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5章 大战前夕

    上一章节里讲道在任天乐的公寓里,玉女欣正用着她的人间『凶』器与她颇有成就的深喉技巧正考验着她的男人。

    先是用她的小嘴儿,这是一张在三天内吮吸掉十几斤重的印度香蕉,在三天之内她不但练就了嘴唇和小滑舌还有这比小bi还有夹带力的深喉,原以为爱郎会在她的深喉里喷射,想不到任天乐不仅没有在她的喉咙里喷精,反而更是涂了美女深喉里的浓稠唾液,任天乐的大ji巴闪着冷冷的寒光,更显威武,更显霸道。

    看着这么一根在自己嘴巴时吮,吸,含,嘬,啃,舔,绕,缠,带和喉咙里夹,挤,压等动作技巧都不能让它喷精的大怪物,玉女欣决定了要用自己的大nǎi子与嘴舌一道,使出浑身解数也要爱郎的大ji巴在自己的娇挺巨乳上喷射!于是,玉女欣用着玉手把自己插入云峰的大乳挤压成一条深不见底的鸿沟来,然后把爱郎的大ji巴夹在两乳中间进行『残无人道』的挤压和抽弄及舔吮。

    在没有bb油作为润滑辅助的情况之下,玉女欣使用了自己口腔里的浓稠唾液,她一边深含浅吐着爱郎的大rou棒,一边让口腔里的肉腺舌根产生大量的黏稠口水,然后就一滴不剩的滴流在自己的白嫩大乳上,对着在自己两乳中间的乌黑大gui头淋了上去,一股未干一股又来的唾液全都涂在了这片白茫茫的嫩乳上,有了美人儿的黏稠口水作为润滑,玉女欣就『大刀阔斧』玩起了自己叫爱郎喷shè精华的游戏。

    “喔……好老婆,你夹得真好……噢,好爽呀……你的nǎi子真滑真嫩,夹得老公的大ji巴好舒服……哦……好舒服……喔……真过瘾,啊……又夹又含又吸的……真是爽死老公了……啊……太能舔了……老婆的小嘴儿真灵活,喔,nǎi子大就是好,打起奶炮来真爽呀……啊……”

    任天乐半躺在沙发上低着头舒心地瞧着胯间美人儿的尽善尽美的服务,他感到美人儿的小嘴真是灵敏之极,每当自己的gui头冲出雪白胸脯时,她的这张小嘴皮子就会紧紧的夹住自己的gui头儿,然后口腔里的小滑舌便在gui头四周滑动,不是左舔弄就是右撩动,在巨乳夹带的情况之下,自己只有是爽歪歪的份儿,一股一股从马眼顶端传来的酥麻快感,一阵阵从棒身两侧传来的娇爽肉感,这些都让自己一时无法适从,只能靠大声的呻吟声来释放心中的畅感,不然自己可能的会忍不住一泄为快的。

    “啊……老公哦,欣妹的大ji巴老公哦,你几时才射呀……人家累得小嘴儿都酸酸的……喔……好烫的大gui头呀,真热,含在嘴里都要把人家的舌头化掉一般……喔……真烫,小舌头都要被烫熟了……噢……大ji巴真硬呀……怎么夹也夹不扁……真是好样的,喔……好粗,小嘴儿都含不下了,啊……又硬又粗又热的大ji巴,磨得人家的nǎi子都发烫了……啊……”

    玉女欣一边美眸如丝带水一边含舔夹吮地说,动作丝毫没有因为说话而受影响,依旧是『大刀阔斧』般的在操弄着自己的游戏过程来。

    玉女欣跪在任天乐的两腿间,她上半身一刻也不消停的在耸动,上侧是把夹在大nǎi子里的阳根退出口腔,下蹭时就把夹在巨乳里的大rou棒又顶出乳肉之上,张开小嘴儿就能把这乌黑通亮的大gui头含进嘴巴里,然后自己就用滑滑的小香舌在口腔里对这大蘑菇头进行挑,顶,推,绕,划等一系列的动作,自己的小滑舌专挑弄男人最敏感最脆弱的区域,为了就是让爱郎的大ji巴尽快的在自己的嘴里或是大nǎi子上喷精。

    “噢……真爽呀,好老婆,你的深喉越来越利害了……喔……又夹又舔又吸,还专舔弄老公的马眼……一小嘴同时能攻击老公大ji巴的多处死穴,果然是口活神技呀……啊……好舒服,又挑又夹又顶又绕的……你的小舌头还是肉做的吗?这么灵活转动……专舔gui头四周真是爽得老公全身麻麻的……喔……好过瘾……啊……”

