔嫩的肌肤,每一都有杨立名留下的痕迹,也被杨立名贪婪的享受她迷人的韵味,羞耻心和恐惧心在这样的快感下完全消失了,婠婠变成一个拼命追求快乐的思春女人,缝已经忘记处女的谨慎,就如同成熟的女人为追求某种感觉而感到骚痒与难耐,杨立名把脱光衣服的身体放到婠婠双腿间的位置时,手也没有离开婠婠的秘处。

    弯下上半身看自己的手到的地方时,耻毛已撩乱,从秘处喷出来的体使唇湿润,而且秘洞的粘膜还在抽搐着,另外的手指涂上许多口水,再涂在花瓣的入口处时,口水与唇吐出来的粘粘蜜汁溶化成一体,大概是非常的骚痒,处女婠婠,本来绝美动人的面容,只剩无尽的媚态。

    婠婠终于把腰挺起来了,下腹部和杨立名的碰在一起了,只有在采取前倾姿势时,杨立名的手才离开婠婠的身体,因为无论如何都须要用一只手支撑身体,另一只手则须要引导挺硬的,婠婠产生自己的身体飘浮在空中的错觉,由于轻飘飘的浮游感和麻痺的快美感,最有女人味的腿间裂缝又热又骚痒,现在如果不给她解决秘唇的骚痒,就无法安定下来了。

    这时候杨立名的金芒碰到婠婠的秘唇,少许进去试探一下,湿淋淋的粘膜紧紧的吸住头,惊世绝艳的美人婠婠发出显然是有快感的声音,趁现在杨立名的腰向下一沉。

    婠婠突然挣扎道:痛啊喔痛坏蛋你轻点啊。

    但头已噗吱一声的完全进入处女的神圣粘膜之间,婠婠脑顶有一阵麻痺感,立刻以很大的力量挣扎。杨立名一把按住她的娇躯。手上的欲火焚身真气。以最大的马力输入婠婠的体内。随着真气的输入。婠婠洞里的痛疼立刻减轻了下来。里面分泌出了无数的爱。如喷泉一般喷出。弄湿了两人的大腿跟处。

    啊。。。啊。。。我要死了。。。快动啊。。。那种感觉。。又来了。。。啊婠婠头脑昏沉的呻吟着。

    杨立名见她舒服了,到婠婠的嫩裡不停地挠动。婠婠受到刺激,几乎达到了高潮。她被真气冲昏了头脑,只想获得更多的快感。

    杨立名道:看,过你师傅那里的大。现在在你的身体里进出呢。这个情景值得纪念。看一眼我就动。

    啊不要再玩弄我了啊来吧好哥哥啊我要啊

    婠婠一一边在揉自己的房被,一边喊道。她已经被体內的欲火牢牢控制,只想获得更大的满足。揉着揉着,婠婠觉得两个玉胀得好难受,这时杨立名双手紧紧地揉捏婠婠那白嫩玉滑的双,婠婠只希望杨立名捏爆自己的双。就在这时,婠婠觉得一股快感袭来,双一阵抖索,两股汁分别从双喷了出来,直喷得自己和杨立名满手都是,两人的身体也沾了不少。

    我日的,不会吧。处女产,极品啊。妖女就是妖女。杨立名兴奋了。这样的极品可是玩再多的女人也不一定碰的到的。

    当即杨立名捏着婠婠的头,让婠婠的汁喷着在她玉肌上滑下。深深地入婠婠的下体婠婠紧紧地抱住杨立名,下体的满足感几乎让她晕过去。

    「啊用力」

    杨立名使劲捏住她的房,婠婠的汁不断流出。杨立名不停地挑逗婠婠敏感的娇躯,要让她丟却矜持,更荡地发出浪叫声。树林一时充满了婠婠欢快的娇声和杨立名呼呼的喘气声。

    「啊用力婠儿啊啊干死婠儿啊」

    婠婠完全迷失了心态,她在努力寻求快感,白玉的臀部紧紧跟随的送。

    「啊用力啊婠儿快丟了到婠儿的肚子里面心了啊喷出了。。。」"

    杨立名热烈的亲吻着婠婠的脸颊道:「宝贝儿,我是你的好相公对不对你要相公的大对不对」

    婠婠修长结实的双腿缠了上来,小蛮腰水蛇似地卖力扭动,一面在他耳边媚声道:「相公,你是我的好相公、好夫君我要相公的大我相公是最好的」 杨立名俯在她柔软如棉的娇躯上,下身尽可能的佔有着她,巨大的玉在她狭窄的体內阵阵跳动,硕大灼热的头用力挤压着花蕊。婠婠用力抱住杨立名的屁股,玉臀向他卖力挺凑,口裡大声叫:。杨立名立起上身用力把她的压在床上,挺动下身快速的抽起来。婠婠挺起酥摩擦着他,纤腰款摆,玉臀热烈

    迎合着他的动作。蜜壺內一片温暖湿润,巨大的玉带出阵阵浪潮,顺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