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二十四章 三大害虫之间的战争

    第二天一大早,柳水生从床上爬起来,开着赵大兴的“马达自行车”,“突突”地去了镇上。

    这货要干啥?

    买刀!

    昨晚,柳水生找到赵大兴,向他说起了自己要跟聂红伟干架的事。

    赵大兴当时正跟一伙泼皮混混搓麻将,听完之后,个个群情激奋,全都把胸口拍得“咚咚”作响,说这个忙铁定要帮,不把聂红伟揍老实了绝不收兵。

    赵大兴刚出来混的时候,曾在一个游戏厅里被聂红伟羞辱过。

    那次打脸的经历,让赵大兴对聂红伟一直没啥好感。

    只是聂红伟在西水镇混的很开,狗肉朋友多如牛毛,赵大兴心里虽然憋屈,但跟他叫板却还不是对手。

    不过赵大兴这货的志向倒是不小,从童年时起,就竖立了一个非常远大的人生理想——他要当西水镇,甚至是整个华良县的黑道扛把子。

    为了这个理想,这货从十岁起就开始偷邻居的下蛋鸡,十五岁敲诈小朋友的零花钱,二十岁已经是一中学生眼里的大哥大了

    只是最近几年,这货的黑道大业有些停滞不前,还停留在偷鸡摸狗、小打小闹的小流氓阶段,连个来钱的主业都没有。

    你手里没钱,哪个傻逼跟你混啊?

    所以这货在西水镇的流氓圈子里,只能算是二流货色。像牛二蛋那些狠角色,根本就不鸟他。

    “老柳,哥们心里憋屈啊”昨晚,二人坐在夜幕中的田埂上,喝多了的赵大兴第一次向柳水生吐露出了他的理想和憋闷:“你说现在哥们混的咋样?”

    “还行!”柳水生违心地安慰他。

    觉得他快三十了,能混到吃了上顿没下顿这种境界,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只是还行?”赵大兴睁着一双醉眼惺忪的鱼泡眼,表示不满:“别说咱桃花村了,就是西水镇,谁不知道我大兴哥的名头?”

    在柳水生痛苦的倾听中,这货拍着胸脯,不厌其烦地重复着同一句台词:“咱哥们现在是要人有人,要兄弟有兄弟,信不信,我一个电话,上百兄弟立马杀到!”

    “这句话你已经对我说了三百遍了!”柳水生觉得他已经有老年健忘症的迹象了。

    “唉,可哥们还是不知足啊!”赵大兴搂着柳水生的脖子,眼望圆月,一脸的英雄不得志:“哥们有个理想,第一步,就是带领咱们桃花村的村

    民致富奔械!”

    “所以,你就偷本村的东西,先让自己械了!”柳水生心里说。

    “第二步,是把整个西水镇的流氓全都归拢到我大兴哥的旗下,带领大家,打出一个大大的地盘。”赵大兴在胸前划拉了很大一个弧度:“最后,我要做华离县的扛把子,黑社会大哥!”

    由于喝多了,这货挥手的幅度过大,显些从田埂上摔下来。

    柳水生拉住他摇摇欲坠的身子,看着他从来没有痊愈过的脸,摇头叹息道:“就你这战斗力,还没混到那一天,就被人砍成肉饼了!”

    赵大兴经常找人打架,但常常被人追着打,脸上的伤疤都没好利索过。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