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V065:夜夜强欢

    :夜夜强欢

    白晋说到:“嫂子你别担心,东子他暂时没事,因为经济调查科的人还没找到什么强有力的证据能够切实证明他确实参与了洗钱,但是因为这个案子上面很重视,又因为一些特殊原因,他暂时还不能放出来。”

    这个特殊原因,就是之前内部系统出现奸细的事,但是这个关系到系统内部的声誉,属于机密问题,所以他们没能打探出来。

    “既然他们都没有证据为什么还要抓他?”余式微替陈瀚东抱不平,在她看来,被抓的都是坏人,不是坏人怎么能够抓进去呢?

    “这个……大概是这个案子太大了,是王师长亲自负责的。我听振东姐夫说,这案子可能要审很久,杨寂染的案子一天没审理清楚,他就一天出不来。”白晋解释着,“而且我们国家对洗钱组织打击的很严厉,我估计,不太好办。要是上面想抓个典型,那就更难办了。”

    权振东,余式微是知道的,她听陈瀚东提过,是个值得依靠和信赖的人。

    想到还被关在里面的陈瀚东,余式微不由的越发焦躁起来:“就不能再想想别的什么办法吗?”

    她听说,为了审讯,有时候会使用一些比较极端的手段,不让睡觉折磨人的意志已经算轻的了。

    “这个……暂时还帮不上什么忙,军政在某种程度上是要分开的。现在就看陈司令那边能不能有什么好的消息了。”白晋也很无奈,军队的事比政治上的事要简单直白,但也正是因为简单直白,所以很多事情都是一板一眼的,没什么转寰的余地。

    余式微对这些都不是很懂,但也明白干着急是没有用的。

    “嫂子你放心吧,东子他是我们最好的朋友,所有能用上的门道我们都会用的,能找的关系我们也都会去找。”白晋安抚着。

    叶迟也说到:“是啊,要是有需要钱打点的地方,不用嫂子你开口,我们会自动打点好的。”

    听他们这样说,余式微心里感激不已:“谢谢你们。”

    “这没什么。”白晋又说到,“对了,嫂子,你想去看看东子吗?”

    余式微眼睛一亮:“可以去看他吗?”

    她心里记挂着陈瀚东,可是一直打听不到她的消息,又见不到他的人,不由得心急如焚,现在听白晋说可以去见陈瀚东自然是无比雀跃,甚至有些迫不及待。

    “本来是不允许的,在接受调查期间只有他的代理律师可以见他。但是陈家手眼通天,要见也不是什么难事,我听振东姐夫说他们已经被批准这个月14号去看东子,因为只允许直系亲属看望,所以嫂子你肯定能去。”

    “直系亲属?”

    听到这四个字,余式微原本明亮的眼神一下子就黯淡了下来,从情理上来讲,她已经被赶出了陈家,算不得陈家的儿媳妇。从法律上来讲,她和陈瀚东根本没领结婚证,她也算不上是他的妻子,她应该是没有资格去看望他的吧。

    见余式微不说话,白晋和叶迟都感觉有点奇怪,就要见到陈瀚东了,她不应该是这样的表情啊。

    叶迟问:“你怎么了?”

    余式微摇了摇头,然后说到:“没什么,我只是觉得自己什么忙都帮不上,太没用了。”

    “这不关你的事,又不是你害东子被抓进去的,而且你带出来的消息也非常有用,让我们不至于抓瞎。”

    知道白晋这是在安慰自己,余式微勉强笑了笑。

    “对了,我听说陈家准备找名律师艾常欢做东子的代理律师,陈家的势力再加上这个艾常欢,我们胜算还是很大的。”艾常欢是a市新冒出来的律师,因为帮某个一线影星打赢了一场非常难打的官司而一炮而红,现在发展势头很猛,只要是她接手的官司,没有一场是输了的,百分之一百赢,这在整个律师行业都是绝无仅有的,所以她现在成了这一行的佼佼者,陈司令自然会为了陈瀚东请最好的律师。

    已艾常欢那诡辩的才能,想要把陈瀚东捞出来,估计也不是什么难事。

    “艾常欢?”余式微不认识,心里却有了别的主意。

    临走前,白晋说:“放心吧,只要没有切实的证据证明东子和杨寂染有过往来,他就不会有事。”

    余式微只能盼着事情真的如他们所说。

    他们走了之后,余式微怔怔的坐在床上,想着下一步应该怎么办。

    不知过了多久,忽然有人过来敲门。

    霍殷容的声音在外边响起:“小微,你在吗?”

