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7章 特别话筒

    上一章节里说道上在暗房里,原本有些灰心丧气的任天乐在肖大美女的挑逗之下,他开始有了一种坏坏的主意,他的坏主意不但不会让肖大美女反感反而多了一丝丝快感,於是,在暗房里,一出帝王与美女犬的取悦游戏开始了。肖大美女也顺势的在柚木地板上进行一系列的取悦任天乐的举措,时而摸胸摸向三角蕾丝内裤内,是而慢慢爬行时而在展露著她风骚的一面。

    她的激情扬溢的表演看得任天乐兽血沸腾、喉乾舌燥,更感到自己的胯间有一条巨硬的根棒在作怪,恨不马上就把肖大美女的制服娇躯按在地下操弄了起来。

    可他一见到制服美女那淫态的媚眼,他更喜欢居高临下看著美女为自己口交的风情神韵。好不容易盼到美女犬爬到自己的胯间,就要求美女学姐快快张嘴含住自己的硬rou棒。孰不知发生了一点小事让制服学姐有了一个要求。

    「呵呵……难受什么呀……刚才大ji巴抽人家的脸它就好受呀……真是好色的老公……还有这条大ji巴也是……老想著干美女的小嘴巴……真是一条好色的大ji巴……」

    肖大美女一边用无骨玉手轻轻的撸动著棒身,一边盯著发亮的gui头嘻戏的说,「好啦……别激动嘛……我的大ji巴狗公……母狗的小嘴一定会给大ji巴奸淫的……要忍一忍嘛……这样玩起来才够乐趣……嘻嘻……好啦……好色的老公,骚b 老婆说等一下老公shè精给母狗後,就要乖乖的接受访问哦……好色的老公,你能不能做得到呀……如果你做得到哪老婆就马上帮你泄火……如果做不到……那硬死它算了……嘻嘻……怎么样呀?」

    美女一边轻轻的撸动著任天乐坚硬的大ji巴,一只嫩滑的手指还意无意的在马眼敏感区域里划动,直搅得任天乐粗气大增马眼快感大爽。肖大美女知道爱郎的勃起力度与持久性,在没有帮他口舌服务前得把事情办好,不然今天的主要目的就要白费了。

    「好……好……同意你,都是狡猾的母狗呀……这样玩弄著老公的大ji巴,还和涨ji巴的老公谈条件……想不答应也不行啦……真是一只淫荡加狡猾的美女母狗……等一下不把母狗操得死去活来……我就不要这根大吊了……」

    任天乐半认真半玩笑的回应著肖大美女的条件。虽说这个条件并不是什么条件,自己今天来这里原本就是为了专访的事来的,现在能玩到制服美女犬操干到全校有名的美女母狗,这早已是赚足的生意了,就来一个顺水推舟给一个人情自己的老婆,不过,男人的本色还是要宏扬的,所以,任天乐看著肖大美女有些装认的说,其目的就是为了让她知道老婆只有服从老公的份儿。

    「嘻嘻……知道了……我的大ji巴好老公……只要你肯老老实实的接受采访……母狗的小b 就给大ji巴狠狠的操……狠狠的干……把骚b 老婆干死好不好?

    我的大ji巴老公……」

    肖大美女跪在任天乐的大rou棒前送上骚媚娇情讨好的说。

    经过那一次『浪漫汇合』之後,她的身体就开始变得越是敏感了起来,每次夜里都无缘无故的就亢奋,时常用手与工具解决,丝毫没有爱郎那根巨根的热度与硬性,每每看到别人男女在一起热吻,自己的身体就不争气的敏感热骚起来,有几次她都好想再去找爱郎帮自己治一治这种骚痒症状。经过自己的熟虑之後决定以这次采访的借口再跟爱郎来一次欢爱。其实像肖大美女在公寓那一次干得她三天走路不正常,可她并没有因此而害怕爱郎的粗鲁与巨根,反而对此有了一些卑微的想法,就是有机会再找一次爱郎重温著那一场『动天地、泣鬼神』的肉搏,恨不得爱郎的巨根永远的插在自己敏感的身体里,哪怕自己的爱郎叫自己做什么她都心甘情愿的去做,去讨好自己的心爱之人。好几次,她都在任天乐的公寓外俳徊,见到爱郎的公寓里从不缺乏美女,好怕自己的爱郎被其他同性给夺去,可是挨於自己在学校的名誉,好几次都无功而返,每一次无功而返,肖淑贞大美女就会在自己的公寓里用最大号的工具来自慰,以此安慰骚痒淫动的心,好不容易等到这次机会,她怎么会轻易的放过任天乐,她当然希望任天乐把全身的力都用在大ji巴上来狠狠的『爱』自己,正所谓爱有多深操穴的力就有多大,对於肖大美女来说,任天乐就是把她操死了也无怨无悔的。