    “嗯……当然……当然啦,欣妹的舌头当然是肉做的啦……喔……真烫……舌头都快要被烫麻了……啊……好是粗壮呀,比小婴儿的手都要粗吧……啊……看,夹得nǎi子都夹不稳了……啊……真是烫人的大ji巴呀,象似在开水里捞出来似的……喔,含不下了,这个大块头好象长大似的……又硬又黑,还黑得发亮呢……喔……好烫人……啊……”

    “真舒服……老婆的nǎi子真是大……这么大这么挺的nǎi子只有你才有呀……哦……夹得好舒服……滑滑嫩嫩的,跟操bi差不多……哦……好舒服……还有小嘴儿夹得大ji巴头真爽……啊……”

    “嗯……大ji巴老公……喔,人家……人家问你……欣妹的nǎi子夹得你舒不舒服呀?啊……好粗呀……都快夹不稳了……啊……真是欣妹的大宝贝呀……好喜欢……”

    玉女欣一边耸动着上半身一边用玉手紧紧的推住两团大nǎi子,把自己挺翘的巨乳夹得爱郎的大ji巴丝毫不放,如果没有她的唾液充当润滑剂的话,靠她这般用力的推压任天乐的大ji巴不掉层皮,她的巨乳也会被磨破一层嫩嫩的乳皮。

    “啊……好舒服呀,实在是舒服极了……喔……夹得好紧呀……比插bi紧多了,就好象……啊……这种小嘴儿与大nǎi子同时推油的动作……实在是爽得老公快享不了了……喔……真爽呀……”

    任天乐被玉女欣的大nǎi子与她松张有弛的配合之下,任天乐爽得找不着南北来。

    是的,玉女欣灵活运用了小嘴巴里的深喉与小舌头,在喉咙里夹紧大gui头之际她的小滑舌则是在gui头轮廓上旋绕,当gui头退出口腔里这根灵活的小滑舌又是推又是顶的把它送出檀口,当退到嘴唇边上时上下性感红唇紧紧的夹住gui头之际,这根小香舌则是在gui头沟渠里舔弄挑唆,灵活而柔软加上滑腻的舌苔,任天乐想不爽都难!

    “啊……好烫的大ji巴呀……真是硬而烫,热得人家的小嘴儿都麻麻的……喔……舌头也被烫得麻酥麻酥的,喔……真是难缠的大ji巴呀,都含弄了这么长了……它怎么越来越硬呀……啊……都么长时间了它还不喷射……啊……”

    “呵呵……好爽……喔……快了……就快要射了……啊……好舒服……夹得真好……喔……大nǎi子就是好呀……啊……”

    任天乐感到gui头马眼里传出来的酥颤快感越来越强烈,特别是美人儿用她的小嘴儿与小滑舌在gui头上缠绕时,这种酥麻的快感越来越强烈,在后背脊骨上慢慢的升起一股凉意,他知道自己就快要到喷射的巅峰。

    “啊……越来越硬了……哗,好象还粗壮了一些哦……喔……真热呀,呀,他在nǎi子里还一颤一栗的……啊……真是调皮的大ji巴呀,连大奶炮都不安份……啊……好烫呀,它怎么越来越烫了……人家的舌头都被它烫麻了……噢……嗯……它怎么自己也吐口水了?咦,有些腥腥甜甜的……喔……真好吃……人家要再吃多些……喔……”

    玉女欣也感到在自己大奶中间的热家伙越来越烫人,有时还感到它在自己大奶里不安份地跳动,随着gui头窜出乳肉时gui头上又溢出男人的液体来,玉女欣毫不思索的就张嘴含住这颗乌黑大gui头,并感到这颗大黑头在自己口腔里越来越涨大,还很热好象一股滚烫的血液要从这里喷出来一般。

    玉女欣知道坐在沙发上的爱郎喘着气息越来越急促,他的酥爽呻吟声越来越剧烈,随着娇嫩乳房里感觉到这根粗硬的大ji巴越来越硬,硬得不安份的在自己的酥胸里跳动,再加上从嘴里的大gui头的变化里感觉得到男人已到了喷射的边缘。

    “啊……真爽呀,喔……好灵活的小嘴儿,吮吸带舔,真是爽死大ji巴了……噢……老婆的小嘴儿真会弄……啊……好舒服呀……喔……上吸吮下夹紧……这打奶炮真爽呀……喔……好舒服……啊……”