    余式微这才想起自己是回来换衣服的。

    为了不让霍殷容怀疑,她飞快的转身进浴室换了衣服,还特意把头发稍微弄湿了一点,然后才去开门。

    “不好意思,刚刚洗了个澡。”

    霍殷容打量了她一眼,然后说到:“没事,我就是有点担心你,这才过来看看。”

    余式微笑笑。

    “走吧,我带你们去泡温泉,你先把头发弄干,我去叫小玉。”

    听到他说要去找霍殷玉,余式微急忙一步上前,有些慌张的说到:“那个……她现在应该还在休息,不如晚点再去。”

    霍殷容狐疑的看着她:“你怎么知道她还在休息?”

    “我……我……”不善撒谎的她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有些焦躁的咬了咬唇角。

    霍殷容看出了其中的猫腻,他绕过余式微,快步朝霍殷玉的房间走去,然后咚咚咚的开始敲门。

    霍殷玉在里面问:“谁啊?”

    霍殷容压低嗓音说到:“服务员,你点的东西到了。”

    里面安静了一下,然后霍殷玉过来开了门。

    见是霍殷容微微有些吃惊:“怎么是你,服务员呢?”

    霍殷容无比镇定的说了一句:“是走错了的。”

    说着就自顾自的进了霍殷玉的房间。

    余式微在后面一脸紧张的冲她暗示,霍殷玉给了他一个安抚的眼神。

    房间,浴室,床底下,柜子里,凡是能藏人的地方霍殷容都找了一遍,结果什么都没有。

    霍殷玉听到那门外的声音就知道是霍殷容,假装了也没用,她早就做好了准备,哪里能被他抓到把柄。

    她轻咳了一声,然后故作不知的问到:“哥哥,你找什么呢?”

    霍殷容心有不甘的放下床单,然后拍了拍手,说到:“没什么,随便看看。”

    霍殷玉心情变好了,自然也就有了和他斗嘴的力气,她勾着嘴角,夸张的说到:“这都翻箱倒柜了,还叫随便看看?”

    有句话叫做言多必失,她表现的越开心,霍殷容就越肯定之前这里一定发生过什么,而能让她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恢复心情的,也就只有那一个周群了。

    可是房间里并没有周群的身影,那么他到底会躲在哪里呢?

    他的视线在房间里又转了一圈,最后终于锁定了阳台的位置。

    霍殷容回身冷冷的盯了一眼霍殷玉,然后抬步朝阳台走过去。

    看到霍殷容的动作,霍殷玉的脸色变了一变,她急忙冲上前说到:“那里什么都没有。”

    可惜已经晚了,霍殷容唰的一声把阳台上的玻璃门给拉开了,一个用冰袋当着脸的男子正蜷缩在那里。

    “周群?”霍殷容虽然用的疑问的语气,可是基本上已经肯定了是他。

    周群继续用冰袋挡住脸,另一只手慌乱的摇着:“不是我不是我。”

    霍殷玉抚额,这智商,没得救了。

    霍殷容瞥他一眼,语气仿佛腊月里的寒风,冰冷刺骨:“你就这点胆子?连见人的勇气都没有。”

    知道装不下去了,周群只得把冰袋放了下来,然后讪讪的说到:“不是没勇气,是没脸。”

    他的脸真的已经肿成猪头了,连霍殷容看了都忍不住皱了一下眉头。

    “你跟我进来。”说完这句,霍殷容先转身进了屋内。

    周群看了霍殷玉一眼,然后也跟了进去。

    余式微一脸担心的看着他们两个,心里暗暗祈祷着霍殷容千万要同意他们在一起才好。

    房间内,霍殷容等人坐着,周群一个人忐忑不安的站着。

    等了一会儿,霍殷容终于开口说到:“昨天不是已经把话讲的很清楚了吗?你还来干什么?”

    周群急忙解释到:“昨天的情况我真的不清楚……”

    “好了,”霍殷容扬手把他的话打断了,“我已经知道的就没必要说了,说点我不知道的。”

    “我已经和家里断绝了往来,现在,没人会反对我们两个在一起了。”周群直接挑了最关键的说。

    霍殷容也直接挑了最关键的听:“你和家里断绝了往来?那岂不是意味着你现在一无所有?”