    「那是当然的……这么风骚的小母狗……不狠狠的操她的穴真的对不住自己的ji巴……嗯,别说了……快快含住老公的大ji巴……老公硬得难受……」

    「嗯……大ji巴老公……你别动……你就好好的坐著椅子上看著小母狗为你口交服务吧……哗……老公的大ji巴真的好粗呀……粗得老婆的小手都握不过……嘻嘻……好威武的样子……咦……它还会吐口水哩……好可爱的大ji巴……嘻嘻……它还一跳一跳的……好可爱哦……」

    肖大美女用两只无骨玉手轻轻的捉住任天乐那指天的巨炮,巨根长得两只小手捉住巨炮还无法把硕大发亮的gui头捉住,透露出来的硕大无比的gui头正挺在美女学姐的面前,那条褐色的蘑菇头很威虎的往两边延伸开来,中间一条深不可测的马发沟渠里正渗著丝丝亮晶晶的男性淫液,亮晶晶的淫液水珠犹如镶一枚夜明珠正闪著靡色光泽,看得肖大美女美眸都忘记眨了,直盯著马眼渗出液体来的地方,一边看著一边伸出自己的小香舌在唇边上轻舔慢弄著。

    因为被美女无骨玉手轻轻的握住的关系,任天乐感到一束束凉意从棒身上延续开来,使紧绷发热的身体得到了一丝丝的缓解,不由的用内劲耸了耸下方,受到了内劲的加力胯间的巨棒在美女的小手里挺了挺动了起来,这一弹跳变化使得肖大美女对著这根调皮的大ji巴更加的喜爱了起来。不等任天乐发号施令就迫不急待的嘟起嘴唇来,螓首一低轻轻的在任天乐的马眼亮晶晶上吻了一下,并伸出小小灵舌的前端把这男性的淫液卷绕进了嘴腔里,肖大美女把香舌缩回到自己的嘴腔里,并好好的品味著香舌上的液体味道,秀眸小脸全是陶醉的神情,就好像在品尝著一道美味的大餐,美女这一陶醉的神情看得任天乐又是一阵心跳加快、欲血沸腾了起来。

    「骚老婆,老公的水是什么味道……」

    坐在椅子上的任天乐见到肖美女陶醉般的在品尝著自己的淫液,不由的心急的问。

    「嘻嘻……嗯……有些腥有些苦涩……又有一丝甘甜……嗯……应该是先苦後甜确……好好吃的味道哦……我还要再吃……」

    美女玉手握著粗粗硬棒,离著发亮的gui头不到三公分的说。样子就好像她在捉著话筒在说话一般,如果不是看她现在这个淫荡的样子,她这一番话说不定又成了哪一位男生的手枪依据来,可是看她现在手捉著男人的ji巴,小嘴在品著男人的淫液的这个样子,别说叫男人们打飞机就是让任天乐玩手枪也不过分呀,好在现在任天乐不用自己在自摸,因为他现在是真正的享受肖大美女的淫荡服务。