    玉女欣知道爱郎到了喷射的边缘了,她双手不但没有放松反而再加上了几分力道,紧紧的推压自己的滑嫩大nǎi子,让一缕细缝紧紧的夹住粗壮的大ji巴,配合上自己的唾液作为润滑,这根粗硬的大ji巴就在自己的怀里上窜下跳快速的抽插起来。

    小嘴儿这里也紧紧抓住男人的脉搏,那条滑而不腻,柔而灵活的小香舌就象一条蛇信子一般,紧紧的在男人最敏感的gui头沟渠里挑拨,在那快要喷射的沟壑里不断的撩挑滑动,那舌尖得就象尖刀一般深深的刺进男人的骨髓里。

    而她的小嘴唇更是给她的大脑信息所控制着,紧紧的夹住硕硬无比的大gui头,不理会gui头在口腔里的变大变硬变热,它们总是紧紧的夹住男人的命脉,让他的心跳声跟随着自己的小滑舌而划动,热血浆液随着呼吸而变得更加翻滚汹涌,誓毕要找到出口喷射出来一般的发狂。

    “啊……不行了……要来了……要喷射了……啊……要……喷……射……了……啊……啊……”

    突然一股麻颤感在背脊骨里产生,阴囊里有一股冲动的浓液即将狂泄,腰间发麻,两腿间顿时僵硬,大脑进入一片空白景象,任天乐知道喷射的一刻马上就要来到,他大呼几声,挺起臀部,吚吚哦哦大叫起来。

    “啊……烫呀……喔……好浓的jg液呀……啊……舌头被烫熟掉了……喔……”

    粗涨的大ji巴在嘴里突然硬挺起来,一束一束的狂抖着,瞬间,一股二股三股……浓稠而滚烫的jg液喷进自己的檀嘴里。

    玉女欣感受几股滚烫的浓精后,她就耸起身子,含在嘴里的大ji巴脱口而出,还一抖一抖的狂擞着它的疯狂。一股二股三股……慢慢的,喷射的力道小了下来,七八股的浓精全喷洒在她的雪白酥胸和俏丽粉脸上。

    玉女欣蹲跪在地板上,她清清楚楚的看到爱郎这根粗壮的大ji巴从拔嚣狂张的那一刻,在嘴里喷出来的力道足以让自己的口腔唇舌崩溃,瞬间膨胀到喷溅出来的这一过程,玉女欣敏感的唇舌都能感应到他的变化,先是粗而硬,硬得发烫,之后就是象缺堤的大坝一般,滔天巨浪犹如万马奔腾之势,从他的狭窄管道里争奔急走的喷了出来,股股都象是加了千吨的重量打在自己的腔壁上,凡被他浓烈滚烫的jg液打到的地方都不由自主的抽搐起来,在自己的口腔肉壁上形成一股股精打的旋风,刮得自己精疲力尽,溃不成军!

    还有二股犹如势如破竹强兵捍将一般,直往自己狭隘的喉咙最深处的食道里闯,往自己疲惫不堪的小肚胃里直冲,填进了空虚的小胃口也充满了自己欲火焚身的心!

    在自己退出还在喷射的大ji巴时,这根粗壮的大rou棒还一如刚才那一般强悍,对着自己柳眉凤嘴,美眸俏鼻,额头眼稍喷了起来,就象下了一场流星雨一般,炫白而耀眼,带着热血的jg液对着自己的脸颊就喷射,温暖脸庞更煎热了心窝。

    随着大ji巴jg液喷射力度的减弱,由高到低的一路喷了起来,从额头到凤眼再到翘挺的小鼻,然后就是樱桃唇嘴,之后就是一片雪茫茫的酥胸玉脯,最后就是平坦的肚脐眼,这一路下来,玉女欣的上半身无一处幸免于任天乐的喷射。

    从乌黑靓丽的秀发上的斑斑点点到瓜子粉脸上的白金浓浆,再到红晕浸染的酥胸上全是花花白浆,那高耸挺翘的巨乳也是红白交加,淫艳霏色十足,特别是在这两座巨型大乳的峰顶上,两颗鲜红的果实被两束浓稠的白精所掩盖着,就象十里飞雪一寸红的春辉景象!最后就是玉女欣的平坦光滑的小腹也被浓精喷洒,星星点点的白金浆液在她的平滑小腹左一个右几点,在没有赘肉的光滑小腹上画出一幅烟雨江南的春宫美图!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情景?喘过粗气过后,任天乐的激情也恢复到原点。他坐在沙发上朝跪坐在地板上的美女左看看右瞧瞧,最后,他的总结是精浴美人图!