    “啊?”闻言周群有些尴尬的笑了,“是这样没错,可是我是真的爱小玉。”

    “咱先不说这个,就说说如果你们两个结婚了,打算住哪里,酒席在哪里办,准备弄多大的排场?”霍殷容根本不为所动,他爱霍殷玉,难道霍殷玉就不爱他吗?这根本没什么好骄傲的,也不是他用来谈判的资本,他唯一的资本就是能让霍殷玉过上幸福生活的能力。

    “这个……”周群一时之间不免有些瀑布汗,他现在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穷光蛋,哪里有钱去搞这些。

    余式微有些着急,想要插话帮忙求情却被霍殷容制止了。

    “你没想过这些是不是?那你凭什么认为我会同意你们两个在一起?”

    “我知道了,我会努力赚钱的,等我功成名就的那一天,我就回来娶小玉。”周群终于明白,真正难缠的是自己这个未来的大舅子,他可不是那么容易打发的人。

    霍殷容笑了一声:“要是你到白发苍苍的时候才功成名就,那我妹妹岂不是一辈子都要为你辜负了?”

    周群没想到霍殷容竟然一步步紧逼,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他不表决心是不行的了。

    “三年,三年之后我一定来娶她。”

    “不行,”霍殷容又拒绝,“一年,一年之后你如果能赚到一千万,我就同意把妹妹嫁给你,相反,如果你做不到,那我也就只能为我妹妹重新挑选一个好老公了。”

    “霍殷容你是不是说错了?”余式微小声说了一句,“他现在一分钱都没有,你要他一年赚一千万?这不是逼他去抢银行吗?”

    对着余式微,霍殷容还算和颜悦色:“他要是连一千万都赚不到,也就没资格娶我妹妹了。”

    霍殷玉也觉得霍殷容这条件有些过分,她翻了一个白眼,然后说到:“你要是再逼他,我也跟你决裂,断绝兄妹关系,然后和他私奔。”

    “我这算逼你吗?”余式微和霍殷玉都站在了周群那边,这让他觉得很不爽,他眯了一下桃花眼,然后眼神危险的看向周群,又加重了语气问了一遍,“算吗?”

    周群自然只能说不算,他转身在霍殷玉身边蹲下,握着她的手说到:“等我,一年后我就回来娶你。”

    霍殷玉点了点头,然后什么捏了捏他已经肿的老高的脸颊,说到:“好,我等你,亲爱的,在你临走之前,我们先照个相吧。”

    周群一脸难色:“不太好吧,我现在这副样子不太能见人啊。”

    霍殷玉丝毫不嫌弃的说到:“没事的,在我眼里,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都是最帅的。”

    听了这话,周群自然喜滋滋的和霍殷玉开始拍照,而且一下子照了好几张。

    霍殷玉把手机上的照片放在周群眼前晃了晃,然后说到:“看到没,一年后你要是没来,我就把你的猪头照放到网上去,让大家都来膜拜一下你这英勇的样子。”

    “……”周群表示,内心很复杂。

    出了门,周群立刻打了电话给叶迟:“哥们儿,借我点钱。”

    叶迟连连冷笑:“不是说你老婆罩你吗?用得着跟我借钱?”

    周群欲哭无泪:“我老婆罩我,可是我大舅子不罩我啊……”

    然后他嘚吧嘚吧把刚刚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叶迟听完之后大笑了三声,然后十分酷炫的说了一句:“活该。”

    接着就挂了电话。

    周群:“……”

    接着周群又打了个电话给白晋,这次他吸取了之前叶迟给的教训,启动了商业洗脑风。

    “喂,老白啊,我这里有个项目,一本万利啊,人员啊设备啊什么的都搞好了,就差一点点资金,我看你是自己人才这么照顾你的啊,你要不要来投资一点啊?”