    「呵呵,那好吃你就多吃点……我的美女骚货老婆……快,快……把老公的大ji巴全都吃在嘴里吧……」

    「嘻嘻……这么好吃的大ji巴我当然要多吃啦……那……小母狗我就开动了……」

    肖大美女对著任天乐抛一个媚眼,像似吃著什么大餐似的甜甜一笑。说完就张开性感的小嘴巴又是螓首一低,把任天乐那指天的巨炮前端纳入了小嘴巴里,一时间硕大无比的亮晶晶gui头就把肖大美女的嘴巴撑得涨涨满满的,在还没有适应这根巨棒的尺寸时,肖大美女只有用涂著口红的两片丰润嘴唇紧紧的夹住gui头肉冠部份,而纳入口腔里的蘑菇状gui头正被灵巧的香舌卷绕著,借助鼻孔的呼吸,肖大美女的小滑舌在口腔里不断的狂卷著任天乐那亮晶晶的gui头,小灵舌在gui头沟渠里直钻直窜,舌尖不断的在沟渠肉壁里舔扫著,像似要把任天乐马rou棒眼里的污垢都要舔弄出来,灵巧的小舌疯狂的扫荡著马眼里的四周八面,就连刚刚浸出来的男性淫液也不放过的卷绕在舌头上,送在自己的喉咙深处汇聚成水液吞在自己的小肚子里。慢慢的,肖大美女开始适应了任天乐粗涨的棒身尺寸,先是一点一点的往嘴腔里含进,刚才还露半个肉冠在外的大ji巴就这样的被肖大美女慢慢的吞食了进去,最後,任天乐的大ji巴rou棒有三分之二没入在香滑的口腔里,而灵巧的小香舌并没有因此而阻障到它的四周活动,借助口腔里的唾液越来越多,滑潺潺的口水不断的从舌腺里涌了出来,把整个嘴里的rou棒浸泡得像腌萝卜一样,湿淋淋的大rou棒直直的挺在美女的口腔里,而马眼肉冠四周正被灵巧的香舌卷绕著,从大rou棒的圆柱肉身的上部滑到下面、再从马眼的前端卷绕到肉冠的轮廓四周,这条香舌都无不遗力的在作著它的本职工作,对著rou棒花冠马眼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前前後後都是无微不至的照顾著。

    「噢……真舒服……小母狗的嘴巴就是好……真会吮老公的大ji巴……吮得老公我飘飘然来……真是爽呀……」

    任天乐静静的坐在椅子上,一边享受著肖大美女的口舌服务,一边看著埋头於自己胯间的制服美女,视频冲击得让他爽翻了天,更何况马眼四周传来的阵阵酥麻快感真叫他流连忘返,他只能半躺在椅子上被刺激得不断的呻吟。

    「嗯……老公的狗吊真粗呀……涨得嘴巴都发麻了……噢……好热的大ji巴呀,烫得舌头都酸麻酸麻的……」

    肖大美女身穿制服的跪在男人的大胯下,不但不感到羞辱反而有一种要被奸服的快感,特别是感到自己的口腔被涨得呼吸困难也不顾,她只知道卖力的丢动自己的小滑舌在巨棒肉肌上来回的卷动著,目的就是为了让这根把自己干得要生要死的大ji巴败在自己的口腔内,败在自己的香舌红唇中。

    「呼……真粗呀……想不到我的小嘴巴也能吃进这么大的家伙……真的是不可思议呀……」

    肖大美女吮吸了一段时间後,她轻轻的用舌头顶出这根巨棒,当rou棒全退出在自己的口腔外,美女又轻轻的用手握住大肉的粗茎身段,见到上面全是自己的滑潺潺口水津液,在灯光的照射之下十足就像美女手拿著一根冰棍,油光滑面的闪烁著淫靡的锋芒来。

    「我的老婆学姐,你知道不道……你现在手里拿著是一个什么东西……」

    「嘻嘻……老公的大ji巴……」

    肖大美女一点羞涩的表情也没有,反而有些媚笑的说。

    「还有呢……」

    「还有?……嘻嘻……嗯……对……也叫……老公的大rou棒……是不是呀?」

    「还有呢?」

    「还有……」

    肖大美女一脸的不解的问。可她的小手却是轻轻的握住滑潺潺的rou棒不放,还有时不知是惯性还是无意识的,她的葱白小手轻轻的撸动著任天乐的大rou棒,食指藉著唾液很灵活的在马眼前端上划拨著,同一时间里有淫液从马眼里浸出来就被这只纤细的手指给抹去,那指灵活的食指把男性的淫液涂抹在马眼四周,特别是划在马眼沟渠时,食子则是轻轻的在此处多划几圈以慰爱郎硬棒之苦。

    「真的猜不出来吗?」

    「嗯……想一想……」

    肖大美女很天真的把螓首转过另一边细细的想,此时的肖大美女一点学姐的神态也没有,全是一个小媳妇听从丈夫的乖巧模样,跟她平时的冷艳傲骨的高贵神情真的是相差甚远。

    「对了,大肉箫……肉笛子……面杆子……嗯……还有……还有……女生探热针……对……针筒……专打女生的肉针筒……嘻嘻……大ji巴老公……小母狗说得对不对呀……」

    肖大美女如数家珍般的念出了几个词义後,像一个天真可爱的小孩子似的看著任天乐,希望得到坐在椅子上的男人能给自己一点聪明的认可。

    这一点儿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