    “好老婆……你……”

    见到美人儿把喷落脸上的浓精刮进嘴里咽食之后,任天乐有些激动的说。

    “等一下,大ji巴老公……先让老婆为你清理干净……”

    玉女欣见到爱郎那情深意切的大眼时,她就知道自己在他的心目中的地位无人能取代。作为一个尽职尽责的老婆要做的活还有很多,比如清理老公的大ji巴是首当任务。

    “哦……嗯,好老婆,你真是哥哥的好老婆呀……啊……”

    在自己半软不硬的大rou棒上,已有一条滑腻腻柔绵绵的小香舌在上面左右行走,然后就是整根含进小嘴里舔弄了几下。最后确定大ji巴上面的唾液与浓浆都一一被自己舔干净后,再轻车熟路地把爱郎的大宝贝塞入休闲裤中。

    “嗯……嗯……嗯……没……没气了……”

    美人还没有坐下,就被任天乐着实的抱在怀里吻得天翻地覆起来。

    “嗯,好老婆,哥哥好爱你……哥哥好爱你呀……嗯……”

    抱着美人儿的娇柔的身躯,任天乐献上自己湿漉漉的浓情热吻来。

    “嗯……嗯……我知道……我知道……欣妹也好爱好爱哥哥……永远都爱哥哥……嗯……”

    回应爱郎的浓情蜜意之吻,玉女欣也献上了自己滑香的小灵舌来,被任天乐的大嘴紧紧的夹住舌头,对着自己的软软舌尖不断的吮吸起来,直吮得自己两眼翻白,大脑发麻,小嘴都喘不过气来。

    两人就在沙发上紧挨在一起相拥相吻,两人的舌头在相互依赖相互绞缠,你呼吸着我的空气我吞食着你的口水,如此的逍遥自在快活,如此的幸福美满!

    玉女欣留下的一句话让任天乐满怀信心地期待下星期的欢乐节目,想起欣妹那温柔带水的眼神和那吻别的叮咛话语“哥哥,你可要小心那五位大二的学姐呀,她们可不是泛泛之辈。”

    “哦,那她们是……”

    想着艳女雯的胸前大乳,任天乐就觉得特别兴奋,虽说今天玉女欣所说的话有太多的疑点,一想到大二系花的美女们那婀娜多姿的身影,任天乐在心里就象中了彩票似的开心地唱起歌来。

    “哥,你别管她们是谁,总之她们在你的大ji巴下一定会变成夭折的小骚货的,只要你这几天别动欲就好,留些体力好好的操一操她们的小浪bi……”

    玉女欣在门口与任天乐相拥相亲说到此时,她的纤嫩玉手从爱郎的休闲裤的边缘伸了进去,在他的两腿间轻柔地抚摸起来。

    “哦……欣妹呀,你这是干嘛呀,是不是要弄硬它在门口再干你一嘴儿呀?”

    任天乐看了看怀里的小猫咪调笑地说。

    “嘻嘻,真是冲动的大ji巴呀,这么快就有反应了?”

    玉女欣一边轻撸细捊的手中的动作,一边眉开眼笑地望着喘着粗气的男人说。

    “啊……当然啦,你老公可是一位最最正常的男人呀,被你这么漂亮的妹妹这么温柔的弄着大ji巴,它没有反应才不正常呢……”

    任天乐一想到在门口这么暴露的场合让美人儿为自己做口活,那是一件多么让人赏心悦目的事呀,一想到这里他就满腔情欲地对着玉女欣调笑地说“要不,欣妹,你再为哥哥在门口弄一弄,就用你刚才的大nǎi子与小嘴儿,哥会开心的死掉的……”

    男人与女人都有暴露的心理浅意识,不然玉女欣也不会在门口帮过任天乐口交过,也更不会与小玉妹妹在学校的图书管后花园与他狂操弄bi,而作为男人立场来说,这种羞耻的行径更是大大的刺激着自己的感官欲望,在室外比在室内更加的富有激情与欲望,所以一想到之前玉女欣在门口帮自己做口交时被对门的同学看到,任天乐更是兴致勃勃地想再重温一次。

    “啊……不要……人家才不要呢……那次是人家为了让你把打篮球的凝聚力集中一点,再通过人家的小嘴儿让你的欲火达到一定的暴发力才那样做的……这次,欣妹不需要这样做样了……”

    “哦……怎么这次就不需要呢?”

    任天乐的好奇心被美人撩起来了,他很好奇的问着眼前的美人。

    “嗯……这次通过人家的小嘴儿与大nǎi子知道老公的实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