    他不知道白晋和叶迟正在一块呢,而且整个人都已经笑疯。

    “喂喂,老白,你听得到吗?”没听见回答,周群还以为是自己的手机出问题了,结果一看,信号满格啊。

    在他又喊了几声之后,电话那天终于传来一道幽幽的声音:“群儿啊,老白笑抽过去了。”

    “靠,叶迟你丫的!”周群总算明白为什么白晋一直不说话了。

    “我们在出口这边,你赶紧过来吧,让我用胜利者的眼光嘲笑你一番。”说完叶迟又挂了电话。

    周群气得跳脚,但也只能老老实实的过去,没有本钱他怎么去赚一千万给霍殷容啊?哎……生活好辛苦。

    他这边为了霍殷玉努力赚钱,霍殷玉也正为了他和霍殷容展开了较量。

    “哥哥,你不是说不喜欢嫌贫爱富的人吗?怎么自己也嫌贫爱富起来了?”

    余式微在心里默默的说了一句同意。

    霍殷容哼了一声:“那是因为那小子要娶的是我的妹妹,不然他是穷是富和我有一点关系?”

    霍殷玉不开心的看着他:“可是我们两个却要因此而分开一年啊。”

    霍殷容淡淡的挑了一下眉:“考验他也是为了你好,我不能让你后悔。”

    事已至此,霍殷玉知道再说下去也没用,她靠在沙发上,有些报复性的说到:“我要回家。”

    “温泉都还没泡,怎么就回家?”其实霍殷容心里想的是,我和小微都还没好好接触一番,怎么能就走呢?要知道,也许这辈子,他都再也没这种机会了。

    霍殷玉自然知道他的心思,可是她不爽霍殷容把周群赶走了的事,于是故意说到:“来泡温泉不就是为了让我开心么,我现在很开心啊,反正目的都已经达到了,泡不泡也无所谓了,所以,我们,现在,回家去!”

    霍殷容眯眼看她,试图用眼神威胁她改变主意。

    霍殷玉却把难题抛给了余式微,她转头问余式微:“小微,你觉得呢?”

    余式微心里还记挂着陈瀚东,又想起之前余莞的叮嘱,于是立刻说到:“是啊是啊,我们回家吧,我也想回去了。”

    “……”霍殷容不但觉得心碎,还觉得梦碎,为什么会这样。

    来的时候霍殷玉不高兴,霍殷容高兴,回去的时候霍殷容不高兴,霍殷玉高兴,余式微看着这两兄妹,暗叹有钱人的心思真难猜。

    回去之后,余式微去了陈家,她想求一求陈司令,让他带自己去看陈瀚东,实在不行的话带一句话也好啊,至少要让陈瀚东知道她的心里是在记挂他的。

    虽然她知道成功的可能性不大,甚至还可能再次被陈夫人羞辱,但这些她都管不了了。

    大约是受到了陈夫人的指示,门口的警卫兵竟然把余式微给拦了下来,任余式微怎么说他都不肯。

    余式微急了,一句话便脱口而出:“你怎么又拦我啊?”

    说完这句,她自己先愣了一下,有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说了个‘又’字,上次她和妈妈来的时候并没有被拦住啊,是直接放行的,那么,她上次被拦住是什么时候呢?

    她忘了,她第一次来陈家的时候就被警卫给拦下了,正在她尴尬无措之际,陈瀚东开车从里面出来了,他的车子本已经开出去了一段距离,不知为什么又倒了回来,然后指着她说她是他老婆,以后她来了一律放行。

    相似的场景,不同的是,当初那个解救她的男人已经不在身边了。

    见余式微生气了,警卫兵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尴尬的表情,结巴了半天,然后说到:“对不起,司令夫人下了命令,说只要你来了不管什么理由都拦住,绝对不能让你进去。”

    余式微有些无奈,想不到陈夫人的动作竟然这么块。

    她沉吟了一下,然后问到:“那陈司令呢,他在家吗?你能不能通报一声,就说我来找他了?”

    警卫兵连连摇头,却不肯再说一个字了。

    余式微苦恼的在原地转了一个圈,现在要怎么办才好呢?

    她想了想,既然不能进去,那干脆就在这里等着好了,她就不相信陈家没有要出来的人,只要人一出来她就立刻上去求情。

    只是她的运气似乎有那么一点差,陈司令和陈夫人为了陈瀚东的事一大早就出去四处奔走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天色本就阴沉,又时不时的有冷风刮过,在刺骨的寒风中等了一个多小时,余式微的鼻头早已经冻的通红了。

    她跺了跺脚,活动着快要僵掉的四肢,盼望着陈家快点出来一个人。

    余式微没有盼到陈家人,却盼来了一场暴风雨,如豆子般大小的雨滴没头没脑的砸了下来,这个季节的雨水简直能冷到人的骨头里去,她一时不妨,被淋了一头的雨水,然后接连打了三个喷嚏。

    她急忙四处张望了一番,然后发现这里唯一一个可以避雨的地方就是警卫兵头顶上的那一把伞,她站在原地犹豫了一番,不知道要不要靠过去躲雨。

    站的笔挺的警卫兵用眼角瞄了她一眼,然后微微往旁边站了一下,右边空出一个位置来。

    余式微猜想他这是要自己过去躲雨的意思,就赶忙过去了:“谢谢你了。”

    雨声太大,余式微也没听清楚那个警卫兵到底有没有说话,她拍了拍身上的雨水,可是冰冷的雨水已经从她的衣领渗透了进去,她的毛衣都湿了一大半,冻的不由得打了个哆嗦。

    天色越来越暗,雨越来越大,寒风也时不时的过来凑一下热闹,这小小的一把伞已经挡不住两个人,余式微的裤子还有靴子都在往下淌着水,她就像站在水里面一样,脸色发白,嘴唇发紫,还不停的打着哆嗦。

    警卫兵看着于心不忍,终于泄露了一点陈司令的行踪:“你先回去吧,他们不在家。”

    “什……什么?”余式微抖了一下,嘴唇因为太过冰冷几乎都不能动了,她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才缓缓说到,“他们……出去……了?什么……时候?”

    “一大早。”

    “……”一大早?余式微却忽然笑了一下,说到,“那就好……那就好……”

    既然他们出去了,那么肯定就要回来的,这都这么晚了,他们说不定马上就回来了。

    希望就在前方,余式微,加油。

    她在心里默默的给自己打着气。

    警卫兵不由得摇了摇头,真是从来没见过这么倔强的姑娘。

    又一阵狂风吹过,余式微一个没站住,差点整个人倒下去,最后还是警卫兵眼疾手快的扶了她一把,她这才站稳。

    “谢谢了……”余式微晃了晃脑袋,尽量让自己保持清醒。

    警卫兵看着前方,忽然眼睛一亮,说到:“看,前面是陈司令的车子。”

    听到陈司令回来了,余式微立刻精神一震,她有些激动,双手紧紧握成拳放在了身体的两侧。

    车子越来越近,余式微也越来越紧张,想到陈瀚东,她什么也顾不了了,直接冲入了大雨中,展开双臂拦住陈司令的车子。

    看到前面突然蹿出来一个人,司机吓了一跳,急忙踩了刹车,因为下雨天,路面有些打滑,车子并没有按照事先预定的那样及时停下,而是擦着余式微的手臂继续直行。

    余式微被车子带了一下,栽倒在地,嘭的一声,原本就冻僵的身体这下像是被摔成了粉碎,她想爬起来,却怎么也使不上力气,最后只能无力的趴在冷冰冰的地面上。

    司机打开车门跑了过来:“小姐……小姐你没事吧?”

    他蹲下身把人翻了过来,然后立刻认出了余式微,而且更让他害怕的是余式微的额头被撞破,正在潺潺的冒着鲜血,司机吓的几乎要魂飞魄散,少爷有多看重这位少奶奶,他们都清楚的很,要是余式微出事了,他也不用活了。

    他急忙朝车子那边跑过去,对陈司令报告到:“司令,是少夫人,她受伤了。”

    “什么?”陈司令并不知道陈夫人之前做的事,陈夫人对知道的几个下人下了封口令,所以没有一个人敢嚼舌根子,听到是余式微被撞倒了,他立刻说,“还等什么,还不快把人给我抬进去?”

    “是……”司机急忙去了。

    陈夫人心跳了跳,她没想到话都说的那么难听了,余式微竟然还会来,而且还被司令撞见了,那个女人该不会是来告状的吧?

    想到这儿,她眼珠一转,立刻说到:“救那种狼心狗肺的女人干什么?让她死在外面好了。”

    陈司令脸色一沉:“你说的这是什么话?”

    陈夫人立刻一脸委屈的说到:“你身体不是一直不好吗?我也是怕你受刺激,不敢告诉你……”

    “到底是怎么回事?说!”

    “就是昨天,那个女人带着她妈妈找上门来了,说要和我们东子离婚,还要我们赔偿她的精神损失,跟我要了二百万。那女人肯定是看到我们东子被抓了,就想跑路,你说,这种只能同甘不能共苦的女人有什么好救的?”陈夫人决定先下手为强,只要陈司令信了她的话,他就不会再听余式微的解释,那么一切就都可以瞒天过海了,她也能趁机把那个女人赶出陈家,东子也会对她死心,她就能再挑选一个满意的儿媳妇了,真是一石三鸟的好计。

    “竟然有这种事?”陈司令眉心一拧,但心里也是存了怀疑的,“会不会是搞错了,小微她不是那种人。”

    再怎么说也在一起生活了那么久,余式微的品行他还是了解的,要不然当初也不会劝说她留在自己儿子的身边。

    “怎么可能搞错?”陈夫人眼睛一转,“其实这也不是不能理解,我们东子被抓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够出来,她还这么年轻,不想等也是有可能的,还有之前,为了那个霍沥阳要死要活的,现在霍沥阳接管了霍氏集团,他们不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了?”

    “是这样?”陈司令眉心隆起,过了一会儿他说到,“这件事以后再说,救人要紧,你赶紧打电话让于医生过来一趟。”

    陈夫人心里极其的不情愿,但也不敢再多说什么,只怕越往下说越容易引起陈司令的怀疑。

    余式微回到了她和陈瀚东以前住的那个房间,迷迷糊糊的她嘴里一直喊着陈瀚东的名字,梦里闪过许许多多的画面。

    那些画面就像放电影似得,一个一个的从她的脑海里闪过。

    第一个画面就是她站在太阳底下浇花,嘴里唱着自己喜欢的歌,忽然听到后面有人叫她,她下意思的回头,因为背着光,她一时分不清声音的来源,有些无措的张望着。

    然后她被带到了一个房间里,有个男人站在了她的面前,问她叫什么,她说,我叫余式微。

    我叫余式微……

    我叫余式微……

    “余式微?我不喜欢这个名字,因为太……”

    太什么?后面的话她听不清楚了,她不得不踮着脚仰着头去贴近那个男人的胸膛,她在他的心里听到了三个字,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那声音,深情又动听,像是要说到她心底的最深处,她的心,微妙的悸动了一下。

    沉睡中,她眼眶一热,一行晶莹的热泪顺着眼角滑落下去,她拼命的抬头,想要看清那个男人的模样,可是她越挣扎,那个男人就离她越远,面容也越来越模糊,到最后,她已经完全看不到他,只是鼻尖依稀可以闻到属于他的那种特有的味道。

    “别走,别走!”她胡乱的伸手抓着,哭的不能自已。

    慌乱中终于抓到了一只温暖干燥的手,就像……就像在某个湖底,她也是这样不断的往下沉去,然后有个人来到了她的身边,不断的喊着她的名字。

    小微……

    小微……

    小微……

    是谁在喊她,为什么声音这样的熟悉,她的心悸动不已,想要顺着那声音的来源找去。

    结果摸到了一副结实的胸膛,她的双臂缠了上去,紧紧的抱住那个人的脖子,嘴里还在喊着:“不要……不要……”

    不要松手,不要沉下去,求你……求你了……

    梦境太过痛苦,她挣扎想要醒过来,可是心底却有个声音在不断的告诉她,别忘了,这都是你的过去,要看清楚,千万别忘了。

    画面一转,场景又回到了室内,四周都是白色的,她站着,床上躺着一个人,虽然看不清那个的样子,但她心里的恨意却是那么的明显。

    她在争吵着什么,不断的流着眼泪,那个时候她好像很伤心,她愤怒的想要大吼,但是顾忌着自己最后的一丝尊严,她没有做出那么歇斯底里无比疯狂的事,她只是将所有的伤心都压在了心底。

    然后她走了出来,一摇三晃的,她知道,自己是真的伤心了,当一个人伤心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是无法用语言发泄出来的,所有的怨恨都压在了心头。

    忽然,她双腿一软,栽倒在了地上,好多血……好多血……

    她靠坐在地上,透过那一扇小小的窗户,看在外面昏黄的灯光,还有……不断飘落的雪花。

    她的嘴里在喊着一个人的名字:“瀚东……瀚东……”

    如果说之前的怨恨都是魔鬼的话,那么现在,她心心念念的那一个名字,就是世间最最温暖的清泉,洗涤了她心间所有的痛苦与不满。

    她只想看见那个人,她只想看见陈瀚东。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